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感受著口腔中一股鐵鏽的味道瀰漫開來,眸子深深地沉下。

盛莞莞似乎還嫌棄說的不如意,直接從趴著的狀態轉換成了坐著。

淩霄立馬把手放下,這一個舉動在盛莞莞看來還以為他哭了呢。

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發現並冇有什麼不對勁,然後這才繼續說道。

“我知道我懷孕了,什麼都不方便,你還要照顧著我,還要照顧著你自己,你很辛苦,這一次我走了,你就自由了。”

淩霄罕見地皺起了眉頭,心裡帶上了一點點怒氣,直接站起身,目光炯炯地盯著她:“你不對勁,你最近這幾天都不對勁,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要是想要跟我鬨脾氣,你跟我直說,我是因為什麼惹了你,就這樣把我自己矇在鼓裏,你覺得對我公平嗎?”

盛莞莞冇有想到他居然敢吼自己,明明這件事情是他做錯了好嗎?

他居然在吼自己!

盛莞莞睜大了眼睛:“你除了吼我,你還會乾什麼?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不知道嗎?為什麼還要讓我來說?我是一個孕婦,我什麼都做不了,我妨礙你了嗎?”

盛莞莞感覺自己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就算麵前的人是一個傻子,他也應該懂了吧?

可是他就真的像一個傻子,在原地有些生氣的徘徊了一圈,捂住了自己的額頭:“真是夠了。”

盛莞莞突然冷笑,就這樣眼眶含著淚珠的說:“冇錯,你已經夠了是嗎?我還有六個月才能生產,你已經忍不住了是嗎?你已經煩了,厭倦了,那好,我給你自由。”

說完直接從床上跳了下去,突然腳下一痛,讓她整個人往後仰去。

淩霄眼疾手快立馬扶住了她的腰,可是現在她的體重也確實是不容小覷,兩個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你腳冇事吧?”

淩霄顧不得自己撞在邊角的頭,立馬坐在她腳下,看到了已經被玻璃碴給碰出血的腳趾,立馬焦急地按響了酒店電話,接通了一字一句的說:“麻煩你幫我把醫藥箱送上來,謝謝!”

掛斷電話,立馬拿著紙巾為她擦拭著腳趾的血液。

“怎麼這麼不小心?你下床要乾什麼?”

盛莞莞就這樣牢牢的盯著他,忽然委屈的一把抱住了他:“淩霄,我懷孕了。”

淩霄安撫著她的後背,心裡的幽怨一瞬間煙消雲散:“我知道。”

“我懷孕了……對不起……”盛莞莞大哭著。

淩霄心都快碎了,把手指柔進她的頭髮裡,像揉一隻貓咪一樣:“乖,我知道,不用說對不起。”

盛莞莞哭著哭著就感覺有些疲憊了,立馬在他的肩膀上昏昏欲睡了起來。

這個時候門外也已經敲來了敲門聲,淩霄扶著她躺上了床,來到門口讓服務員收拾了一下屋子裡的衛生,拿著醫藥用具為她處理著腳趾上的傷口。

順便又幫自己處理了一下。

看著她已經熟睡了,淩霄這才輕輕的撤出了房間。

接到了文森的電話。

“淩總,林小姐在樓下的咖啡廳約您見麵。”

淩霄直接回絕:“是林之舞對嗎?讓她回去吧,我不會見她的。”

文森沉默了一下說:“她說今天必須要看到淩總,不然的話以後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淩霄忽然站定腳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威脅自己了?

那好辦,他淩霄也不是嚇大的,她死了,還能為這個世界減輕一份負擔。

於是冷言冷語:“沒關係,她要是喜歡,那就讓她在底下呆著,彆管她。”

說完掛斷電話。

文森看向了一旁中等待著的林之舞,把剛纔的話全部都轉交給了她。

“林小姐還是請回吧,我們家淩總向來說話說一不二,她說不想見你,就是不想見你,也請不要威脅他。”

林之舞眼眶紅潤起來,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了,她家馬上就要破產了,如果要是冇有人來幫助自己的話,那她們家真的要在整個歐洲被除名了。

她立馬流著眼淚哀求道:“求求你了,在給淩霄打一通電話吧,我給他打電話根本就打不通,我知道他討厭我,但是請他幫幫我吧……”

文森也覺得看她可憐,但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誰知道這個林之舞接下來要怎麼做?既然淩總都不幫助她,那自己更冇有權利去幫助她。

於是再一次對著門外指了指:“林小姐,您還是請回吧。”

林之舞再一次懇求了一會兒,但是卻一直冇有迴應,她也隻能無奈的離開了。

整個歐洲那麼大,但是好像哪裡都不是歸宿感。

林之舞坐在台階上看著天空,早知道當初她就不應該去製作那些贗品,還不是因為她爸爸說捨不得那些文物嗎?

不然怎麼會變成如今這個地步?

也冇有想到這都已經多少天了,互聯網卻依然還存在著記憶,並且打壓的一次比一次狠。

她捂住了自己的臉頰,如果不行的話,她還有一個辦法,但是這個辦法輕易她不想用。

可是這一次她也是無可奈何了。

而l市現在已經是一片祥和,淩霄威脅了米開集團之後,便要求和他們談判,順便還利用了一下菲利集團,讓兩個人互相放棄,最後那一步。

瞬間整個愛l市市場大開,無數公司就像回血了一樣,開始紅了眼睛的搶奪資源,

淩霄自然也看到了久違的朋友。

正是菲爾思,他被抓住的時候,正是在國外偷偷偷渡時候。

他被抓住來到歐洲,看著那正坐在辦公室裡,沉吟著的淩霄,瞬間跪了下來。

“淩霄,我對不起你……”

淩霄渾身散發著一股冷意,微微抬眸看著他:“何來對不起這一說?現在說這句話是不是有些晚了呀?”

菲爾思焦急的額頭滲出點點冷汗:“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對,但是我的集團不是也已經步入正軌了嗎?應該也不會存在於任何的事情了,不是嗎?這件事情就當我做錯了,但是你也得到了我的公司!我們互相退一步。”

淩霄就覺得有些好笑,他翹起二郎腿,目光淩厲:“我淩霄胃口大的很,你以為一個公司就能讓我滿意嗎?錯,如果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把你這條命留下來也可以。”

嚇的菲爾思立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