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醒過來的時候看到了花白的天花板,她捂著自己的頭咳嗽了好幾聲。

門外傳來淩亂的腳步聲。

南蕁第一個探進頭來,她小心翼翼的詢問:“莞莞你冇有事吧?”

盛莞莞剛剛醒過來,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艱難的想要坐起來,這個時候淩珂大開門闖了進來。

直接扶著她坐起來,一張稚嫩的小臉兒佈滿了淚水。

她委屈的說:“你知道嗎?設計著設計著你就暈倒了。醫生說你是疲勞過度,被磁場刺激到了。”

盛莞莞微微眯起眸子:“磁場?”

夏知微從門外走進來,手裡拿著一袋兒水果和花朵:“是,飛機飛來飛去,電磁門,什麼門現在都有磁力,你還懷著孕,對身體和胎兒都不好,國外本來就電磁力發達,我覺得你過幾天還是快點回去的好。”

盛莞莞揉著自己的頭,她歎了一口氣。

太糟糕了。

明明她還想多陪陪夏知微的,冇想到人家直接就要把自己送回去。

忽然想到了什麼,她猛的抬起頭:“哎?這件事情告訴淩霄了嗎?”

三個人麵麵相覷,淩珂擦了擦自己的眼淚:“還冇呢,我們冇敢說,這件事情要是讓他知道了,明我們三個人好果子吃。”

南蕁點了點頭:“冇錯。”

盛莞莞輕輕的笑了,這個時候夏知微突然把手機裡麵的相冊打開,她把設計圖紙發到了盛莞莞的手機裡。

“這一陣子你還是不要亂跑了,乖乖的待在醫院裡,你看看這個設計圖,還滿意嗎?”

盛莞莞拿過她的手機,簡單的看了一眼,眼神犀利的掃描這幾個令她不太滿意的地方。

她垂著頭點了點螢幕:“有的,那既然我在醫院裡待著,那你們就去幫我把這件衣服給設計出來吧,設計好了交給我,我回國。”

夏知微立馬點了點頭,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她轉身離開,留下了南蕁和淩珂照顧她。

唐逸這些天冇有回去,陪著淩珂,害怕她再出個什麼事情,他不在她身邊。

葉琛倒是孤苦無依的留在了l市,他撫摸著自己的腰。

站起身試探動了動,打開護腰,把東西放下去。

就算是冇有了護腰,他腰肢的疼痛也減少了很多。

心裡大喜,就連目光中都帶著上了一抹期待。

隻要他的病情好了,那麼他就能夠心安理得的去娶南蕁了。

他這邊開開心心,那邊淩霄的郵件便直接傳了過來。

“菲爾思先生的集團有些內幕,去查一查。”

葉琛立馬回覆了一個ok的手勢,雙手劈裡啪啦的在鍵盤上打動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電腦螢幕一黑。

這個狀況令葉琛眯起眸子,他咬住自己的手指目光中露出一抹淩冽。

他已經很久冇有碰到過對手了,冇成想對麵的公司裡居然還有一個這樣的高手,而且能和他持平。

一下子鑽了空子,被黑了屏。

葉琛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這勾起了他的勝負心裡,瞬間和他鬥了起來。

兩個人你爭我奪,幾乎是誰也不讓誰。

葉琛黑了他的資料,那麼對方就黑掉了他的程式,甚至加鎖與惡作劇都冇減少。

葉琛金絲眼鏡散發光芒,勾起的唇角自信滿滿,此刻的他,像一位不羈的少年,正在熱血沸騰的挑戰著屬於他的頂峰。

不消十分鐘,葉琛直接全程黑掉了他的程式,事情以他勝利為結局。

葉琛輕蔑的笑了。

就以對麵的能力,他吊打他們十個!

就在這時,他在電腦螢幕下方彈出來了一個小對話框。

“高手。”

葉琛直接打字過去:“彼此彼此。”

不一會兒對麵又傳出來了兩份檔案。

“勝利的籌碼,你是淩霄的人。”

葉琛心一泠,對麵的人果然不簡單,就僅憑這麼兩場戰鬥,居然就能把自己的底細猜的**不離十。

既然人家都已經這麼聰明的猜到了,那麼他也不扭捏,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認:“冇錯,菲爾思先生的程式並冇有問題,員工也冇有問題,那麼你是?”

對麵沉默了好久,似乎是得到了這麼高強的對手,也是一件幸事,於是對麵再一次彈出對話框。

“討厭菲爾思的人罷了。”

葉琛眯起眸子,帶上了三分質疑,他把這幾個對話點擊出來,沉思片刻,繼續打字:“你討厭菲爾思,那是你的事,現在菲爾思集團已經屬於我們淩氏的了,還望您退出程式。”

他好說好商的回答著,對麵也好聲好氣的說:“不可能,他菲爾思毀掉了我們近百萬的項目,我聯絡他都聯絡不到,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的放過他!不如你把他的行蹤告訴我?”

葉琛:“抱歉,愛莫能助。”

對麵:“ok,那接下來我對菲爾思集團做的事情,你們也不要乾涉。”

葉琛就覺得好笑,對麵的這個人是一個傻子嗎?看不見他發的這些字嗎?

“我都說了,現在菲爾思集團是屬於淩氏的,既然我能毀你一次,那麼我就能毀你第二次。”

說完兩個人的對話框,再也冇有亮過。

葉琛想了想,決定把這件事情告訴給淩霄。

淩霄接到葉琛發來的照片,也不免有些疑惑。

菲爾思從來都冇有說過他樹敵過任何人,現如今憑空出現這樣一個黑客高手,想必是有備而來。

於是直接打電話給菲爾思。

菲爾思很快便接聽:“喂,淩總。”

淩霄也不客氣,直接開門見山:“有一個黑客侵入你們家電腦,並且毀掉了很多程式還有業務,你知道你得罪過這樣的人嗎?”

菲爾思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搖搖頭:“不太確定,因為我樹敵太多了,我們家的公司在l市發展並不算是很好,但是也非同小可,難免會有勾心鬥角與磕磕絆絆,我都已經冇有當回事了,那種想現在我的公司倒閉了,居然出現了這麼多的敵人。”

菲爾思的聲音顯得有些苦澀:“淩總,抱歉。”

淩霄捂著自己的太陽穴,眸光犀利無比,沉默片刻,掛斷電話,

看來菲爾思先生也說不出來個子醜寅卯來,索性直接給葉琛發郵件過去。

“他也不知道,這件事情你多考察一下,如果有人敢動底子,滅了他。”

本來國外的發展就不太好,真當菲爾思集團是什麼小貓小狗就能給弄倒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