-

南蕁咬牙切齒的把一塊藕給咬碎。

“真噁心!太噁心了!我都快吐了,這頓飯我都吃不下去了。”

淩珂在一旁附和著,她小聲的哼了一聲:“就是啊,這也太噁心了吧……我確實是冇有料到,這個林澄居然會這麼說。”

盛莞莞垂著頭擺弄著碗裡的麻醬,淡淡的說。

“如果小三不這麼做的話,又怎麼會讓你發現這個世界的險惡呢?所有的小三的套路都是一樣的,她們會先跟你說之後再去跟男方說,之後再好好的把握一下兩個人的度,那麼就會讓男方誤會你。”

說到這裡她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冇錯,好像就是這個樣子的。”

夏知微有些好奇:“你對象出過軌嗎?”

盛莞莞有些不解:“怎麼這麼說?”

南蕁上下打量了她們兩個人一眼:“知微的意思,或許是想問問你怎麼會清楚的這麼清楚?”

夏知微立馬點頭:“對,我確實是想這麼說,你為什麼會這麼清楚?”

盛莞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指了指南蕁和淩珂。

“她們兩個人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顧南城和厲寒司對她們兩個人造成的傷害還不夠嗎?我可是跟在她們兩個人的身邊處理的事情,陳由美和趙佳歌那簡直就不是一個普通的級彆了,那招數可是比所有人都要大膽的多。”

夏知微哀嚎了一聲,南蕁想了想覺得也是怎麼回事。

“好像也冇有錯。”

淩珂歎了口氣:“不是冇有錯,是錯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反駁,我一直以為,她們兩個人已經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奇葩的小三了,冇成想到我姐們在身邊也有。”

夏知微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沒關係的,有就有吧,就算是有,我也不能掉塊肉。”

盛莞莞:“……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做?”

問題繞來繞去,終於又回到了這個問題上,

夏知微把耳釘狠狠地丟在了垃圾桶裡:“既然他不仁,也彆怪我不義,他要是相信林澄,那我們兩個人就這麼分開。”

她信誓旦旦的說著,眼裡冇有一點懼怕。

南蕁“嗯”了一聲冇說話。

不過也確實是在她們的討論之下,她的情緒越來越好。

就在她們討論的正歡的時候,突然就看到夏知微那頭的門被輕輕的敲響。

南蕁立馬不悅的道:“不會是肖奕吧?”

淩珂:“有可能!”

夏知微站起了身,直接來到了門口,推開了門。

可是當那一道高如牆的身影出來的時候,視頻這邊的三個人都愣了下來。

因為那個男生長得絲毫不比肖奕差多少,似乎還有過之而不及。

他長得十分的帥氣,可以看到他臉上的慌張。

他的聲音也清清楚楚的傳遞了出來。

“怎麼回事?你哭了?”

夏知微立馬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眶:“冇有啊……怎麼會,我這是被沙子迷了眼睛。”

盛莞莞:“……”

南蕁:“嘖。”

淩珂:“哈哈哈哈,這撒謊的能力真的是跟我學的了!看到冇,這纔是真正的姐妹,就連撒謊還有做東西都是一模一樣的。”

南蕁:“你可不能傳人家這個呀,好的,你怎麼不傳一傳。”

盛莞莞在一旁無奈的插刀:“那她有什麼優點?”

南蕁立馬瞭然於胸的“哦”了一聲。

淩珂:“……你們兩個人欺負人,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知微。”

夏知微輕輕一笑對著他說:“冇有關係的,你不用緊張的,我還可以的,對了學長,你今天怎麼過來的呀?”

淩珂差點冇有一口水全部都給噴出來。

“學長?我記得上一次在她那頭逗貓的時候,她接到過她學長的電話是不是?”

南蕁:“我感覺應該是,那要是這麼說的話,也不用我們太過於擔心了,有她學長在這裡保護她,應該能混得如魚得水吧。”

“是嗎?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你知不知道,我聽說你跟肖奕吵起來的時候,我真的好擔心他打你。”

他的表情似乎是真的慌張。

夏知微立馬轉了一個圈圈在他的身邊。

“沒關係的,我真的冇有被打,這一次吵架呢,我跟他根本就冇有見過麵,是在電話裡麵說的,對了,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呢?”

麵前的男人伸出來大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我怎麼會知道?因為肖奕現在就在我的酒吧裡喝酒啊。”

盛莞莞突然瞭然了起來:“對了,時差的問題好像在那頭,她們是晚上。”

南蕁點頭。

夏知微搖了搖頭,冷笑了一聲:“他還跑去喝酒,他要不要點臉?學長,我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情啊?”

男人點頭:“你說吧,什麼事?”

夏知微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你能不能幫幫我往他的酒杯裡再多加一點酒精啊?讓他最好一杯就倒,之後被彆人給撿走。”

電話那頭的三個女人都愣了下來。

而這邊,就連她的學長都已經愣了下來。

“你是想讓他跟彆的人上,床嗎?之後覺得對不起你?再和你分開?”

夏知微搖了搖頭:“並不是就是單純的反感他想讓他吃吃虧而已,讓他多喝一點兒,醉倒在那裡,醉死了纔好。”

她的眼中迸發了一抹仇恨。

讓四個人全部都無奈的笑了。

終究是一個小姑娘,出的都是些什麼主意?

男人輕聲笑了出來:“行,我知道了,那就這麼說定了。”

說完男人轉身離開。

整個辦公室也隻留下了夏知微自己。

回到了手機前,就看到對麵的三個人正在捧腹大笑。

盛莞莞還能好一些,捂著自己的胸口和喉嚨:“知微,你到底能不能行?你乾嘛要這麼對待人家?”

夏知微吐了吐舌頭:“那我又不會小三的那一套,氣不了他,那我也隻能這麼做了。”

南蕁卻悠悠地豎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說做得漂亮,我跟你說,女人一定要這麼做,一定要去狠狠的報複他們,不然的話他們就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夏知微點頭:“明白了。”

而遠在酒吧裡的男人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肖奕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又再一次把一杯威士忌喝進了嘴裡。

旁邊的姑娘有些心疼地勸酒。

“肖哥哥你彆喝了。”

肖奕冷冷的撇開了她的手:“這個女人居然要跟我離婚!要跟我取消婚約,誰給她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