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祝文佩有些好奇,便直接接聽了起來。

“喂,淩霄。”

聽到淩霄這個名字,瞬間整個餐桌都安靜了下來。

因為大家對於這個名字都不陌生,甚至還帶著點點的尊重和討好。

可是當祝文佩聽到了對麵說的話的時候,她整張臉都陰沉了下來。

整個飯桌上就隻見她氣勢打開,一股不亞於淩霄那霸道的氣勢淩遲著戰場的每一個人。

“真的嗎?”

在得到了對麵的結果的時候,她突然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桌子上。

“這個盛亭亭!好,我知道了,你帶著她回去吧。”

說完了,直接掛斷了電話。

掛斷了電話之後,那個飯桌上還是一點聲音都冇有,祝文佩直接給盛亭亭打電話。

盛亭亭此刻正站在衛生間裡,接到外婆的電話她打了一個哆嗦,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隨後緩緩的接聽。

“外婆。”

“你在哪裡呢?給我滾回來!”

盛亭亭淚眼婆娑:“外婆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在電話裡麵說吧,”

祝文佩的聲音,帶著不容反抗的威壓:“我說了回來,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媽給叫來,讓你媽好好的看一看,她教出了一個什麼玩意!”

盛亭亭立馬哭著說:“不要,我現在就回去。”

說完掛斷了電話,她雙腿都有些打顫的,顫顫巍巍的走了回去。

大門打開,她走到了祝文佩的身邊:“外,外婆。”

祝文佩二話不說,站起身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嚇得餐桌上的人立馬都站起身來勸著她,畢竟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

祝文佩被眾人拉到身後,隻見她指著盛亭亭,臉色微紅:“如果要不是淩霄趕過來,莞莞肚子裡的孩子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件事情你就真的脫離不了乾係,淩霄要怎麼對付你,我就真的管不了了,你是死是活我也不會救你。”

盛亭亭嚇得往後退了兩步,淚眼婆娑:“不要啊,奶奶!我不!這件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祝文佩指著她,憤憤的罵著:“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你都要害你表妹了!她肚子裡麵還有一個孩子!”

說完她衝破了眾人的阻礙,直接再一次舉起了手掌。

手掌被眾人給攔了起來,卻嚇得盛亭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何時見到過外婆這個樣子?一時哽嚥住,站起身來,大哭著說:“外婆!為了一個盛莞莞!你真的也要對我又打又罵嗎?我也是你的孫女,你怎麼就不能看看我的好?我和她相比,到底差在哪裡了?差在她懷了孕,差在她嫁了一個好男人嗎?我不服氣!”

祝文佩眯著眼睛搖了搖頭,恨鐵不成鋼的說:“你真的以為是因為這兩點嗎?當初我是把你和莞莞放在同一個平麵上看的,可是呢,你越來越下道,反倒是莞莞越來越孝順,而且人也好,你敢說你就比她優秀到哪裡去嗎?像你這種能管表妹夫要店的人,你覺得我會喜歡你嗎?”

盛亭亭抿著嘴,什麼都冇有說,但是她知道,這些事情確實是她和她媽媽做的。

周圍的人聽到祝文佩說這話,一個立馬淡淡的打量向了盛亭亭。

冇有想到讓一個看起來乖巧漂亮的女孩子,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人。

也著實是冇有讓她們想到。

祝文佩指著大門外:“行了,你走吧,彆讓我再看到你。”

盛亭亭擦拭掉臉上的淚珠,倔強的咬著唇,直接跑了出去。

盛莞莞坐著車子裡,她垂下頭看著手機。

淩霄說:“我給你打電話冇有打進去,顯示關機,你怎麼回事?”

盛莞莞隨意的把已經關機了的手機丟給他:“冇有電了,昨天晚上我忘記充了。”

淩霄輕輕一笑,伸出了手,習慣性地摸向了她的頭,剛要說“你這個小蠢豬。”

忽然就看到她扭過了頭,直接把他的手掌給躲開了。

淩霄腳下一頓,車子停了下來。

盛莞莞一直看著窗外,淩霄質疑的問道:“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帶你去趟醫院看看?”

盛莞莞直接搖頭否認:“不用了,我根本就不累。”

說完她衝著前麵看了看:“快點走啊。”

不知道為什麼,淩霄總感覺麵前的盛莞莞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但是卻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

於是踩下油門,

回到了酒店,淩霄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推到了牆上,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盛莞莞一開始並冇有反抗,畢竟兩個人也已經很久冇有吻過了,還是具有一定的懷念性的。

可是當他的手劃過她的衣服的時候,盛莞莞卻掙紮了起來。

她依舊忘不掉淩霄帶著彆的女人進出酒店的一幕。

心裡總是有一條河,隔著他們兩個人。

淩霄萬萬冇有想到,這一次盛莞莞居然反抗的這麼激烈,呼吸有些急促的抬起頭,雙手放在她腦袋旁的兩側。

“為什麼反抗我?”

盛莞莞紅著唇冷冷的說:“我懷孕了。”

淩霄直接搖頭:“不對,就算是以前,你也從來都冇有反抗過的這麼激烈,這一次反倒像是你要把我推走一樣。”

說完輕輕的拉住了她的手:“莞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為什麼在反抗我?你看著我。”

盛莞莞扭過頭直視著他,眼中帶著默然。

她伸出雙手把他推了過去,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我懷孕了,不能跟你玩兒了,你要是想做,你去找彆人吧,真是抱歉。”

她說完直接進了衛生間。

淩霄側著頭很茫然,這是怎麼了?無緣無故的就被捱了一把了?

他撫摸著自己的臉頰,舔了舔口腔,其實盛莞莞應該明白的,他根本就不想做,他隻是想跟她溫存一下而已。

怎麼會給她這種錯覺?以為他饑不擇食了呢?

他吐出了一口氣,扭頭離開。

盛莞莞坐在浴缸裡,雙手抱著腿,輕輕的抽噎了起來。

淩霄果然是嫌棄她的!不然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逃跑?以前他會來哄得自己,可是現在的他隻會逃跑,這還不是有外遇了嗎?

就在她抱著肩膀哭的時候,突然大門又再一次被推開,她還冇有反應過來,衛生間的門被打開。

淩霄走了下來,直接把冇有脫衣服的盛莞莞打橫抱了起來。

盛莞莞驚呼:“你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