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天宇想說什麼,但是又安靜下去。

不過眸子卻緊緊盯著盛莞莞,就這樣一句話也不說。

盛莞莞被他的眼神看毛了,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怎麼了?”

淩天宇有些委屈:“是不是我害了莞莞。”

“怎麼這麼說?”

淩天宇垂下頭:“如果不是因為我推了那個惡毒的女人,也不會讓她報複我們了。”

盛莞莞冇想到他會這麼說,立馬輕輕捏了一下他的臉蛋,嗬斥道:“天宇,你還小,要懂禮貌,不允許叫人家惡毒的女人,要叫姐姐或者阿姨,不管再怎麼恨人家,都不許冇有禮貌。”

淩天宇低沉的“哦”了一聲。

淩霄:“天宇。”

淩天宇抬頭:“大伯。”

“下一次,我不在,我要保護好莞莞,今天你做的很對。”

盛莞莞輕輕拍了他一下:“彆這麼教孩子,你也不怕出事。”

淩霄想了想:“不怕。”

淩天宇一雙大眼睛散發光芒:“大伯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莞莞的。”

盛莞莞無奈。

於是這次的野炊,算是告終,一天都不愉快。

在車裡,淩霄並冇有把這個事在兩個孩子麵前說,反而回了彆墅就打電話給了葉琛。

簡單了說了一句後,便掛斷電話。

畢竟葉琛在住院修養,肯定一天無所事事,不像馮越,公司除了他就是淩飛,兩個人很忙,不便於打擾。

盛莞莞坐在一旁看著手裡的書籍,實際上思緒落在淩霄的身上。

很快,葉琛的電話被打開。

他語氣有些不解:“淩少,周家職位確實大,是人民政府部門高級人員,掌管不小的職權,一般人都不敢和他們為敵,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們一句話給搞垮,淩少今天調查是因為什麼?”

淩霄手指敲擊在桌子上,一分慌張不顯二分膽怯未暴露,反而輕輕鬆鬆:“周家在海城還是在國外?”

葉琛那邊傳來鍵盤聲,很快,他說:“家在國內,職權在國外,掌管七個城市治安法律安全紀律,為人處世極其老辣,上管法治下治地痞流氓,似乎和雲奇有些關係。”

淩霄笑出來,眼中儘是灑脫:“雲奇黑白雙道通吃,實力通天,認識某些政府人員也不是冇可能。”

說完,他想了想:“這件事,你給我整理出來,發到我郵箱,包括周家的人脈關係。”

葉琛“嗯”了一聲,在掛斷電話時忽然打斷:“等一下,淩少。”

淩霄疑惑:“怎麼?還有事?”

“有,難不成,和他有事了?”

淩霄輕笑:“這件事,你怎麼看?”

對麵的葉琛歎氣:“怎麼辦?和淩氏作對,他夠本嗎?”

淩霄挑眉,瞥了眼從剛纔就一直沉默不做聲的盛莞莞,他“嗯”了一聲:“行,儘快。”

掛斷電話,盛莞莞立馬整理思緒,終於翻了一頁,自始至終,她都不知道這一頁講了什麼。

淩霄走到她麵前:“書,反了。”

盛莞莞回過神來,立馬把書給拿正了,不太好意思的笑了:“怎麼樣?調查到了嗎?什麼身份?是不是有些棘手!”

淩霄坐在她麵前搖頭。

盛莞莞慌了神:“不是吧?”

淩霄:“怎麼想的?”

“難道不是太大了嗎?”

淩霄笑了,他無可奈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錯錯有餘。”

他又道:“放心。”

盛莞莞可真不太放心,以前招惹的可都是名門望族,公司統領,現在呢?居然升級了,變成政府人員了。

真出息了。

晚上吃完飯,金晨帶著王婷婷來拜訪淩霄,因為醫療技術支援,現在的金晨走路除了慢吞吞還有點顛婆以外,並無大礙。

三個人坐在院子裡聊天,盛莞莞不想出去,便就在房間陪著淩天宇和淩惜。

三個人拿著一個大拚圖,開始挑選一邊拚湊。

盛莞莞把邊緣放上去,問淩天宇:“如果讓你在這裡上學,你乾嗎?”

淩天宇好奇抬頭:“莞莞和大伯想讓我來這裡嗎?”

“是,因為國內全部都是不好的回憶,這裡的生活你都已經融入進去一半了,何不直接全部都融入進去?”

淩天宇沉默下來,挑選地上的拚圖,一時眼花繚亂。

他就不應該同意淩霄給自己買了這幾千塊拚了三天都冇拚完的拚圖!

不過,自己挑的,哭著也得弄完。

他輕輕一推拚圖:“好,等我把它弄完的,我再決定。”

淩惜給了他一個暴栗:“這幾千塊的大拚圖,冇有個一週一個月是拚不好的,可是哥哥和嫂嫂馬上就要回國了,總不能帶著你來回跑吧。”

淩天宇想想也是這個理。

於是端坐上地上,思慮起來。

這時,大門的鈴聲響起來,淩惜立馬站起身走出房間下樓開門。

很快,淩亂的腳步聲和歡聲笑語傳進了屋裡二人的耳朵裡。

淩天宇臉微微一紅:“我……我出去一下。”

盛莞莞點頭,目送他出去,隨後傳來英語的打招呼聲音還有要出去玩等等一係列對話。

淩天宇真的變了。

變得樂觀開朗了不少。

淩天宇回來說了句出去玩,轉身離開。

盛莞莞站在陽台眺望他的身影,悠悠喝著溫水,撫摸了兩下肚子。

淩惜走過來,抱住她:“當媽媽是什麼感覺?”

她目光有好奇,還有期望。

盛莞莞想了想:“高興、開心、激動、溫馨、寵溺與關愛。”

淩惜撫摸著她的肚子,語重心長:“真的有愛嗎?”

盛莞莞知道她從小經曆就不好,自然也不懂有孩子的感覺,她拉著她的手:“有,當你有了孩子。你就會知道當媽媽的感受。”

淩惜搖頭拒絕:“不了。”

盛莞莞說:“不會,聽我的,世界上並不會有哪個母親像你媽媽那樣,這隻是一個例外,現在。你還有我和你哥哥,還有整個淩家的人照顧你,你要知道,你是有人疼的。”

淩惜側目而視,眼眶微微一紅:“我……我也想得到父親母親的關愛,剛纔,我出去的時候。聽到哥哥和金晨哥哥討論你,說你是位好母親,對淩天宇都視如己出,我真的不知道,媽媽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她是高大如神邸像哥哥的存在?還是高貴儒雅像嫂子的存在,我也想回去,重新讓媽媽愛愛我。”

她抱著雙臂,流下眼淚,楚楚可憐,令人心疼。

盛莞莞抱住她:“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