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你們兩個終究是有婚約的呀,你知不知道婚姻就是墳墓,肖哥哥真的很上火。”

夏知微也總算知道她過來是乾什麼了,她立馬輕聲一下解釋:“原來你過來就是為了想要跟我說離婚的事情,是嗎?”

林澄活脫脫的像極了一隻委屈的小兔,她紅了眼睛,微微點了點頭。

但是卻又帶著一絲膽怯,這樣的姑娘誰能不愛呢,就連麵前的夏知微都感覺她特彆的可愛。

可是可愛歸可愛,夏知微現在也想拿著她的頭爆炒,反正兔頭紅燒挺好吃的,類似於她這種的小兔應該挺適合的。

於是她冷冷的說:“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我也同意了,那你跟你的肖哥哥去討論一下吧,畢竟我帶不給不了他快樂,所以我也不耽誤他,不然的話省得他以後還會來找我的,麻煩說我冇有讓他自由的去尋找自己的愛情。”

說完,她聳了聳肩膀。

“那就什麼樣吧,我有點兒累了,而且我還想去設計,你先出去。”

林澄柔柔的嗯,了一聲,就在即將出門的時候,她又回過了頭,一臉期待:“所以夏姐姐你說的都是真的對嗎?你真的願意離開肖哥哥,並且和他離婚嗎?”

夏知微無所謂:“是啊,不算是離婚,應該說是算得上解除婚約,不要把我們兩個人想的那麼複雜。”

林澄溫溫的說:“好的,謝謝夏姐姐的成全,我會和肖哥哥說好的,那你一定要實現你的諾言哦。”

夏知微對著她擺了擺手,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林澄開門關門離開了。

南蕁仔細的聽了一下,確定是冇有任何聲音了之後,這才憤怒的直接吼道。

“夏知微!你腦殼是不是有包?你為什麼要答應她呀?明明這是你們兩個人的婚約,憑什麼要跟她說?憑什麼要用她來做決定?”

夏知微把手機打開放在了桌子上,露出了一抹疲憊的笑容:“冇有關係的,綠茶就綠茶了唄,那怎麼辦?難不成他故意激怒我,之後我再和她打一架嗎?你們信不信,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那麼肖奕馬上就能殺過來,我可不想讓他這麼傷害我。”

淩珂糾結了一下:“那也不至於這麼做啊,萬一肖奕真的同意了呢?”

夏知微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那就分開了,我要的是一個全心全意愛我的男人,並不是這樣的一個會天天惹我生氣,而且還夜不歸宿的男人。”

盛莞莞歎了一口氣:“反正都是你的選擇,你自己看著辦,我總感覺他們兩個人越來越好了,你要想清楚這段婚約你還能不能挽救回來,如果要是能挽救回來,一定要和他好好的說。”

夏知微垂下頭一邊畫的圖紙一邊說。

“不必要了,他要是真的愛我,又怎麼會讓她過來這麼氣我?”

說到這裡,她的眼淚已經止不住的滴了下去,滴落在了圖紙上,染濕一片。

看到電話那頭十分的沉默,南蕁越發的心疼起來。

淩珂也委屈地嘟起嘴巴眼眶微紅:“知微,你不要哭好不好?你一哭我就想哭了。”

夏知微抬起頭露出了一個笑容:“好,不哭,那你們也不要哭了。”

盛莞莞感覺這個笑容真的是十分的諷刺。

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和淩霄,是不是他以後也會對自己這個樣子?當愛情真的不在的時候,另外的一個男人就會用小三來刺激女性這方來取消婚約。

或許他們兩個人的愛情早就名不符實了,不然淩霄怎麼可能會去找彆的女人?

一句簡簡單單的她懷孕了,每一個男人都會有生理期嗎?

這個理由說出來了,可能隻會讓盛莞莞更加的難受。

於是她吐出了一口氣,什麼話都冇有說。

電話就這樣被無情的掛斷了,因為夏知微來的電話。

她說:“我先掛一下,肖奕給我來的電話我聽一聽他要跟我說什麼。”

南蕁:“說什麼,你一定要告訴我,之後讓我們姐妹陪著你一起分擔,聽到了嗎?”

夏知微點了點頭,直接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三個人氣氛都有些沉重,瞬間這火鍋好像就有些不太好吃了。

淩珂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你說這叫什麼事情嗎?愛情到底是什麼?”

南蕁:“顧南城和厲寒司不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嗎?渣男就應該配得上渣女,我們是上天派下來的小仙女,不應該跟著這種渣男在一起受傷害了,所以纔會有渣女把它們搶走,讓我們擦亮眼睛去看那些男人。”

淩珂被她的話語逗得哈哈大笑,盛莞莞也冇有想到現在的南蕁居然能說出這種話。

幽默又不失風趣,關鍵是還說的頭頭是道,讓盛莞莞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大笑。

“你怎麼會這麼可愛?你這也太好玩了吧!算了算了,可能都是被渣男給逼瘋的。”

就在這個時候,夏知微的電話打了過來。

看了一眼時間,居然距離剛纔掛斷電話,還冇有兩分鐘。

盛莞莞立馬接聽:“知微。”

視頻一放大,三個人都能看到她眼眶微紅。

她依舊是露出了一個有些心酸的笑容給了她們三個人。

“嗨,我回來了。”

淩珂:“怎麼樣怎麼樣,那個渣男跟你說什麼了?”

夏知微冇有想到她居然會叫人家渣男,不過倒是也合情合理,隻見她揉揉自己的耳垂,把那耳機。

盛莞莞記得這個耳釘好像是肖奕送給她的見麵禮物。

那還是高中的時候。

她現在的這個舉動是在訴說著什麼?

“剛纔他給我來電話說,為什麼要跟他取消婚約?我說,這些都是林澄說的呀,結果你們猜他說什麼。”

南蕁早就對這種渣男的套路摸索的一清二楚,她冷哼了一聲:“他說什麼?他要麼說,她跟你說你就答應了,又或者說又不是他讓林澄跟你說的,要麼就是你不愛我了,林澄說這都是你說的。”

夏知微笑著笑著擦拭了一下眼淚。

“應該算是第三種吧。”

瞬間三個小姑娘都愣了下來。

淩珂:“啥?肖奕難道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林澄逼你的嗎?”

夏知微:“是啊,他說今天林澄來找我,說讓我給他多做點雞湯,多照顧著熬夜的他,而我卻把她給罵了一頓,還說什麼要取消婚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