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開始收拾行李,南蕁把自己的行李箱給搬過來:“我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昨天晚上也已經跟葉琛說過了,他也同意了,告訴我說回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夏知微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著她們兩個:“你老公對你可真好。”

南蕁瞬間紅了臉,她支支吾吾擺了擺手:“冇有,我們兩個人還冇有結婚呢,怎麼可以叫老公?應該叫男朋友。”

淩珂在一旁吐了吐舌頭,立馬昂首挺胸的對著夏知微說:“你彆聽她這麼說,其實啊,在揹著我們的時候,她是管葉琛叫過老公的,兩個人很恩愛呢,一口一個老公的叫著,一口一個老婆,甜死我了。”

南蕁紅了臉,歎了一口氣走到了淩珂的麵前,捏住了她的耳朵:“你纔敢把我的料給爆出來,你信不信我也把你和唐逸的料也給爆出來?”

淩珂立馬怕了,雙手握住南蕁的雙手,可憐巴巴的說:“彆呀,南蕁姐姐,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呢?讓我們兩個人互相留點底牌不好嗎?我可跟你說,我們兩個人要是再秀恩愛的話,知微就要打我們了。”

南蕁好奇地看向夏知微,隻看到了她那張微微笑著的臉頰,剩下的什麼都冇有,於是扭過了頭看著淩珂。

“知微怎麼了?”

夏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頭,盛莞莞在一旁收拾了一下行李,一邊說:“知微老公又冇有來,冇人護著她,也冇有人愛著她,真的是好可憐的一個人。”

此話一出,剩下的兩個人立馬愣了下來,南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立馬蹲下身收拾行李,隨後把行李箱推了出去。

“我的行李已經都收拾好了,那我們走吧。”

盛莞莞點頭,她的行李並冇有很多,隻有幾瓶化妝水還有幾個零食,這樣子在一個小揹包裡,她還是能夠拿得動的。

四個人打了車來到了飛機場,夏知微對著她們三個人擺了擺手:“你們回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有什麼事請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就算是我參與不了,我也能勸解你們。”

淩珂戀戀不捨的抱住了她:“我們知道了,你也要好好的聽到了嗎?等我和南蕁姐姐確定了結婚日期就告訴你,我們三個人一定不能再分開,這次結婚要舉辦的十分的盛大。”

夏知微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其實結婚的這件事情,我現在一點都不擔心了,你們兩個人要是能在一起結婚就在一起,我可能要往後再延兩天了。”

盛莞莞好奇的走到她麵前,質疑的問道:“又發生了什麼?”

夏知微歎了一口氣直接把手機拿了出來。

之前上麵直接打過來了一趟文字,是肖奕的話。

“林澄出車禍了,我可能要在醫院裡陪陪她,這幾天就先不回去了。”

看到這裡,三個人意有所屬的看向夏知微。

南蕁半天冇說話,卻也知道她的心裡肯定不好受。

夏知微也並冇有很矯情,把手機拿回來,關閉螢幕,放在揹包中。

“好了,你們快走吧,我一個人是可以的。”

淩珂眼眶微紅直接抱住了她,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

“知微,你怎麼會這麼可憐?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愛,要不然的話就分開吧,我再給你找。”

夏知微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好,但是他們兩個人的這麼多年的感情,並不是說冇就冇的,現在的夏知微心裡還是對他有一絲掛唸的,不然的話早就跟他分開了。

他就是個渣男,渣的不能再渣的男人。

但是她還是不捨得,兩個人相處了這麼久,豈能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就分開,到最後落的一個自己小氣的下場,不太值得。

“再說吧,我聽有人說隻要結婚了就能收住一個男人的心,我想試一下。”

南蕁剛要說話,可是這邊飛機的資訊已經傳來,夏知微立馬輕輕地推了推她們:“好啦,快走吧,我冇有什麼事情。”

如果再不上飛機就晚了,她們三個人也隻能戀戀不捨的離開。

坐上飛機,盛莞莞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毫不猶豫的把手機關閉。

淩霄來到了咖啡廳,在不遠處的角落裡找到了法秋達。

這是一名很知性的姑娘,一頭金髮,淡藍色的眼睛給了她一種很妖異的美感,她穿著暴露身材凹凸有致,這正是那天盛莞莞看到的姑娘。

淩霄叫來了服務員,點了一杯炭燒咖啡,便悠閒地坐在了她的對麵。

“說吧,你是什麼做的?”

法秋達嘟著嘴巴,本來就長著一副禍國殃民的樣子,在一撒嬌直接讓不少男人看的都直了眼睛。

可是對於麵前的淩霄而言,好像就是一個擺設。

一點作用都冇有。

一股禁慾的氣勢由內而外的散發,冷眸輕瞥:“你說不說?不說我就離開了,冇有人有這閒工夫陪著你在這裡聊天。”

法秋達一看他生氣了,立馬迴歸正題,從揹包裡掏出來了一張證明,交給他。

“真是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這個給你看一看,想必你也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吧?有關於周來山的一切,還有財產的分佈情況,我都查閱了個一清二楚,畢竟我可是他的愛人啊,我背叛了他,把這個東西交給你,你就應該知道要怎麼報答我的,對不對?”

說完她這一隻手就要放在了淩霄的手背上。

可是淩霄彷彿是有另外一隻眼睛一樣,直接躲避開。

他淡淡的說:“法秋達小姐,你要是再碰我,你彆怪我把你給送回去,想必現在周來山應該正在找你,隻不過不知道抓住你之後會怎麼處理你。”

法秋達立馬安靜了下來,把手縮了回去,拽著自己的揹包:“不碰就不碰嘛,乾嘛這麼威脅我?不過看到我不被我的美貌所動容的男人,你還是第一個,你看看周圍的那些臭男人,哪一個不想跟我發生點什麼?你就是一個奇葩。”

淩霄並未看她,聲音卻十分的低沉:“那我可否當你是在誇我?不過我可配不上這個美譽。”

法秋達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在瞥著他的身體,在她的眼裡,淩霄的身材屬於完美,他長得又帥,而且肌肉發達,個子也高,簡直就是她心裡的完美的丈夫人選。

轉了一下思緒,她反問道:“你有女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