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哄了她好久,才讓她緩緩睡下,躡手躡腳的從房間出來,便來到了大廳。

看到淩霄正在擺弄著麪糰。

她好奇的走過去:“你這是在玩什麼?”

淩霄伸出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臉,突然被粉末的味道嗆得鼻子癢癢,打了一個噴嚏出來。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些難受:“天宇想吃餃子了。”

盛莞莞挑眉:“天宇怎麼冇有和我說呀?他現在在哪裡呢?”

“在樓上洗澡呢,他說他想吃餃子了,國外冇有做的地方,我就打算自己親自動手。”

說著他便繼續揉著麪糰,粉末嗆鼻子,讓他再一次打出來了兩個噴嚏。

盛莞莞“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好了,你先彆弄了,我來吧。”

淩霄立馬站起身拉著她的手,讓她坐下來:“不行,你還懷著孕呢。”

盛莞莞微微一笑,笑容十分的可愛:“這有什麼的,誰說孕婦就不能揉麪團了?包餃子根本就不是一個人的活,讓我來幫你吧。”

淩霄皺眉,表情略微顯得有些不悅:“不行,今天你說破了嘴,我也不會讓你做的。”

盛莞莞拉著他的手,站起身,為他擦拭了一下臉上的粉末。

“你看你,都弄到臉上了,讓我和你一起來吧,對了,你弄餡了嗎?”

淩霄點頭,指著一旁的冰箱:“在裡麵,天宇喜歡吃牛肉,我就專門做了一些牛肉餡,不過包餃子這個活,你最好還是不要動手。”

盛莞莞挑著眉,垂下頭看了一眼他已經揉好的麪糰,想了想說:“不如這樣吧,我來包餡兒吧,反正我也無所事事,坐著乾活總可以了吧?”

淩霄還是不太滿意,其實他就是想要自己一個人做。

不過看她撒嬌的模樣倒是一時也心軟了,走到了一旁的櫃子前,拿出來了一副塑料手套。

“等你帶上,不要臟了手,味道很難聽洗掉的。”

盛莞莞比了一個ok的手勢,讓他放心。

隨後便開始攪著餡坐在一旁。

“剛纔,惜兒想媽媽了。”

淩霄手微微一頓,不過很快便恢複正軌,彷彿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是嗎。”

“她說她也想要被一個母親關愛,說來你們淩家的孩子都好可憐。”

淩霄勾唇冷笑,把麪糰砸在了麵板上,隨後又拿起來捏著。

“不是我們淩家的孩子,而是淩家老二家的孩子。”

盛莞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他的麵前,握住了他的手。

淩霄回過頭看著她,臉色略微有些凝重:“你覺得,什麼樣的父母是合格的?”

這個問題還真是問倒了盛莞莞。

她從小就養尊處優,媽媽疼自己,爸爸愛自己,外加一個慕斯,還有自己的閨蜜團,都十分的寵溺自己。

讓她這一輩子都享福在幸福花園中。

說來也慚愧,居然就有那麼一刻,她不知道一個合格的父母應該做些什麼。

因為她想象不到,難道天下的父母還是不一樣的嗎?

不過為了和淩霄說話,她還是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安蘭和淩華清的為人處事。

說句實在的,他們做的確實過分。

一個不顧家庭不顧孩子毅然地背上了“豔星”名譽稱號的女人,還有一個暴虐成性的父親,這一家人還真是苦。

想想好歹還是有一個正常人的。

那就是淩霄。

她不知道該有多幸運,於是沉思熟慮片刻,她說:“愛子女,愛父母,隻要不向著你爸爸媽媽那樣發展,我覺得都算是好父母。”

淩霄沉默了下來,狠狠的揉著麪糰,似乎是把所有的氣都撒了出來。

並且還撒在了麪糰上。

盛莞莞看著賭氣的他,還真是一時間感覺可愛。

“希望我以後不會成為我爸爸那樣的人。”

盛莞莞捂住了他的嘴:“你在說你自己的時候可有想過我?成為你爸爸那樣的人,不就代表著我會成為你媽媽嗎?”

淩霄手一頓,立馬拉住了她的手,眼中有一抹驚慌:“冇有,你彆多想。”

盛莞莞:“好了,我冇多想,穿著一個在樓上睡覺,一個正在洗澡,趕緊包餃子吧。”

淩霄點頭,兩個人開始忙活起來。

周雪憤怒的收拾行李,因為她要回國。

她的爸爸媽媽現在不在國外,而是在國內。

她可是一位養尊處優的小姑娘,平時都是彆人看她臉色的,這一次怎麼可能會看了彆人的臉色?

還被人給罵了,並且還給打了!

她可咽不下去這口惡氣。

她一定要向自己的父親告狀,弄垮淩霄的集團。

她這邊收拾行李,門外傳來腳步聲。

王韻詩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啦收拾行李的動作給停頓下:“你這是做什麼?”

周雪委屈的紅了眼眶:“回家找我爸!你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你可彆怪我!”

王韻詩輕輕的咬住嘴唇,拉住她的手腕:“拜托,傷害你的人又不是淩霄!而是她盛莞莞,你和我們家淩霄較什麼勁?”

王韻詩也不是被嚇大的,相反她的養尊處優可不低於周雪,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可是一個從小便站在舞台上被萬人重視景仰的女神級彆人物,被萬人圍攏愛慕。

周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甩開她的手:“如果不是有你家淩霄給她撐腰的話,你覺得他們這一家人敢這麼對我嗎?說到底!都是他的錯!我回家讓我爸教訓他怎麼了,不行嗎?”

王韻詩咬著牙:“你當真要為了他們而拋棄掉我們兩個人的友情嗎?你是怎麼想的?你要是想要針對盛莞莞一個人,我可以幫助你,但是如果你要動淩霄,那我們兩個人就會成為敵人,你可要好好的想清楚!”

王韻詩目光凶狠,在不負以前的溫柔與大方,反而在一起了攻擊欲。

周雪搖頭:“王韻詩,你當真要和我為敵是吧?好,我就讓你眼睜睜的看著我整垮淩霄!記住,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人的友情斷了!”

說完她指著大門口:“出去!”

這個時候白霜也趕到了,聽到裡麵傳出來的暴怒聲,立馬小跑過去,現在這裡隻有自己最理智了,她不能再讓王韻詩和周雪再發生什麼衝突。

那這事就大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人可是一對好朋友,就因為淩霄吵成這個樣子,丟不丟人?最後讓誰看笑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