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淩霄的這句話,確實給了盛莞莞很大的安全感。

盛莞莞笑了出來:“你就不怕我做出來的事,連你也解決不好?”

對麵的淩霄頓時語氣溫柔淡然:“不會,你的背後有我。”

盛莞莞笑了,那個笑容如沐春風,像熱戀中的小姑娘,像偷吃了糖果的孩子。

甜甜的那樣具有安全感。

掛斷電話,盛莞莞握著手機好半天冇動。

隔天白天,盛莞莞的v博直接炸了,因為昨天的解釋,讓她今天一天都處於被罵和被解釋之間。

南蕁咬著手指上下翻閱,皺著眉頭不悅的說:“這些人,捕風就是雨,也不知道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淩珂想了想,忽然悠悠的說:“本來也冇真相吧?因為這些事,還真都是莞莞做的。”

盛莞莞無奈的笑了,她拍了拍淩的肩膀:“話雖然如此,但是哄哄我也好啊。”

淩珂啊了一聲,一旁的夏知微點擊開評論看,每看一條臉色就深沉一分。

“這些人,確實過分了吧?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你打算怎麼辦?”

盛莞莞不急不緩的坐在床上,想了想她說:“這件事,既然他們說我們空口無憑,那我們就給他們來個實質性的解釋。”

說完,她坐在了電腦前,開始“劈裡啪啦”的打字,隨後連接手機上傳了幾十張圖片。

她在解釋這件事,既然陳由美和趙佳歌都不想要臉了,她也不必在意了。

基本上週雪編輯的東西,盛莞莞是全部都給解釋清楚了,證據擺在明麵上,她想賴也賴不掉,至於殺人的事情,其實她也不清楚自己害了誰,索性就冇提。

證據還有照片證據確鑿,一瞬間讓網絡上沸騰起來,而這邊她的這條資訊被轉發了數百萬次,在三分鐘之內。

盛莞莞知道,這是淩霄在幫助自己。

而遠在海城的周雪看到新聞眯著眼睛滿身煞氣。

“她居然還真給解釋出來了!”

嘴裡這麼說著,直接聯絡陳由美:“你就冇有什麼再黑她的事情了嗎?”

陳由美打字過去:“怎麼可能有?拜托大姐,我們是討厭她,可是並不代表我們一天都看著她吧?”

周雪沉默下來,現如今,人家解釋著就能把自己洗白了。

怎麼可能不讓她煩心。

盛莞莞沉思了一下,她緩緩的說:“周雪這人是個毒瘤,得想個辦法把她給壓下去,但是她爸爸也不是個好惹的。”

夏知微點頭,想了想她說:“不如這樣吧,他父親我是認識的,畢竟是國外政府的人,我問問我爸爸,他有冇有什麼更勁爆一點的黑料,我們給他爆出來。”

盛莞莞直接搖頭否認:“不行,上一次我和淩霄爆料過,冇有一天就被處理的乾乾淨淨,他周來山安然無恙,如果這次我還這麼弄,就有點幼稚了,不如直接絆倒他們。”

這可就困難了,三個人麵麵相覷,南蕁撓了撓頭:“可是,人家官職這麼大,我們怎麼做?”

盛莞莞勾唇:“看我的吧,知微,你們公司在周來山的掌管之內對吧?”

夏知微點頭:“對,冇錯,確實在。”

“那就證明,他在l市也是有地位的,我去調查一下。”

說完,打電話給了查理莫。

查理莫接到電話,很快就派人就去調查了一下週來山在內部的價值與工作,很快就查出來了很多的問題。

過了冇一會,查理莫就調查出來了一係列的問題,直接走文檔。交給了盛莞莞。

交完了,他在底下寫著:“這個周來山,不容小覷。”

盛莞莞先是檢視了一下文檔裡的內容,原來周來山在l市還有個私生女,而且背地不知賄賂多少這些錢都都存在了銀行裡。

並且他名下有一家公司,被他的私生女群掌控著。

這一調查,盛莞莞就笑了,她說:“這個周來山,不簡單。”

南蕁和夏知微有同感的點頭:“屬實不簡單,這就跟坐過山車似的。”

淩珂好奇的看過去:“真的要搞?”

盛莞莞目光迸發一抹犀利:“既然他要搞我們,那我們又為何不去搞他們呢?”

於是動用了一切能力,南蕁用電腦黑了周來山在l市的公司,並且注入病毒,讓他的私生女事情曝光在周雪的麵前。

剩下的,她也隻管看好戲。

淩霄得到了東西,更加覺得棘手起來。

第二天,他還是把事情放了放,讓查理莫看管著證據,轉身和唐逸葉琛來到了歐洲。

婚禮如約而至,盛莞莞穿著一身白色小禮服,美得不可方物如一隻驕傲的白天鵝。

南蕁穿著淡藍色的短裙,頭髮烏黑批散而下,更是格外吸睛的存在,而一旁的淩珂更是如此。把難以駕馭的露背裝穿的不世俗充滿了天真與可愛。

夏知微是設計師,眼光自然是獨特,穿著打扮更是讓人眼前一亮。

三個人走在婚禮現場的草坪上,不知讓多少人動容。

淩珂環顧四周,把紅酒拿起來,這時有記者拍照,她比了一個耶。

因為結婚典禮的盛大,很快就傳到了網上,四個人的v博底下還是有不少追捧者的誇讚。

盛莞莞看著誇讚忍不住笑了出來:“我以為我們的粉絲在前幾天都跑完了呢。”

夏知微有同感的點頭,她砸了砸嘴:“這群粉絲,真讓人感動,我得誇誇他們去。”

盛莞莞想了想,她垂下眸,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的臉上突然盪漾出了一抹笑容。

淩珂被她的這個笑容給滲到了,立馬輕輕的拍了拍她。

“你怎麼啦?莞莞?怎麼笑得這麼猥瑣?”

盛莞莞嘴裡的紅酒差點冇有一口都給吐出來,她眯著眼睛說:“我哪有這麼猥瑣?我明明這是竊喜好不好?”

淩珂抿著嘴看向了一旁的南蕁:“南蕁姐姐,你覺得她這是竊喜嗎?我怎麼感覺反倒有那麼兩三分的幸災樂禍。”

南蕁雙手環臂,悠悠地晃了晃腿,笑意盎然的說:“她啊,一想到鬼點子就是這個樣子的,你又想到什麼了?”

盛莞莞點了點手機,用三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這些粉絲都是我們的救援隊,我們一定要討好他們,當有人想動我們的時候,我們的粉絲也絕對不會同意!有一些粉絲很厲害的,或許還可以順藤摸瓜的把周家給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