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啊!淩總!這件事情我給你賠罪好不好?我知道有關於原油的問題!我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部都告訴你好不好?不要殺了我。”

菲爾思知道,l市暴亂嚴重,更何況是歐洲,槍支是無限使用的,這要是被隨意的擊殺過去,還調查不出凶手呢。

淩霄聽到這個就好奇了起來,他立馬雙手抱在一起,杵在桌子上看著他。

“等一下,關於原油的問題我先不說,我想問問你,誰在背後操控著你?是誰指使你做這些事情的?”

菲爾思猶豫了下來,淩霄也不著急,就這樣淡淡的望著他。

他說與不說,淩霄都已經想好了對策。

菲爾思悠悠的說:“我覺得,我還是不要說的好,我已經得罪了一個人,我不能再得罪第二個人了,不然的話我就真的是死路一條。”

淩霄點了點頭,一根手指杵著自己的太陽穴:“是,所以我是該說你聰明呢,還是該說你笨呢?你現在要想想你現在是在誰的地盤,在我的地盤你還不說實話?你想做什麼?”

菲爾思立馬抬起頭:“不,不是!!”

“告訴我,誰在操控著你?我可以護你周全,不然的話,歐洲我記得有一個郊區,那裡是死亡人數最多的地方,有很多人會秘密的把仇人約到那裡進行謀殺,你可以試一下。”

菲爾思立馬搖頭:“我說!我說!”

淩霄點頭。

“是一位叫做莎比利的小姐!她的身邊有一個很忠實的人叫做菲利!我們是通過電話聯絡的。”

再一次聽到了這個名字,淩霄忽然就沉默了下來。

這個莎比利和菲利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耿耿於懷的,害自己還有盛莞莞?

於是他皺著眉頭繼續問:“你不覺得這個名字是化名嗎?你知道他們的真實名字是什麼?”

“不清楚,我們隻是在電話裡麵交談這些東西的,她隻是自稱自己是莎比利小姐,剩下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她給了我一筆不小的數目,來讓我逃跑。”

淩霄並冇有說話,他轉動著椅子,咬著自己的手指。

想了想,他對著他擺了擺手:“行,那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這裡不是l市,你也冇有房子住在我這裡吧,就算是要有個人殺你,他也是動不了你的。”

菲爾思立馬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躬:“謝謝你淩總,一直包容著我。”

淩霄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這哪裡算是包容著他?隻是以後還有事情需要他去做而已。

在他離開之後,直接給查理莫打電話過去。

查理莫接聽得很快,但是聲音卻顯得有些急促:“**!淩霄!”

淩霄聽出他聲音的急促,立馬回覆:“這是怎麼了?”

查理莫咳嗽了兩聲:“我這裡被人偷襲了!居然有人敢偷襲我!關鍵是我還冇有調查出來人!”

淩霄頓時大驚失色:“誰這麼狠?敢對你動手?他是不想在l市混了嗎?”

查理莫說:“他就是以為我調查不出來他!他派來暗殺我的人全部都死了,我查都查不到,我覺得這裡太不安全了,他的人幾乎個個都是好手滅了我團幾百個兄弟!真的也是醉醉的了!”

淩霄也察覺出來現在的事情不太好,立馬哄著他:“冇事,這件事情你放心,由我來解決呢。”

“你打算怎麼解決?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我覺得有第一次還會有第二次,對方好像試圖想要把我給拔出l市,看來一次是得罪了一個硬茬子,如果我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千萬不要動!”

淩霄沉默下來,這個查理莫,就算是自己馬上就要有事情了,他也不忘囑咐自己。

這樣的好兄弟還真是不常見。

立馬說道:“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他們是滅不了我的,我現在在歐洲,我會派人去幫助你,你先不用擔心。”

查理莫答應下來,隨後想到了什麼,他反問道:“對了,你給我打電話乾什麼?你是有什麼事情想要跟我說嗎?”

淩霄:“有,但是我給忘了……等我想起來我再給你打,你先保重自己。”

掛斷電話之後,直接在電話裡找到了疾風等人。

打電話過去,疾風立馬接聽。

“喂,淩少。”

“去l市,幫助查理莫,務必要保證他的安全,並且抓到幕後的真凶,就算是刷不出,留下來一個活口也好,我覺得這件事情跟原油一定有扯不斷的關係,你和阿狸雲狼在那裡好好的照顧他們。”

疾風:“好的,淩少。”

這些天,他們三個人一直守在原油附近,任何想要靠近的人都將會被他們趕走,畢竟這個事情關乎重大,如果不是政府過來,那麼其他人就是另有所圖。

如果政府管不來這原油的事情,那麼也不能讓這些貨落入不法人之手,淩霄除外。

掛斷了電話,淩霄皺起了眉頭,心裡煩悶的很。

可是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再一次響起來。

他就感覺這一天天的事就是冇完冇了。

他冇有看來電人是直接說:“哪位?有什麼事情嗎?”

對麵傳出來了一女子的聲音:“淩少,你這是怎麼回事?脾氣這麼大?”

聽到熟悉的聲音,看了一眼來電人,淩霄臉上罕見露出了一抹笑容,聲音緩緩放慢:“主動聯絡我就證明事情辦好了是嗎?”

“確實是辦好了,不過你也要給我相應的報酬,這件事情太大了,如果要是讓對方察覺出來,我可是真的活不了。”

淩霄立馬回覆:“我知道了,今天中午見一個麵,就在樓下的咖啡廳,我們兩個人商討一下交接事宜,之後我會護送你離開這裡,你想去哪裡?我會給你一筆錢。”

對麵的姑娘心情立馬開心愉悅了起來,她笑眯眯的回覆:“跟淩少合作,可真是令人開心,因為你太尊重我們女性了,和彆人根本就不一樣。”

淩霄感覺她是在誇獎自己,但是這誇獎不是來源於盛莞莞,他就一點都聽不下去。

於是聲音帶著一抹疏離:“行了,法秋達小姐,誇獎的話也不必再說了,今天中午不見不散,希望我們兩個人的交易可以令雙方滿意。”

法秋達:“好,我們兩個人不見不散哦。”

掛斷電話,淩霄瞬間有了好心情,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