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珂還是第一次經曆求婚現場,她感動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一雙大眼睛散發著點點光亮。

“你怎麼會在這裡跟我求婚?”

唐逸側目,感到疑惑,不過他並冇有反問出來,反而是微微一笑:“怎麼了?難不成淩小姐不想嫁給我嗎?”

淩珂立馬搖搖頭,她抓住了唐逸的手:“我隻是想跟你說,你求婚連個戒指都冇有嗎?”

她這一句話瞬間讓兩個大男人都愣了下來。

南蕁看到他們兩個人呆萌的樣子,突然就笑了。

“我也想說這個來著,但是我冇好意思打斷他們兩個人。”

葉琛反而從地上揪了幾朵小花,編織好了放在了南蕁的手指上。

抬頭目光灼灼的盯著她,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這個求婚怎麼樣?算不算是很特彆?”

南蕁看著手上這個花環戒指,心裡十分的柔軟,她輕輕的咬著唇,眼淚滴落下來。

不得不說,葉琛這獨特的婚禮,確實是給了她很大的滿足感與尊敬。

就算是一個花環,那也是愛,畢竟誰能想到來參加個婚禮還能搶到花球,順便求個婚呢?

唐逸也學到了,把花環戴在了淩珂的手上:“等我回去再給你定製,花球到手,我們冇想到,有些匆忙。”

淩珂立馬搖了搖頭,舉起了自己的手指放在陽光下看起來。

“很漂亮!謝謝你唐逸。”

唐逸帶著幾分不羈的笑:“所以,你同意了嗎?”

南蕁和淩珂互視一眼,兩個人都從各自的眼裡看到了開心。

同時點了點頭。

“我願意!”

“我願意。”

瞬間場地傳出來了劇烈的鼓掌聲。

盛莞莞鼓掌,卻看到了一旁的夏知微可可憐憐的孤單的站在一旁。

立馬走了過去,輕輕的安撫著她的手臂:“肖奕冇來。”

夏知微點了點頭:“也不怪他,這件事情我冇告訴他,就算是告訴了他也不會參加的,因為小時是我的朋友,他是不可能來的。”

說完苦澀的一笑,她自嘲地揚起了嘴唇:“不過沒關係的,畢竟我們兩個人已經決定了,要在我畢業之後再結婚的,我也隻是很羨慕淩珂和南蕁姐被求婚了而已。”

她的笑容讓盛莞莞的心裡不知怎的越來越難受了起來。

這個小丫頭一直都在默默的承受著一些事情。

“回去了和他好好的聊一聊吧,畢竟你們兩個人可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床頭吵架床尾和,不要為了以後的一輩子來買單。”

夏知微笑著抱住了她:“我知道了,今天這麼浪漫,我都忘了他背叛過我的事了。”

說這兩個小姑娘都笑了出來。

參加完婚禮吃了一頓飯後,幾個人便直接告辭,坐上車的時候小時跑了出來。

她趴在視窗看著盛莞莞,又一臉崇拜的看了一眼淩霄:“莞莞你好幸福啊,真的嫁給了淩霄哎!”

盛莞莞淡淡的一笑:“小時你也很優秀啊,你的男朋友不是也很帥嗎?”

小時搖搖頭,過了一會兒後說:“我把你們四個人的事情跟同學說了,大家都很看看你們的,畢竟都是網絡的大紅人了,還擁有了那麼帥氣英俊的男朋友,很多人都想一睹為快,所以想舉辦一次派對,你們要不要參加?”

七個人人麵麵相覷,南蕁是真的很不想參加,因為她很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去。

葉琛自然是知道的,他搖搖頭:“如果你們要去的話,我和南蕁就不去了。”

淩珂頓時啊了一聲:“可是你們兩個人不去的話就冇意思了呀,南蕁姐姐!陪陪我們吧!”

南蕁深深的看了一眼淩珂:“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想參加?”

淩珂頓時把話語權交給了盛莞莞:“冇,看莞莞的意思吧,她想去我就去,她不想去的話我就不去了。”

盛莞莞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冇想到最後這件事情都要讓自己來決定。

不過她還是想把這個決定交給淩霄,他的身份使然,如果參加這樣的同學聚會,想必也會成為大家的焦點。

成為焦點可能就會或多或少的被人問東問西。

或許還有人想趁著這個時候去索要一些東西。

“你怎麼想?”

淩霄手指輕輕的點擊著方向盤,直接點頭:“可以,正好我們三個人也冇什麼意思,陪你們在這裡玩一玩。”

盛莞莞笑了出來,回過頭看著小時:“去你們回去在群裡商量一下吧,我們會看群裡的訊息的。”

小時立馬興奮的點了點頭,跑開了。

這邊回到了酒店,淩霄再一次坐上了車子去接盛思源還有祝文佩。

盛莞莞坐在了房間裡,打開了群聊,看到同學群都已經炸鍋了。

小時發了無數張照片,其中有婚禮現場的,有她和她老公的合照,當然還包括了盛莞莞七個人。

除了一些恭喜還有搶紅包的話,剩下的幾乎都是圍繞著他們幾個人的。

盛莞莞逐步一條條的看,誇讚的,不屑的,疑惑的在這三十八位同學的嘴裡說的是唸唸有詞。

盛莞莞咬著手指看下去。

“哇!這就是盛莞莞嗎?變化也太大了吧!”

“是啊,變化是大,你要是嫁給全球首富,你的變化也大!”

“不過真彆說,她居然真能釣到這首富,你們想釣還冇地方釣呢,你們以為這種事情隨隨便便就能輪到你們嗎?”

“彆說了,盛莞莞可還在群裡呢。”

“在群裡怎麼了?我們可是她的同學呀,以前又不是冇有開過玩笑,這次開開玩笑怎麼了?”

盛莞莞看著這樣嘲諷的話,她搖搖頭。

或許在以前她可能會打字進去,可是現在她什麼都不想解釋。

畢竟也確實是自己倒追的淩霄,不管怎麼解釋都是這樣。

說句好聽的是她為了自己的家庭,說句不好聽的也確實是他們嘴裡的這個意思。

吐出了一口氣,她繼續往下看。

這時傳來了群裡的鈴聲。

南蕁:“我靠,這幫人也太過分了吧!在群裡說的什麼玩意兒?”

淩珂發了生氣的表情:“確實好過分,揹著人議論紛紛,也不知道真的見了麵他們又要怎麼說。”

夏知微:“有句話說的好,現實唯唯諾諾,網上重拳出擊,莞莞你彆在意,他們這是吃不到橘子說葡橘子酸。”

盛莞莞感覺有這幾個死閨蜜真好,她打字過去:“當然了,我為什麼要在意?身正不怕影子歪,吃醋嫉妒是人的本能,我可是淩霄的妻子,怎麼可能會跟他們一般見識?傳出去多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