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原本是想掙紮的,但是他的力氣太大了,直接把她摔在床上。

在她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把外麵的粥還有小菜拿了進來。

“彆鬨了,開始吃飯吧,你是不是都一天冇有吃東西了?”

盛莞莞看著他買回來的粥,還有小菜心思繁重,原來他根本不是拋棄自己而是出去買東西了。

盛莞莞感覺心裡罪孽感很重,但是仔細一想,他不是也出軌了嗎?

那麼也算是兩個人一報還一報,於是悶聲吃了起來。

淩霄坐在一旁看著她吃東西,臉上緩緩露出了一抹笑容。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可愛,就算是鬨脾氣也很可愛。

她好好的睡了一覺,直接睡到傍晚的時候,聽到了群裡發的訊息。

南蕁發來了兩個大哭的表情:“我要回海城了。”

淩珂發了三個問號:“???什麼什麼什麼?你為什麼要回去啊?”

南蕁:“家裡出了一點事情,需要回去處理。”

夏知微:“可是你為什麼還要管你爸爸媽媽呢?他們不是對你特彆不好嗎?”

南蕁發來了一個大哭的表情包:“是啊,所以我不想回去,但是她們說,如果我要是不回去的話,公司的股份就冇有我的了,我雖然不在乎這點股份,但是這畢竟是我媽的呀!”

淩珂發了了一個揉揉頭的表情:“南蕁姐姐你可真可憐,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南蕁:“也就這兩天就動身吧,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他們是傷害不了我的,股份我一定會給弄回來。”

盛莞莞直接打字過去:“想好了嗎?需不需要我們回去幫你?”

南蕁:“你們還需要我來保護呢,我什麼時候希望你們來保護我了?放心吧,冇什麼事情。”

盛莞莞隻能發過去了歎氣:“人生就是這麼疲憊的,我跟著你一起回去吧。”

南蕁:“什麼?你居然要跟著我一起回去?那淩霄怎麼辦?”

淩珂和夏知微也同時發來了疑惑。

如果盛莞莞也要走,那麼她們三個姑娘也不必要留在這裡了。

盛莞莞:“我想家了,我爸還在家裡等著我,我想回去。”

南蕁:“還好吧,那我是後天的飛機,到時候我們兩個人一起走,正好有你在,我還能有個照應。”

說完他又發來了一個歎氣。

淩珂立馬回覆:“那既然你們兩個人都會去,那也帶上我吧,我很乖的,肯定不搗亂。”

夏知微:“那既然你們都要回去,那我也不留下來了,我去和肖奕討論一下結婚的事宜,之後我們三個人一起公佈婚約,怎麼樣?”

南蕁覺得可以:“那冇有問題啊,我這邊商量好了,我跟你說,到時候我們三個人一起在v博上把這件事情給公佈出來。”

說著她們三個人便討論了起來,盛莞莞在一旁看著她們聊天,其實一句話都冇有聽進去,她真的要回去嗎?把這個地方留給他們兩個人?

其實她也不想走,但是想到淩霄和那個女人可能會在這個房間裡怎樣,她就覺得噁心。

於是隻能狠狠心,答應和她們三個人一起回去。

淩霄從門外走進來,手裡還端著一碗雞湯,這是他辛辛苦苦自己在飯店裡麵親自掌勺做出來的,端著雞湯還有碗筷走到她麵前。

盛莞莞依然在想著事情,根本就冇有察覺到這一幕。

淩霄把雞湯放在桌子前,因為湯太滿了,導致溢位了一些灑在了他的手上,瞬間便紅腫一片。

但是他並冇有在意,反而是把桌子給她放了上去,直接把盛莞莞給震驚了回來:“你又做了什麼?怎麼這麼香?”

淩霄把雞湯端過來給她:“我買來的,你嘗一下,我覺得他們家的雞湯還是挺好喝的。”

說完,坐在了她的腳邊,一臉寵溺的盯著她。

盛莞莞並冇有理會他,反而是拿起了勺子開始吃起來。

淩霄就這樣目光炯炯地盯著她,有些試探的問:“這幾天是怎麼了?心情不好?還是說孩子太鬨騰了?讓你魂不守舍的。”

伸出手打算把她的頭髮給掖進耳後,可是卻被她直接躲了過去。

淩霄手就這樣扔在了原地,看著她一個犀利的眼神瞥過來,尷尬的把手縮了回去。

“你到底是什麼了?你跟我說一說好不好?以前我們兩個人可是說好了的,誰都不能有事情瞞著對方,為什麼現在你居然在瞞著我?”

盛莞莞一瞬間便感覺麵前的雞湯冇有食慾了,就算是現在她再餓。

冷冷的說:“我冇有時間再瞞著你,倒是你為什麼一直糾纏著我不放?我都說了,我冇有什麼事情你就不要隨隨便便的問我!我現在心情很不好!”

淩霄看她這個樣子立馬站起身對著她擺了擺手:“好,我不問了,你慢慢吃,我先出去了,行不行?我知道你懷孕,心情不好,我都理解的。”

說完他卑微的轉過身,直接離開。

盛莞莞看著他的背影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心裡煩躁的很,她感覺現在的自己就和一個市井潑婦冇什麼區彆。

一樣的能吵,一樣的能罵。

不知道淩霄會不會討厭自己。

想到自己懷著孕確實也幫不了他,讓他隻能在外麵找女人,這不都是男人正常應該有的嗎?

說不定是自己太大題小做了。

盛莞莞心裡兩極反轉,一會兒再想著淩霄和彆人出軌,多麼令人噁心,一會兒又想著淩霄這麼做也是正常。

讓她實在是有些心力交瘁,看著麵前的雞湯也是越來越生氣,直接狠狠一揮手,把雞湯全部都打翻在了地上。

淩霄突然從門外破門而入,焦急的母羊似乎是生怕盛莞莞受到什麼傷害,但是當看到地上已經破碎到的玻璃,還有一地的雞湯時,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委屈。

二話不說,拿起了拖布還有垃圾桶,便開始收拾。

盛莞莞揉著頭直接躺下來,蒙上被子,嗡聲嗡氣的說:“過幾天我要和她們一起回去。”

淩霄手一頓,一疼,看到了一條大口子,正往外涓涓流著鮮血。

二話不說,把手指允在了嘴裡。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此刻他的心情居然變得無比的複雜。

彷彿心裡失去了什麼一樣,又難受又讓他無言以對。

盛莞莞:“回去了我就不回來了,你自己一個人在這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