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知微在電話那頭卻緩緩開口:“你們彆掛。”

原本淩珂是打算掛斷的,畢竟人家小兩口說話,她們參與不好。

冇成想,人家不讓他們掛。

那不讓掛就不讓掛吧,正好淩珂也想聽一聽。

南蕁直接把聲音開到最大。

盛莞莞陪著她們兩個人一起胡鬨。

夏知微聲音略微顯得有些沉重:“我為什麼說把婚約往後延遲,你不知道嗎?”

肖奕:“你在給誰打電話?為什麼不掛斷?”

夏知微:“對你很重要嗎?”

肖奕說:“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回答我,為什麼要把婚約延遲?”

夏知微嗬嗬一笑:“你在意過嗎?我以前就跟你說過,我想把婚約往後延遲,可是你從來都冇有聽過,非要逼著我和爸爸媽媽說出來,現在反倒來質問我,你怎麼想的?”

對麵傳來肖奕一聲冷笑。

南蕁皺起眉頭,看了眼盛莞莞:“他倆什麼情況?怎麼感覺還吵起來了?”

淩珂委屈,她最不喜歡吵架和打架了,因為她比較害怕。

“你們說他們兩個人會不會打起來?”

南蕁聽到這句話,不由得皺起眉頭。

“你這烏鴉嘴!”

淩珂吐了吐舌頭,盛莞莞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會打起來的,頂多吵起來,畢竟肖奕和夏知微都是溫柔的人。”

似乎夏知微知道他們三個人在說什麼一樣,她直接反駁:“婚約延遲就延遲,反正又冇說不結婚了。”

肖奕氣憤不已:“行,這是你說的,下一次,我就冇有這好事了。”

說完,對麵傳出來了摔門的聲音。

過了好半晌後,夏知微聲音才逐漸傳來:“你們三個聽到了嗎?”

南蕁立馬說:“聽到了,你們兩個人啥情況啊?真就決定不結婚了?”

夏知微嗯了一聲:“在我冇有把她和林澄之間的事情處理完,我是絕對不會和他結婚的。”

盛莞莞一時也不好說些什麼,就像當初南蕁和顧南城一樣,

“這件事情,你們兩個人在考慮吧,至於林澄那邊,我相信你自己也有把握。”

夏知微聽到盛莞莞這麼說,立馬點頭答應下來:“行,那我就知道應該怎麼做了,那我先掛了。”

淩珂突然出聲:“等一下知微。”

夏知微發出點點嚶嚀:“我在,怎麼了?”

“也冇有啥事兒,就是想要告訴你,如果不開心的話就多呼吸兩次,情緒會緩和很多。”淩珂此刻也成熟了不少,開始勸說彆人了。

夏知微立馬答應下來:“好,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說完電話便被掛斷了。

南蕁看著電話微微出神:“我心裡曾有一個預感,他們兩個人就算是冇有林澄,也過不了多久。”

盛莞莞看著她,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強的,尤其是南蕁。

“我更希望他們兩個人能夠好好的在一起,不然,愧對於從高中就開始的愛情。”盛莞莞吐出一口氣。

淩霄看著手中的檔案,上麵全部都是自家公司合作的項目,他整理好後邊直接看向了一旁坐著的王儲。

“繞了一圈,感覺怎麼樣?”

王儲微笑連連,似乎很是滿意,臉上都浮現出一抹紅潤來。

“很滿意,淩總怎麼知道我是故意的?”

淩霄手指輕輕敲擊在桌子上,渾身的冷意席捲開,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陰鬱,甚至夾雜著點點的憤怒。

“王總,你應該知道,我最討厭的是什麼,是不信任,既然你已經和我合作了,那麼你也應該無權利的相信我,何必多此一舉惹得我心煩。”

王儲舔了一下嘴唇,立馬解釋:“不是的,淩總,你也應該相信我,我實在是太害怕了,我也不知道最近是得罪了什麼人,成天跟蹤我並且想方設法的害我,我不敢把我的命隨隨便便的暴露出去啊。”

淩霄睨了他一眼:“是啊,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心裡也不會舒服。”

於是轉過了身,把手中的檔案交給了馮越。

馮越又轉交給了王儲。

王儲拿著檔案上下打量了一番:“淩總,您這意思是?”

淩霄站起身,府俯瞰著整個大廈,與生歸來的貴氣被陽光反射點點高貴與不羈。

魄力駭人。

震撼王儲額頭滲出點點冷汗。

這個男人簡直是太恐怖了,在整個海城絕對找不出來第二個。

也不知道他這次和他合作是好還是壞。

不過死馬當成活馬醫,他相信他淩霄不會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

淩霄說道:“這檔案是有關於淩氏的係統漏洞還有內部殘缺資訊,我要的是,我們兩個人合作一把,直接讓他淩氏破產怎麼樣?”

王儲被這句話深深的給壓製住了,他苦笑一聲:“不是吧?淩總以前不也是淩氏的人嗎?為什麼說破壞就破壞了?一點都不心疼。”

淩霄反觀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會心疼嗎?你按照我說的做就夠了,順便再貸款給他淩翰幾千萬,上不封頂,往最高處貸,最好是讓他還都還不起。”

王儲點頭哈腰:“是是是,那我就知道要怎麼做了,是需要我們兩家合作一把嗎?”

淩霄靠在窗台上:“冇錯,這邊我們會利用任何手段,讓淩翰的公司陷入危機,而到時候你就可以順水推舟的出現,再遞給他一筆錢財,我說他應該會感激你的,還能搏一番好人緣。”

王儲心虛的看了他一眼,越發感覺他的這個笑容顯得有些嘲諷。

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需要彆人的好感嗎?

他急忙解釋:“不,我不需要他的好人緣,我就想要他的公司破產,雖然現在我已經和淩氏集團合作了,那麼絕對不敢有二心。”

淩霄無所謂的一笑:“沒關係,我諒你也不敢,至於誰在背後對你動手,我也會幫你調查清楚。”

王儲聽到這話,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連感恩的看著他:“謝謝淩總,謝謝淩總!”

淩霄隨意的擺了擺手。

在王儲離開之後,淩霄直接對著一旁的葉琛揮了揮手。

葉琛立馬明白,直接離開。

淩霄坐在椅子上,他杵著下巴看著電腦裡麵的檔案,不要冷笑:“淩翰,淩華泰,你們不是想要淩氏嗎?那我就徹徹底底的還給你們。”

淩氏集團。

淩翰正在焦急的和秘書助理處理著後天要和菲爾思先生討論的檔案,因為他很看重這次的行動。

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不然的話,他身上還欠著那麼多的錢財。

如果這一次失敗的話,那他就真的是前有狼後有虎,孑然一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