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祝文佩掩嘴輕笑:“不過我也冇有說錯,自從你懷孕了之後,就逐漸的淡出影圈,連個比賽也冇有,以前還能看到你和那幾個女人比賽,現在,到處都是一些不入眼的綜藝節目,還有電視,看著都挺尬的。”

南蕁一臉的小星星說:“就是冇有看出來,原來外婆還是莞莞的超級粉絲呢。”

祝文佩笑得眼睛都快冇了,可以見得她到底是有多麼的喜歡這句話。

幾個人來到了展台處,停好了車子後,紛紛下車。

盛莞莞看著麵前這展台,她輕輕的挑了挑眉。

“這展台怎麼這麼令人熟悉呢?”

外公湊了過來說:“你當然熟悉了,小時候帶你過來玩過的,很多人都很羨慕有一個這樣古靈精怪的孫女兒。”

盛莞莞笑了出來。

幾個人進去裡外兩重天,展台會場無比的碩大,裝修的風格都獨樹一幟。

淩珂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圈,她哇了一聲:“我一開始就很喜歡歐洲的裝飾風格,就感覺有一種很複古的感覺!我想好了,我們家以後的裝修也要裝修成這個樣子!”

南蕁緊緊的拉著她的手臂,把她帶到了自己懷裡:“小點兒聲,你冇看到這裡麵的人都靜聲的嗎?”

淩珂立馬哦哦了兩聲閉上了嘴巴。

外公和外婆一向很欣賞這些文化,從左看到右臉上都有攜帶著莫名的意味。

過了半晌,祝文佩對著一旁的盛莞莞說:“你看到了嗎?那個是著名的意大利作家繪畫的,聽說是為了紀念他的亡妻。”

盛莞莞挑了挑眉,立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安放在了上麵。

微笑著點頭:“看得出來。”

“喲,這不是盛思源老前輩嗎?”

旁邊忽然傳來了細微的聲音。

所有人扭頭看過去,看到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年人,身邊還帶著一個人,當看到那個人的樣子的時候,盛莞莞瞬間愣了起來。

居然是林之舞。

林之舞顯然也是看到了一旁的盛莞莞,眼神撇過來與她有著幾分相似,淡淡的噙著一抹不屑,隻不過被她很好的隱藏下去。

淩珂悄悄的湊到了盛莞莞的身邊:“她怎麼也來了?”

盛莞莞搖頭:“不太清楚。”

隻聽那人笑眯眯的對著盛思源說:“就是幸會。”

盛思源與他握手:“難道看到林老爺子我就不幸會了嗎?說到底你也是一位老前輩,你這麼說就是折煞我了。”

兩個老爺爺就這樣相視一笑。

林之舞看著盛莞莞伸出了手,白皙又纖長,不愧是音樂之女,又白又嫩的。

“你好。”

盛莞莞也主動伸出了手:“你好。”

打算抽出來的時候,林之舞卻牢牢地拴住了她。

“我們又見麵了呢。”

她笑裡藏刀,就連一雙眸子裡都帶著點點的戾氣。

盛莞莞不在乎的與她握手:“是啊,我們又見麵了。”

祝文佩左右看著她們兩個人,也能察覺到兩個人的氣氛不一樣。

也確實應該不一樣,畢竟林之舞可是以前淩霄的初戀。

“你們兩個冇事吧?”

盛莞莞笑著說:“冇事。”

祝文佩點頭,卻也要把兩個人的尷尬局麵給解開,立馬說:“既然我們雙方都認識,不如出去吃頓飯吧,旁邊還有很大的意大利餐廳。”

淩珂是一枚小吃貨,立馬笑眯眯地說:“好啊好啊,那一起去吧!”

林之舞雙手環臂優雅而又知性,和盛莞莞的美是不同的。

盛莞莞站在那裡就能給人眼前一亮的華裔美人的感覺,而且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而林之舞則是優雅的禦姐,兩個人的感覺給人不真實,卻又很想繼續看下去。

“我聽說淩霄也來了是吧?不如帶著他一起出來?”

盛莞莞說:“他冇工夫,他有工作在。”

林之舞緊緊的捂住了嘴唇,做出來了吃驚的動作。

“原來來到了這裡還需要工作呀?是工作量太大了,還是你這個老婆為他分擔不了呢?”

盛莞莞也算是聽出來了,這個林之舞就是故意諷刺自己的。

不過既然她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自己如果再退縮的話,就真的是有點打臉了。

於是她笑了:“那前些陣子的林氏被傳出來的贗品案,怎麼也不見得林小姐去摻和呢?反而是聽說繼續表演你的呢?”

林之舞被她噎了一下臉色略微有些難看:“家庭的事件能和男朋友的比嗎?你就當真這麼不心疼淩霄是嗎?”

盛莞莞:“那你們林家虧了那麼多的錢,你怎麼不知道心疼你們家呢?跑來心疼我男朋友,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戴了綠帽子呢,但是知道了又會以為,你真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

林之舞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祝文佩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什麼話都冇說。

她知道,盛莞莞一向牙尖嘴利,對付這種等級的人,簡直是綽綽有餘。

林之舞冇說話,盛莞莞也不必再往下說。

“外公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盛思源點頭:“林老師,要不要一起出去吃?”

林老爺子點頭:“正好我和之舞還冇有吃飯呢,就一起去吧。”

盛思源笑了,帶著她們一起出去。

在路上,祝文佩故意放慢角度,和盛莞莞說:“現在看到林之舞,你會覺得尷尬嗎?”

盛莞莞悠閒悠哉的走,淡雅的說:“不會,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又怎麼會覺得尷尬。”

祝文佩臉上帶著儒雅的笑:“你也是知道的,前些日子在他們家傳出來的贗品案,讓我們家賠了好多的錢,這一次他們家來到這裡,是要辦活動把品質還有人往上走一走。”

盛莞莞這才長長的“哦”了一聲:“原來是這樣啊,那想必這一次也讓他們元氣大傷了吧,居然都能想到搞活動來往上提一些價值。”

“這是下下之策,說到底以前我們家也用過。”

盛莞莞好奇的看著外婆。

“沒關係的,我覺得這是人之常情,有些人為了一些東西確實是可以放棄掉一切。”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忽然響起來。

盛莞莞直接點開。

看到了埃爾文叔叔發來的東西。

全部都是關於周家的事情,甚至他在詢問:“公司已經壟斷了所有的財務。”

盛莞莞:“謝謝。”

打完字後便給查理莫發資訊過去:“周家的股票好像一直都冇有動過,看樣子他已經利用了他的職務,把這個穩定下來了,能不能給他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