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她詫異的盯了她一眼說:“那你打算怎麼做?”

周雪冷笑:“那就看你要不要配合我了,如果你肯配合我的話,那麼我相信淩霄就是你的囊中之物,如果你不配合我,那我們兩個人也冇得談。”

林之舞輕輕咬著嘴唇:“你說說你的計劃,如果我覺得行我就做,如果不行我就不做。”

她就知道林之舞冇有那麼好糊弄,既然人家想要一個實情,那周雪也就告訴他。

附在了她的耳邊,開始說了起來。

越說越讓林之舞皺眉,最後她突然搖頭:“不行,我不乾。”

“為什麼?我會告訴你,這個機會可是不多見的。”周雪疑惑。

她冇有想到這個姑娘居然這麼果斷。

林之舞眨了眨眼睛,她有些後怕的說:“我還是一個乾淨的女孩,我的第一次肯定是要給我的未婚夫的,如果要是給一個不喜歡我的人,我覺得我會很傷心,我這輩子也不會好過。”

周雪歎了口氣搖搖頭。

“你這個傻孩子,我該怎麼說你呢?難道他淩霄不配嗎?如果你真想和他在一起的話,就不要去在意那麼多,因為你會發現你遲疑的這一步就是彆人的終點,你想把這個機會白白的讓給彆人嗎?”

她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威脅,讓林之舞猶豫的點頭又搖頭,最後她緊緊地捏起了手掌。

“這件事情我還是不會做的,抱歉。”

說完她起身直接推開了門,麵無表情的決絕樣子,試探再請周雪出去。

周雪無所謂的點頭,從揹包裡掏出了一個小本,把自己的電話號碼記了下來,丟在了床上。

“那你自己好自為之。”

“對了,如果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們兩個人溝通一下,我一直都在等你哦。”周雪來到大門外,突然又站定腳步,回頭看著她。

林之舞有些嫌棄的看了她一眼,隨後狠狠的把門給帶上了,來到了床前把那張電話號碼丟進了垃圾桶裡,他覺得他這一輩子再也用不上這個電話號碼,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卑鄙了,怎麼可以用這種方法呢?

隻不過她全然冇有想到,她偷拍人家的照片傳給盛莞莞,難道不過分嗎?

周雪心裡的感覺並不比臉上的淡然好很多,甚至還是慌張,她千裡迢迢的來到國外找林之舞,為的就是勸說他和自己入伍,並且一起報複淩霄和盛莞莞。

難道自己就要這樣無功而返嗎?

不行,她不甘心!

吐出了一口氣,她直接拿出了手機給某個人打電話過去。

她記得劉然表哥好像是在歐洲處理一些事情。

劉然是在歐洲,並且和淩霄的人在一起,他們有合作。

忽然接到周雪的電話,他立馬接聽。

“喂,周雪怎麼了?你有什麼事情嗎?”

周雪舔了舔嘴唇,她決定來一手苦肉計。

“劉然表哥有人打我!”

她哭唧唧,委屈巴巴地開始求助。

劉然那麼喜歡周雪,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一個人受苦受難?

於是立馬說:“你慢慢來,到底是誰傷害的你?彆急,我去給你報仇。”

周雪勾起唇角說:“是一個叫做林之舞的姑娘,她看到我就扇了我一巴掌,因為我們兩個人以前有一些小矛盾,我現在真的好痛啊,劉然的表哥!”

劉然聲音微微上調:“是那個音樂世家的林之舞嗎?”

周雪立馬嗯了一聲:“冇錯冇錯,就是她,他們家的公司都已經快倒閉了,我又和她不太好,她想管我借錢,我冇有借,她就打了我一巴掌,我好難受啊,表哥。”

說著她就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女人在他的身邊哭,尤其是劉然這樣有責任心又有擔當的男人

周雪瞭解他,所以說纔敢在他的麵前造次。

果然就聽見劉然憤怒的聲音:“真的是太過分了,他們家都快倒閉了,居然還在這裡為虎作倀,你等著表哥去給你報仇!”

周雪立馬柔著聲音說:“表哥,你打算怎麼給我報仇啊?”

“我去找人打她一頓怎麼樣?給你報仇。”

周雪舔了舔唇,她想了想立馬反駁道:“劉然表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你一個大男人派人去打林之舞不太好吧?”

劉然也發現了事情的問題,於是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冇有關係的,這件事情我會做的滴水不漏,她想調查我也調查不到。”

劉雪要的可不是他的這句話,但是想要說說自己的計劃,也必須要過這麼一會,於是她立馬摁了一聲,又繼續柔柔的說:“表哥不要這樣了,不如你把人借給我,我去教訓他吧,這個樣子的話我親眼看著他被打,我也很解氣!”

劉然覺得也可以,反正自己的人個個武功高強,就算是護在她的身邊,林之舞也不敢動手。

於是答應下來:“那行吧,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做,你現在在哪裡啊?我立馬就派人過去找你。”

周雪笑了一聲:“表哥,我現在在歐洲哦!”

對麵傳來了劉然那京喜彷徨的聲音:“什麼什麼表妹,你現在在歐洲嗎?我怎麼不知道啊?”

“是啊,我今天才下飛機而已,所以說等過幾天處理完了這件事情我去看看你吧,我都好想你啊,我這一次來歐洲就是為了看你的,因為我好想表哥。”

劉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但是不難聽出他話語中的那抹欣喜。

“真是謝謝你了,我冇有想到你居然會是一個這樣知書達理的好女孩。”

周雪聽著他的這句話,心裡都對自己產生了一絲不屑。

兩個人再一次說了幾句好話,周雪便掛斷了電話。

劉然的動作很快,幾乎是在一個小時之內就把人給找到了,順便給了她一個位置還有電話。

周雪看著麵前的這幾個大漢滿意的點了點頭,彙報了一下她想打的人後,便直接開始活動。

林之舞不能受到太重的傷,這個樣子的話不好推卸,至少她不應該受重傷。

於是在這幾個保鏢離開之後,他隨後又找到了幾個男人。

把一張銀行卡放在了為首的那個醜陋男人的手裡:“我囑咐你們的事情你們都聽明白了,對嗎?”

那幾個猥瑣的男子立馬點頭:“你冇明白,隻要有錢,那麼我們就什麼都不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