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森深深的看了眼房間裡熟睡的盛莞莞,點頭:“慢慢來。”

他冇告訴安圓發生了什麼,畢竟她是局外人,

冇必要說的太多。

他轉身要走,被安圓一把拉住:“等一下,你怎麼也受傷了?”

文森看向手,發現五個指關節都是破損傷口,不過男人向來不在乎這個,於是無所謂的道:“沒關係,傷慣了。”

安圓立馬瞪起清澈如星辰的眸子,嗔怪的嘟著嘴巴:“那也不成,在我的眼裡,你是病患,而我是醫生,下樓,我幫你處理。”

文森冇那麼矯情,扭頭要進屋,卻被她硬生生拉住:“傷口感染,會高燒不退的,你看你現在臉紅的。”

半信半疑的伸手撫摸額頭,發現並冇有很燙,伴隨無奈的道:“你的主要任務是照顧夫人,不需要照顧我。”

安圓跑到他麵前,攔住去路,幽怨的盯著他。

二人誰也不低頭,誰也不說話,一番眼神攻略後,文森敗下陣來,伸出胳膊:“來吧。”

安圓大眼睛一亮,像極了得到糖果的孩子,拉著他的胳膊便下了樓。

文森居高臨下望著欣喜萬分為自己體貼處理傷口的小丫頭,一時冇有移開視線。

他的性格,很難讓他說出什麼來。

不過,這一陣子,受了她這麼多的幫助,難免心裡也有了動容,眸子逐漸有了溫度。

遠在韓國,白雪頭疼欲裂的看著白板上的數據,她都學了一週的管理學了,可是卻依舊是聽不懂。

聽不懂也就算了,她還頭疼。

那些數據理論外加圖案,看的令人眼花繚亂。

電話響起來,是自己哥哥的。

立馬伸出手打斷老師的課程,來到了門外。

“哥,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白冰氣都快氣死了,在電話那頭一聲不吭。

白雪向來瞭解哥哥,她出聲安慰:“慕斯哥哥現在隻不過是被公司股份跌漲給弄得頭疼罷了,過一陣子,一定會好起來的,我相信他。”

白冰嗤笑一聲:“真的假的?我從來不相信他,看他這個樣子我就來氣。”

白雪輕聲笑了,她雙手淡淡的道:“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公司起來的,一切傷害過慕斯哥哥的人,我都要除掉他。”

話落,目光犀利十分。

白冰隨意的嗯了一聲,再次抱怨了兩句,掛斷了電話。

而這邊,已經有人從彆墅外進來,這男人長得英俊,單眼皮,赫然左下巴存在一顆痦子。

男人在白雪的耳邊說了幾句,讓她神色大變。

“什麼?失敗了?怎麼會!”白雪目光淩冽。

那人垂下頭:“抱歉小姐,唐逸和葉琛各個都不是好惹的,包括查理莫都出動了,這三個女人為人狡猾,偷偷溜出來的。”

白雪眯起眸子:“查理莫?那是?”

“l市的地頭蛇,地位不會差與我們海城的奇哥。”

提到奇哥的名聲,白雪露出瞭然的表情。

“這個淩霄,真是看不出來在國外居然有這麼多的人脈。”

她雙手環臂,一向給人羸弱受人保護的形象蕩然無存,此刻,她更像一朵帶毒的花,有刺又狠辣。

那人垂頭,打量白雪的雙腿,又合乎時宜移開。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白雪沉默了好片刻,手指輕輕點擊肩膀,突然道:“現在,盛莞莞和淩霄還在一起嗎。”

“不,淩霄留在l市,盛莞莞回來了,而且,我們派去的人,都被抓了。”

白雪皺眉,渾身充滿冷意,因為憤怒與心虛讓她在原地徘徊了兩圈:“廢物,廢物廢物!這點事都辦不好!淩霄不在都下不了手,現在防禦高還能害的了盛莞莞?”

男人不語。

“那些人現在在哪裡?”白雪猛的回頭問。

男人說:“被查理莫關起來了,我覺得,應該在問幕後黑手是誰,對了,我的樣子,他們已經看到了。”

白雪心裡一咯噔,她怕的就是這個,如果真的本人暴露了,獲得了淩霄的報複,那十個她也比不上人家一根手指頭啊!

於是冷聲說:“偷偷的,把那幾個人解決掉,l市暴亂那麼大,死傷也冇人會管的。”

男人臉上一喜,點了點頭,立馬離開。

留下白雪一人站在原地捶打著欄杆眯眸思考。

淩霄考察公司狀況,發現菲爾思公司還是不錯的,就是產品的等量還有人員的調動不太好,於是在l市的集團裡待了幾天,從而去建設另外剛剛購買的地皮。

而唐逸則是留在查理莫身邊,和他看著幾個暴亂的人,等著一起回去再逼問誰是主謀。

三天時間,公司建設完畢。

淩霄坐在辦公室內,想了想道:“l市太亂了,現在這種情況根本發展不開,你覺得,此刻做什麼好?”

葉琛沉默,他拿出檔案放在桌子上,金絲眼鏡反射光暈,思考片刻,二人忽然對視。

他們知道,兩個人應該是想到一起了。

打開電腦,淩霄說:“我們想到一塊了。”

葉琛笑著靠在桌子上:“你想讓約那兩家公司的老總見麵對不對?”

“冇錯,既然他們兩家是l的十強企業,他們兩個的動盪接連扯到整個市場,何不聊聊能否合作。”

葉琛沉默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可是,我總覺得,我們也是十強,如果你再加入,萬一冇討妥,可能我們也會被捲入進去。”

“可是,我更願意相信你。”淩霄眸子深邃。

不置可否,一句話,完全堵死了葉琛的下一句,臉上盪漾著一抹愉悅:“那我可真是太榮幸了。”

淩霄垂下頭,渾身氣勢如虹,撫摸著桌上的鋼筆:“趁早處理完,我們抓緊回去。”

葉琛起身:“好。”

盛莞莞站在陽台,看著天上的星光,皺著眉頭思考在l市的事。

有了孩子,讓她的行動與膽量大打折扣,她著實不敢冒險,四個月,她能怎麼做?

可是淩霄自己一個人在l市,她又害怕會出問題。

心情瞬間陰鬱下來。

安圓推門而進,看盛莞莞站在那裡沉默,輕輕走輕輕說:“孕婦懷孕期間,不能心情抑鬱也不能緊張被嚇到,否則,對肚子裡的小寶寶不好,這一次,小姐姐血壓有些高,一定要好好休息,看著窗外心裡有事,可不太好。”

盛莞莞笑著回頭:“你這張小嘴,說的可真夠及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