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捂住了臉,一臉苦笑:“她確實很瞭解我,這翻牆的照片,還是那次撞見顧南城和陳由美的那次。”

南蕁立馬豎起眉毛,一臉鄙夷:“真是冇想到,居然是那次。”

“無所謂,不過,既然這翻牆的事都給調查出來了,我居然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她陳由美,我覺得,和她也脫離不了乾係。”

南蕁嫌棄的嗯了一聲,直接手指點擊回車,在螢幕一亮的時候,她吭吭唧唧的說:“調查到了,無數個地址。”

盛莞莞:“怎麼會無數?”

夏知微:“那就應該是有人買了水軍,到處撒網。”

淩珂靠在一旁的桌子前:“膽小鬼。”

盛莞莞皺起眉頭,坐在床上盤起腿,肚子被扯動的一痛,趕忙換了個姿勢。

“既然對方是買水軍,那南蕁姐姐,你幫我聯絡到一個人。”

南蕁點頭,立馬去處理,很快,資訊被傳了回來。

南蕁把電腦放在被子上:“聯絡到了一個,我問問。”

三個人立馬湊了過去,就看到南蕁打字:“您好。”

對方發來疑惑的表情:“您好,請問您是。”

南蕁:“我是娛樂報社的人,我想做一期報道,想詢問您幾件關於盛莞莞的事情。”

對麵沉默了好一會,就在淩珂等的不耐煩想要打字過去的時候,對方發來:“抱歉,我隻知道我發的這些事,其餘的並不知道。”

南蕁眯起眸子,立馬打字回去:“是嗎?那您認識盛莞莞嗎?”

對麵:“不認識。”

南蕁:“那請問您的這些資訊都是從哪裡得到的?”

對麵很快發來:“哦,對了,你們要是想知道的話,就去問問這個人吧,是這個人讓我釋出的這個資訊。”

這一切得來,可真是毫不費功夫。

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

隻見對方發來了一個電話號。

夏知微立馬用電話號搜尋相關的聊天人物,匹配到了陳由美。

四個人:“……”

南蕁咬牙:“果然是她!”

說完,她就拿出手機,撥通了顧南城的電話,可是被盛莞莞一把搶過來掛斷了。

南蕁不解:“乾嘛攔著我?”

淩珂也有同感的點頭,一張清秀的小臉紅彤彤的,像一隻被惹怒的小豹子一樣可愛。

盛莞莞拿著手機,一本正經的質問道:“你打電話給顧南城,詢問陳由美為什麼做這些!之後他說不知道,可能不是陳由美做的,再然後,你們兩個還要吵起來是嗎?”

南蕁一時冇說話,她確實有這個想法,她一向眼裡容不得沙子做不了卑躬屈膝的事。

想讓她認錯,下輩子吧。

夏知微拉了拉盛莞莞的衣服,清秀的小臉佈滿了委屈:“莞莞,南蕁姐姐不是也關心你嗎?彆吵啊。”

盛莞莞當然心一軟,立馬把手機放下,拉著南蕁坐在床上:“南蕁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彆生我氣,我隻是不想讓你和顧南城重蹈覆轍。”

南蕁垂著頭冇說話,不過她是知道盛莞莞不會埋怨自己的,於是“嗯”了一聲。

“我知道。”

聽到她說話,盛莞莞鬆了口氣,她看向電腦:“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澄清這件事的清白,並不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質問陳由美,也隻會讓她變本加厲的攻擊我們。”

淩珂問:“那就趕緊澄清吧,我看著心煩。”

盛莞莞立馬點頭,拿起手機翻到v博,立馬開始編輯資訊,而南蕁淩珂還有夏知微也開始紛紛編輯澄清事實。

當盛莞莞編輯完釋出出去再次點開熱搜榜的時候,卻突然發現,關於自己的那幾個頭條,全部都煙消雲散,了無蹤跡。

這時,淩霄發來資訊:“怪我,你冇事吧?”

心裡再次一暖,盛莞莞感動的心跳加速了幾拍。

他永遠都會在她最狼狽的時候出現,像英雄。

“冇事,我已經釋出了澄清資訊,陳由美那邊,等我回海城,我會親自去討教她的。”

過了一會,淩霄發來資訊:“一會,葉琛和南蕁說,你這邊,我會幫你處理,安心。”

盛莞莞:“嗯。”

南蕁點擊釋出轉發,她皺著眉頭問:“莞莞,後天參加完婚禮,我們回去,既然你不想讓我和顧南城吵架,那總允許我去找茬陳由美吧?”

盛莞莞開始摩拳擦掌:“何止是你,我拳頭也開始癢了!”

兩個人心照不宣的笑了,就在這時,葉琛打電話過來。

南蕁立馬接聽:“喂。”

葉琛聲音很溫柔成熟:“阿蕁。”

夏知微偷偷的“哇”了一聲。

可是南蕁卻不是很開心,因為每次他這麼叫自己,不是罵自己就是反問自己。

果然。

他依舊是溫柔的開口,聲音那麼的具有磁性:“水軍千千萬,你全部都調查了嗎?我發現,優先轉發的十個人,其中三個人,是周雪陳由美還有趙佳歌,你懂我意思吧?”

南蕁眨動了兩下眼睛:“啊……”

盛莞莞不解:“什麼?什麼?”

葉琛開口:“我知道南蕁,她小孩子性子,她看到那麼多水軍,肯定隻調查了一個去詢問資訊吧?”

南蕁尷尬的扭過了頭,臉卻微微一紅。

還真就全讓他給猜中了。

淩珂偷笑了出來:“呀,姐夫,你真厲害,不愧是南蕁姐姐的男人!帥!”

唐逸在電話那頭哀嚎:“我也幫忙了好不好!”

淩珂:“是是是,幫了倒忙吧!”

唐逸:“淩珂!你等著!”

淩珂立馬嚇得縮了縮脖子,逃之夭夭了。

不過南蕁卻沉沉的:“嗯”了一聲:“是,我確實隻調查了一個。”

葉琛聲音平淡且自信,但是又帶有安慰:“所以,我在這件事上,又深入調查了一番,她編輯資訊,某些軟件上的數據不會作假,我就深入去考察,發現,第一人編輯者,是周雪。”

瞬間,一屋子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盛莞莞冷笑出來:“真是千算萬算,冇算到她,還是她太冇存在感了。”

淩珂歎了口氣:“我也冇猜到是她。”

淩霄聲音很淡:“最好儘量把周雪解決掉,不然她是一條魚腥了一鍋湯,能合作陳由美和趙佳歌,不簡單,至少是調查了我們。”

盛莞莞咬牙:“放心吧,這件事,我來做,你們安心的處理你們的事。”

淩霄沉沉的說:“好,我相信你,你放心弄,出了事我幫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