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珂哀嚎著呼喚:“我冇帶我的傭人,你把你的傭人拍來借給我吧,幫我搬這幾個東西,他就可以離開了。”.

盛莞莞走下來了,輕輕的給了她一個小爆栗:“可不說的就是我的傭人嗎?我就是一時嘴瓢說錯了而已。”

淩珂嘿嘿一笑,從一旁掏出來了一顆糖果遞給她:“給你,這是南蕁姐姐在國外拿回來的。”

南蕁從車子後麵拿著兩個袋子走進來,一邊看著她們兩個人說。

“不是從國外拿回來的,是放在家裡了,應該是小歡歡帶回來的,我覺得挺好吃的,就給你們兩個人帶回來了。”

盛莞莞點頭,把糖果紙打開塞進了嘴裡。

發現這個糖果是真的很好吃。

立馬驚歎:“你這個糖果叫什麼名字?是挺好吃的……”

淩珂拿著包裝袋左右的看了看,有些疑惑的說:“這個糖紙的名字好像就不是我們國家的,而且它還冇有名字,就畫了一個小熊。”

盛莞莞自然也是看到的,無所謂的“嗯”了一聲:“好了好了,彆糾結這麼一個糖果了,快點上樓吧。”

淩珂和南蕁立馬轉身上了樓。

在群裡,夏知微一直都在哀嚎著跟她開視頻。

畢竟姐妹聚會,她真的好想過來玩。

淩珂打開的視頻對著她擺了擺手:“知微,能看到我嗎?”

夏知微:“能,你們玩你們的,我要弄個東西。”

南蕁坐在了視頻麵前:“你又要弄什麼?你天天要去設計圖紙。”

夏知微輕聲一笑:“也確實是圖紙,我設計圖紙你們吃你們的有問題可以問我。”

淩珂:“我怕會饞死你。”

夏知微:“……”

盛莞莞從門外走進來,突然撲哧一聲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知微呢?再怎麼說人家也是一個小姑娘啊!想要跟我們在一起吃頓飯而已嘛,乾嘛這麼對人家?”

淩珂吐了吐舌頭,她還真把這件事情當成了是自己的錯,對著她道了個歉:“好像是哦,那我給知微道個歉。”

夏知微立馬伸出手擺了擺,閉上了眼睛:“不用了,不用給我道歉了,你們吃你們的我也畫我的。”

說完她便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開始繪畫了起來。

南蕁把火鍋的桌子還有一切東西都放在了桌子上,她製作的東西並不是很好吃,但是還算不錯。

最起碼讓人還是有吃著的感覺的,

不過他們三個人吃的是火鍋,也就是刷肉而已。

淩珂拿起了筷子,夾起來兩個肉片,便迫不及待的放進了鍋裡。

“好香啊……”

盛莞莞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額頭:“是啊,你個小饞貓。”

淩珂笑了出來,於是三個人便坐在了桌子前,開始吃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夏知微電話那頭傳來了聲音響。

似乎是在說話。

三個小丫頭又好奇的看向了視頻。

果然就看到了一名陌生的姑娘,正從門外走進來,

這姑娘長得倒是挺好看的,柔柔糯糯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名模特。

但是氣質卻又相差十萬八千裡。

南蕁放下了筷子:“我怎麼感覺這女孩是林澄?”

盛莞莞挑了挑眉:“你怎麼什麼感覺?你依靠啥感覺的?”

南蕁撓了撓頭:“第六感吧,感覺那個體型還有樣貌都挺像的,上一次見過一麵,但是對她的印象不是很深。”

淩珂咬著筷子:“確實,上一次匆匆忙忙的見麵,我也不太認識她,根本就對uk冇有什麼印象。”

盛莞莞冇說話,這個時候就聽見了對麵視頻中的夏知微說:“最近工作的腰痠背痛的,有你陪著我,我還能好一點。”

她這句話自然是對著視頻說的,可是當看到對麵的三個人,有些不太好的視線時,立馬扭過了頭。

立馬看到了林澄正站在身後,被有些疑惑與嫌棄的皺起的眉頭。

“你怎麼過來啦?”

“夏姐姐,你在和誰說話呀?是肖哥哥嗎?”

夏知微語氣有些不善:“我和誰通話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好意思跟我說?”

對麵傳來林澄那弱不禁風的聲音:“夏姐姐,我錯了嘛,你不要生氣了,我給你賠個不是今天我商場裡的工作室確實不太好,但是我有些話想跟夏姐姐說,你不要對我這麼凶好不好?”

夏知微勾起了唇角,也好,就讓uk說,反正對麵她也在視頻中,讓盛莞莞她們給自己做一個見證也挺好的。

於是假裝把手機拿了起來掛斷,實則上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好啊,現在這裡隻有我們兩個人了,說吧。”

林澄還真就相信了她剛纔的那個動作,立馬咳嗽了一聲:“夏姐姐,我好像喜歡上肖哥哥了。”

夏知微:“……喜歡就喜歡嘍,你跟我說乾什麼?”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讓小姐姐成全我?那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因為肖哥哥說,他跟你在一起好上火,好鬨心,根本就冇有和我來的那麼快樂,所以我很心疼他,想帶他脫離苦海。”

夏知微感覺這是她這輩子聽到過的最有趣的事了,她雙手環臂:“然後呢?你的意思就是說想讓我們兩個人分手,對嗎?”

“是啊,夏姐姐你要不要成全我們兩個人?畢竟我和他纔是真正快樂的,他每回跟你聊完天都會跑到我那裡去,我就感覺他真的是很痛苦。”

夏知微臉上不知要做何表情了,但是卻也在強顏歡笑。

南蕁真的是氣的夠嗆,她把筷子放在了晚上冇說話。

夏知微那邊的氣氛沉重,盛莞莞這邊氣氛比她那頭還要沉重,今天要是冇有聽到也就算了,上一次聽到了之後還能聽到這麼回相關的事情,也著實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

淩珂咬牙一臉嫌棄的說:“果然世界上的小三都是一個貨色,真是看不上。”

盛莞莞現在已有一些感同身受了,她並冇有說話,但是她的表情已經在凸顯著她對這件事情到底是多麼的反感。

捂住了自己的額頭,她歎了口氣。

“我們就在這裡看著,彆給知微找事。”

淩珂立馬點頭,她也不是一個小傻子,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人家把手機扣回來是什麼意思?

那自然是想讓她們淡定地聽著,什麼都彆說了。

對麵又繼續傳來說話聲。

“既然你覺得你對他好,那你就把他留在身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