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知微發來了一個哭哭:“淩珂!你好心疼你啊。”

淩珂:“不用心疼,我很好,你們為什麼這麼心疼我呀?是因為網上的事情嗎?”

盛莞莞:“不然呢,你說呢?網上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了,有人說那條小號是你的。”

淩珂啃了兩口手中的蘋果,把它們丟進了垃圾桶。

“不不不,那不是我,我從來不用動物的頭像,我頂多用了兩回小狗狗的頭像而已,再者說了,我閒的嗎?我去厲寒司v博底下,我說我哭哭,我難受?”

夏知微發來了一個考慮的表情:“難道不是這種性格嗎?”

南蕁:“真不是你啊?”

淩珂還真冇想到自己的姐妹居然真的以為那個小號是自己,她歎了一口氣:“真的不是我,我現在看到他能和趙佳歌在一起過得這麼好,我不知道心裡有多開心呢,他們隻要不來糾纏我和唐逸,他們想乾什麼都好說。”

南蕁發來了兩個偷笑:“看你現在這麼開心,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你了。”

淩珂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唐逸打電話過來。

淩珂接聽:“唐逸。”

唐逸聲音顯得有些沉:“那個小號是你啊?”

淩珂這手裡的蘋果到現在都冇砍下去第五口。

立馬否認:“為什麼你和她們都感覺這個小號是我呢?我怎麼可能會發這麼抒情的話到彆人的v博底下?我可是已經有你的人嘞,連你也不相信我,我可真是難過。”

唐逸沉默了一會,瞬間笑了出來:“抱歉抱歉,我也就是隨便問一下,那是誰呀?居然用這麼個頭像發那麼奶萌的話,你看看多少人把這個頭像當成你的小號了。”

淩珂翻閱了一下手機裡麵的那些v博帖子,她嗬嗬一笑:“誰知道勒,可能是有人想讓我出醜吧,沒關係,我去澄清一下,我讓南蕁姐幫我查一下這個id是誰,深層摸瓜把那個人給揪出來。”

唐逸在電話那頭歎了口氣說:“沒關係,我知道不是你就行,那一條v博就讓它在裡麵呆著吧,看著還挺搞笑的。”

淩珂卻立馬回絕:“我纔不要,太礙眼了,再者說,我現在和厲寒司什麼關係也冇有,我不允許有我的粉絲或者彆人的陰謀來強行把我們兩個人綁在一起,我看著很不舒服。”

對於淩珂雷厲風行的行為,唐逸恨不能過去揉揉她的頭髮。

“行,我陪著你。”

說完這邊掛斷電話,淩珂在群裡呼喚著南蕁。

南蕁立馬發了三個問號:“???怎麼了?”

“南蕁姐,你幫我調查一下那個id的幕後地址,還有人唄?我想澄清一下。”

南蕁:“你猜葉琛說什麼。”

淩珂:“??他說什麼了?”

南蕁:“葉琛說,你是因為害怕唐逸誤會吧?”

淩珂心裡有點悸動,她確實是害怕他會誤會,但是更深層次的是,她想和厲寒司擺脫關係。

她淩珂,不屑於當一個縮頭烏龜。

盛莞莞發來了讚歎:“我一直就感覺南蕁姐姐是最帥的,冇想到淩珂也有這麼霸氣的一天。”

淩珂頓時臉微微一紅,笑了出來:“哪有哪有,小意思。”

南蕁也不磨嘰,直接拿出了電腦在病房裡查詢了起來,葉琛就這樣靠在她的肩膀上,看著她手指靈活的在鍵盤上打動。

南蕁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累不累?”

葉琛搖搖頭。

南蕁舒出一口氣:“你不累我累呀,大哥!你回病床上躺著去,能不能不要纏著我?”

葉琛再一次搖搖頭:“不要,冇想到你這雙小手打字這麼快,哎,查到了。”

南蕁立馬看向了電腦螢幕。

果真看到了那小號的背後地址,還有id資訊等等一切資訊,她無奈的撇了葉琛一眼:“果然是她趙佳歌,你說怎麼總有一些人,她們好像不惹事就活不下去了呢?”

葉琛搖晃著頭,他很喜歡南蕁身上的味道,有歡歡的奶香味,還有一股香水的清香。

“不知道,不過不都把她們的原型給打出來了嗎?”

南蕁聽到葉琛這句話,哈哈笑了出來,伸出雙手揉捏著他的臉頰。

“你說話總是這麼的好玩,還把她們的原型給打出來了,和著她們都是群魔亂舞唄?”

葉琛任由她揉捏自己的臉頰:“有一點點,我聽說你想讓我們和淩珂的婚禮舉辦在一天是嗎?”

南蕁沉默了一下,一張淡雅的小臉佈滿了一絲肯定:“我也就是隨口跟他們說一說的,具體情況還要看他們兩個人了,正好唐逸向淩珂求婚了,我也打算嫁給你了,我們還是那麼好的朋友,在一天舉辦婚禮也是可以的。”

葉琛伸出了手,環住了她的腰。

雖說他的腰連著他的下半身都動不了,但是並不代表著他的雙手動不了。

“都得發生一些事情才能和你們在一起,不然你和淩珂還想吊著我和唐逸到什麼時候?”

南蕁覺得腰上有些癢,輕輕的拍掉了他的手。

“瞎說,唐逸和淩珂是肯定會結婚的,我是不敢結,畢竟我都已經離過一次婚了,我這算是二婚吧?不過在你捨命保護我的那一刻,什麼二婚什麼名聲,通通都見了鬼!我在那個時候我就想過!我要做葉夫人,我想給你生個兒子。”

南蕁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葉琛,眉眼彎彎的,好看極了。

葉琛被她的笑容深深的吸引了過去,頭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溫柔的說:“能娶到南小姐是我一輩子的榮幸,能讓你相信我,還是我的榮幸。”

南蕁感覺他的手在撓自己的癢癢,她哈哈笑了一聲,輕輕的扶著他上了床:“那你就快點好起來呀!之後我們好舉辦婚禮,你覺得我們兩個人的婚禮要怎麼舉辦呢?”

葉琛眸子深邃悠長地盯著麵前的南蕁,此刻她擺脫了那一副女強人的模樣,變成了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姑娘。

臉龐紅潤的幻想著結婚的那一天。

葉琛拉住了她的手,想了很久,他試探的說:“紅色的旗袍,結婚館。”

南蕁瞬間愣了下來,這紅色的旗袍,是她和顧南城結婚的時候穿的衣服,他們兩個人就是穿著旗袍拍的婚紗照。

而此刻葉琛居然說讓她也穿上這一套跟他結婚,這是多大的包容與震撼?

南蕁帶著滿滿的難以置信:“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