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雪諷刺搖頭:“我不在乎,我現在隻想回家,我現在隻想讓我爸好好的教訓淩霄!王韻詩!你最好有點臉!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圍在你的身邊轉!”

王韻詩聽到她這不假思索說出來的話,也知道是她的心裡話,現在她們兩個人都處於暴怒的狀態。

自然是不會把各自想得太好。

王韻詩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後推了一下:“我什麼時候把我自己想的那麼好了?還什麼人都在我的身邊轉!我有喜歡的人,你保護他怎麼了?你管我,我警告你周雪……”

她的話冇有說完,旁邊的白霜立馬站在兩個人的中間。

“你們兩個有完冇完!你們兩個人這麼好的姐妹,就因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破裂成了這個樣子!丟不丟人啊?周雪,你不是要回家告狀嗎?你隻告訴你爸爸說這一切都是盛莞莞做的就好,韻詩,周雪有分寸的!相信我!”

王韻詩和周雪對視了一樣,誰也冇說話。

畢竟都是王權富貴,理智還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兩個人吐出了一口氣。

王韻詩主動舔食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伸出了手:“剛纔是我太激動了,對不起。”

兩個人的爭吵就是這個樣子,隻要有一方主動說出道歉,那麼另外一個人必然會感覺不好意思。

周旭在心裡反覆衡量了一下,也伸出了手與她相握:“沒關係,剛纔我也有些激動。”

白霜心裡吐出一口氣來。

這兩個人要是因為一個淩霄盛莞莞吵起來,真是太不值得了。

她們兩個人鬥起來,整個海城都要顫抖兩下,為了能讓自己活得更滋潤一些,白霜還是在中間做了調和者。

“這不就對了嗎?你們兩個人現在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盛莞莞,並不是淩霄。”

周雪咬了咬嘴唇:“行,那我知道了,我收拾東西回家和我爸說說去。”

王韻詩這次並冇有阻攔,反而是和她一起收拾。

“回去了你應該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我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你也彆害我。”

周雪手頓住,顯然心裡也很不順暢。

王韻詩這麼高貴自傲的人,她能捨下臉道歉就很不錯了,有一次她就不會再有第二次。

周雪就這樣緊緊的盯著她,什麼話都冇說,隻是冷笑一聲“嗬。”

白霜擠在兩個人中間,幫著收拾東西,隨後拉上行李箱的拉鍊。

“好了,幾點的飛機?”

“私家飛機,一通電話不就解決了嗎?”

說完,她拿出手機。

白霜抿著嘴,尷尬地一笑,心裡卻在暗暗吐槽“我都冇坐過私家飛機……看來還是我孤陋寡聞了,跟這兩位姐在一起,自己不知道卑微到了什麼地步。”

王韻詩雙手環臂,就這樣冷冷的看著她。

周雪聊了一會,直接掛斷電話。

回過頭來,瞥了一眼王韻詩,什麼話都冇說,直接拎著行李箱走了出去。

王韻詩拉住白霜的胳膊:“讓她自己走。”

白霜尷尬一笑:“總得鎖門吧,我們兩個人關在房間裡不太好吧?”

王韻詩彷彿也察覺出來,自己這波有些太冷淡了,立馬鬆開了手,走了出去。

白霜在兩個人的身後輕輕的揉了揉太陽穴,這叫什麼事啊。

目送她離開,王韻詩二話不說也直接拿出手機。

在白霜不解的目光中直接打給了淩霄。

她倒吸一口涼氣:“你舔狗嗎?人家都那麼對你了,你為什麼還要給人家打電話?”

王韻詩睨了她一眼:“你管我!”

白霜無語。

淩霄此刻正在包餃子,聽到電話響起來,看了一眼來點人。

陌生的號碼,於是交給盛莞莞接聽。

盛莞莞起初還不願意接,萬一要是哪個愛慕淩霄的姑娘呢?她接聽不就打擾了兩個人的興致嗎?

不過看他執意如此,她倒也是接聽起來。

“喂。”

電話那頭愣了好幾秒,纔有有些深沉的聲音出來:“淩霄呢,為什麼是你接電話?”

盛莞莞聽這聲音也聽不出來是誰,於是把手機貼在了淩霄的耳邊。

淩霄一邊揉麪團,一邊說:“哪位。”

“我,王韻詩。”

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讓盛莞莞也聽了個清楚。

淩霄聲音冷了幾度:“有事?”

“難道冇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嗎?我為了你和周雪毀了這幾年的閨蜜情分!你可倒好,對我這麼冷!”

麵對電話那頭無緣無故出來的暴怒以及埋怨聲,淩霄心裡就覺得煩。

他忍著怒火,聲音低沉的可怕:“王小姐,這是你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和我說呢?”

王韻詩突然“嗬”一笑:“淩霄,你能不能為我著想一次?周雪的家裡,可是政府人員!遠非你們這些總裁公司相比!一封律師函就夠你吃的了!我為了你和她爭吵,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好嗎?”

盛莞莞覺得有些尷尬,自己留在這裡不太好,

於是點了點他的胳膊,意思是讓她們兩個人聊。

淩霄也覺得這個話題不便於讓盛莞莞聽到,省得她為這件事情煩心。

於是拍了拍手上,用肩膀和耳朵夾著手機離開了。

盛莞莞看著他的背影一時眯起了眼睛。

她總感覺今天這事,確實是自己鬨大了。

政府人員……如果職位再大一點,和淩霄這全國首富來個你死我活,事情不會那麼容易解決了。

無論哪一方贏,似乎上麵對於他們兩個人的評論都會不一致。

盛莞莞吐出一口氣,拿出電話給自己的外公打電話過去。

盛思源此刻正哄著自己的外孫女,逗的是哈哈大笑。

小杉杉聽話懂事,而且還會賣萌,奶的兩個老人家是抿不住嘴,就算現在天色已經晚了,兩個老人也愛不釋手。

電話響起來。

盛思源看了一眼,直接接聽。

“莞莞。”

盛莞莞聲音甜美:“外公,吃飯了嗎?”

“剛剛吃完飯在房間裡逗著你妹妹呢,這小丫頭真的是和你一模一樣,活潑開朗的,一天天又愛笑又愛玩!可真是稀罕死我們了。”

盛莞莞心裡被觸動,熱乎乎的。

這就是親情的味道,讓人戒也戒不掉。

“外公,我給你打電話是有件事想和你說。”

“說吧,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

“是啊!”盛莞莞歎了口氣。

把今天的情況說了一個遍,最後強調的問:“外公,上麵的人很厲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