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想了想,覺得是這麼回事。

“那以後就不要再覺得麻煩我們了。”

淩惜衝著他微微一笑。

不過就在這時,淩霄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人,居然是馮越。

他掌管著自己的龍騰,既然他能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一定是龍騰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立馬接聽:“馮越。”

“淩少,這邊貨物出問題了。”

淩霄“什麼問題?”

馮越似乎是在整理說辭。

“就我們從國外來的那一批貨,應該是菲爾思先生的吧,到手裡發現有一批殘次品,至少有三分之一,我們調查了一下,發現是有人故意做的破壞。”

淩霄皺起了眉頭,他最討厭有人背後耍刀子。

尤其是在自家龍騰上。

“調查清楚到底是誰在背後作祟,你是怎麼知道有人故意做的?”

馮越吐出一口氣:“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看到那批被摔壞的貨,我還挺吃驚的,這一切都是淩小少爺看到的,他發現了端倪,不然的話我還被矇在鼓裏呢。”

淩霄嘴角揚起一抹笑:“你們兩個人都挺可靠的,調查清楚那個人是誰,彙報給我。”

馮越答應了一聲後,便掛斷電話。

盛莞莞陪著淩天宇在彆墅花園裡跑動,天上的太陽高照,實在是跑不動了。

盛莞莞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

“天宇,我們兩個人進去吧,外麵太陽好曬呀。”

淩天宇抱著一個球跑到她的麵前:“可是屋子裡麵正在裝修,聲音大,味道還難聞,我不想進去。”

盛莞莞摸了摸他的頭,其實她也不想進去。

尤其是甲醛的味道,實在是難聞。

於是便拉著他的手來到了一旁的樹底下:“那我們兩個人就不進去,就在這裡坐一會。”

淩天宇點了點頭繼續拍著手上的一個小皮球。

“莞莞,我看這裡的小朋友每一個人腳底下都有一個滑板,我也想要玩。”

盛莞莞想了想說:“可以啊,但是滑板很危險,你還小,我怕你摔倒。”

淩天宇:“不怕!有莞莞和大伯保護我,我不會有事的。”

說著他還豎起來了一個展示肌肉的動作,以表示自己是個超人,不怕痛。

可是盛莞莞卻很擔憂,轉念想到自己不是也在以前天天陪著慕斯玩那些刺激運動嗎?

倒是也冇權力說現在的淩天宇。

隻能勉強的答應下來:“那好吧,我帶著你去超市買個好一點的滑板車怎麼樣?”

淩天宇大眼睛閃著光彩:“好啊好啊!莞莞最偉大!”

盛莞莞笑眯眯的捏了一下他的臉蛋:“就你會說話,走。”

說完兩個人手挽著手來到了淩惜和淩霄的麵前。

他們兩個人在交談,淩惜臉上有笑容。

盛莞莞心裡很開心,走了過去:“淩惜,我和天宇要出去買點東西,你是留在這裡還是跟我們兩個人出去逛一逛?”

淩惜想了想站起身:“我想和嫂嫂出去溜達溜達,順便認識一下旁邊的鄰居。”

盛莞莞環顧四周,這裡是並排的小彆墅,他們都是在一個小區裡的,既然淩惜想要在這裡上學,那麼結交朋友也是理所應當的。

“行。”

盛莞莞剛要走,突然被淩霄拉住了手。

“你自己一個人我不放心,我也陪你。”

盛莞莞立馬拒絕了:“不用,你留在這裡吧,畢竟家裡正在搞裝修,有一些事情要征得你的同意,你留在這裡也當是看房子了,萬一那些人背後搞一些小動作偷工減料,我們也不知道啊。”

淩霄抿著嘴唇哦了一聲:“那行,那你們早點去,早點回來,彆讓我太擔心了。”

“ok,放心吧!”

說完三個人便直接離開,淩霄翹著二郎腿坐在陰涼下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不知不覺溫柔了許多。

後悔的是,他冇帶兩個保鏢過來,文森也冇帶來。

不然的話他也不至於擔心成這個樣子。

盛莞莞帶著兩個人在超市中走動,淩天宇自然是看到這個也想買,看到那個也想吃,但是他卻一直乖乖的冇有吵也冇有鬨,隻是拿著零食看著盛莞莞。

試圖讓她說出來給他買這句話。

盛莞莞一次兩次都說買,第三次第四次,她直接不說話,把購物車往他的身邊推了兩下。

淩天宇就很聰明瞭,再也冇問過,有任何想吃的直接丟進購物車裡。

三個人來到了滑板車購買專櫃。

盛莞莞挑選了一款適合淩天宇這麼大年紀玩的滑板車,便又問了效能買了下來。

淩天宇終於擁有了一款自己喜歡的玩具,立馬抱在懷裡,喜歡的不得了。

淩惜看的也是笑意盎然,摸了摸他的頭。

一路上,淩天宇都被淩惜和盛莞莞攙扶著,在馬路上滑動。

還好,這片區域並冇有多少的車輛,大路又乾淨又寬敞,很適合淩天宇在這練習。

滑著滑著就來到了一處繁華街區,這裡人滿為患,人人都在挑選著最好的角落,眺望遠方的湖泊還有山脈。

盛莞莞和淩惜感到好奇,便悄悄走了過去。

而這邊有很多的小朋友正在練習滑板,看到淩天宇這個新手立馬笑眯眯地邀請他和他們一起練習。

淩天宇從小就在外國長大,卻根本就不適應這麼熱情的邀請,立馬躲在了盛莞莞的腿後麵。

盛莞莞摸了摸他的頭,蹲下身來安慰他:“你從小就在外國的環境裡長大,你應該很輕易就能融入他們的圈子裡,更何況他們都是玩滑板的孩子,更容易教會你,我和你小姨都不會。”

淩天宇眨動了一下眼睛,看向那些邀請自己玩兒滑板的少年,依舊是縮了縮脖子,還是不敢踏出這一步。

盛莞莞繼續安慰他:“我和你小姨就待在這裡,哪也不走,這些孩子都冇有惡意的,既然你想玩好滑板,那麼和這群少年在一起,你會獲得最大的練習機會,相信我。”

淩天宇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盛莞莞,他緊緊的拉著她的手:“莞莞,你說好的,不會離開這裡。”

“當然了,這些孩子都想和你玩呢,證明我們家天宇很受歡迎,放開心去玩耍,有任何的不適直接回來找我。”盛莞莞笑著說。

淩天宇咬著嘴唇。

淩惜也勸說著:“對呀,天宇可是小男子漢,勇敢踏出第一步!”

淩天宇抬起頭看著她,又看了兩眼盛莞莞,立馬舉起了小拳頭“嗯”了一聲。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