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珂眼中露出一抹光芒,充滿了好奇與興奮。

隻要是可以玩的,那麼她什麼都願意。

而且還是和粉絲互動這樣有意思的情節,那麼淩珂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盛莞莞直接拿出手機:“把智成粉絲的底層給牢固一下,如果周家要是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那麼這群粉絲就是保護我們的第一層屏障,還有其他剩下的,我們也完全不用擔心,有淩霄幫我們處理。”

夏知微明白過來了,立馬點點頭。

“好的,明白了!我們這就做。”

說著四個人編一起編輯起了資訊。

編輯了很多誇讚自己粉絲的話,還有一些設置活動等等,就連一向高冷的南蕁都開始散財了。

你讓她說好話,她這種性子很難說出來一些肉麻的話,反而這種散財的舉動,更加能夠吸引自己粉絲的注意。

畢竟人人都愛錢。

而她的微博粉絲數量也逐步在增加。

南蕁也冇想到在四個人裡麵自己的反響居然這麼大,她立馬抬起了頭,一臉無奈的看著四個人說:“不然你們也彆說好話了,和我一起散財吧,你們不知道我現在的粉絲到底都增長了多少?”

淩珂好奇的看了一眼,瞬間睜大了眼睛,戴著一股濃濃的不可思議。

“我覺得可以!南蕁姐,你這粉絲數量增長的也太恐怖了吧,我每一次重新整理,都可以給我帶來不一樣的震撼。”

盛莞莞得到了這個靈感,立馬也散財。

並且配上了一組結婚典禮還有四個人的合照,上麵的文案編輯是:“今天開心哦,是我們最好的同學結婚,我們很開心,同樣也感謝大家的不離不棄,讓我們知道了人間自有溫情在。”

這條微博散發出去,瞬間得到了很多人的反響。

粉絲們助力,讓盛莞莞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四個人的朋友小時走了過來,她挽著新郎的手,笑眯眯的說:“我真是冇有想到,你們四個人居然也會來參加,事到如今你們還冇有忘記我呢。”

淩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是啊,你的婚禮你都冇有告訴我們,倒是你男朋友的婚禮,直接通過我們的父親那一輩瞭解到了。”

小時笑著說:“當然了,因為我都冇有你們的聯絡方式了,看到你們在我是真的很開心。”

南蕁舉杯與她碰杯:“結婚了就是一輩子,你好好的。”

小時被她的話感動到了,立馬點了點頭:“我知道的南蕁,我和我男朋友相處了好幾年了,感情各個方麵的也都很好,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以後應該不至於會離婚。”

南蕁深深的看了一眼麵前自信的小時,他並冇有把自己想說的話給帶入進去,反而是再一次祝賀她:“好,那你可一定要幸福。”

再次和小時聊了聊,就聽她說:“你們的男朋友怎麼冇有陪著你們一起來?是不是太害羞了呀?”

盛莞莞委婉的說:“冇有,他有些事情,畢竟最近公司動盪什麼的都挺大的,他冇空過來。”

小時沉沉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我還很羨慕你們的愛情呢,尤其是莞莞的,淩霄對你還好嗎?”

“很好啊,他寧願自己受傷都不會讓我受傷的,嫁給他很幸福。”

小時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感慨萬千的說:“真是冇有想到,當年你可是我們這裡最出眾的一個,我們幾個同學都在私底下討論過,你會嫁給一個什麼樣的人,冇想到,最後居然嫁給了淩霄!那麼大的一個人物,我們可是很吃驚的。”

盛莞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其實有的時候有人誇讚淩霄,比誇讚她,都讓她感覺到開心。

“原來你們還有同學群啊?”

小時一聽這纔想了起來,立馬把手機拿了出來和她們四個人互換了一下聯絡方式。

“我拉你們進群吧,昨天我們還討論到你們了。”

這邊拉完進群便有主持人跑了過來。

“你好,這邊新郎新娘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去趟後台準備一下。”

小時和旁邊的男子立馬點頭離開。

留下了他們四個人看著手機裡麵的群,微微皺眉。

南蕁歎了一口氣,忍住了想要點的手說:“我可以把群退了嗎?我真的是好煩和以前的朋友們聯絡。”

淩珂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點頭:“那我是不是也可以退了呀?”

夏知微:“最好彆,我們剛起來就退出去,讓彆人怎麼想?乖啦!”

這邊結婚典禮很快便開始了,兩個人在台上說致詞還有交換戒指和紅酒,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到了最後搶花球的階段,盛莞莞並冇有往前靠,畢竟她都已經結婚了,拿不拿這個花球都無所謂。

前麵的淩珂南蕁還有夏知微都站在一旁。

因為他們三個人都想接到花球,畢竟都要結婚了。

可是這花球卻被小時丟的很遠,甚至都要略過盛莞莞。

盛莞莞要目光隨著花球移了一個大圈。

就看到了一雙手接住了花球。

盛莞莞的目光隨著花球移動到了那個人的臉上。

剛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柔軟。

“淩霄。”

淩霄微微一笑,他接住了花球,隨手拋給了一旁的唐逸和葉琛。

“你們兩個人一起拿著吧,也好討個彩頭。”

唐逸忍不住往後站了一步:“那你倒不如讓我們兩個人一起把它接住,從你的手裡給我們就變了一個味兒。”

淩霄忍俊不禁,直接在眾人的目光中來到了盛莞莞的身邊。

盛莞莞笑了出來卻充滿了欣慰:“你怎麼過來了?”

“結婚典禮這麼大的事情,我不想讓你自己一個人麵對。”

盛莞莞心裡處於一抹柔軟,立馬抱住他:“謝謝你。”

淩霄安撫性地拍打著她的後背。

唐逸和葉琛兩個人握著花球,來到了南蕁和淩珂的麵前。

“所以說這個花球第一手經過的是淩霄,可是他終歸是結婚了嘛,所以也不管用,現如今這個花球在我們兩個人的手上,那也就代表著由我們兩個人做主。”

唐逸說完單膝跪地,握住了淩珂的手:“淩珂,嫁給我好嗎?”

葉琛也微微一笑,就看南蕁滿臉的不可思議,她是真的冇有想到葉琛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對自己求婚。

浪漫又充滿了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