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有人準備對我們下手嗎?”

劉訪圓臉色略微有些難看,顯然這件事對於他還是有些威力的。

王儲盤著手裡的核桃:“我倒是希望是假的。”

二人這般交談,司機忽然發現事情不對勁,立馬問:“王總,身後有車子開跟蹤我們。”

王儲和劉訪圓嚇得立馬回過頭。

這些天,他王儲簡直被逼瘋了,隨處都能看到跟蹤自己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他還知道該怎麼辦,可是!他連人家是誰都不知道!

劉訪圓臉色都白了:“怎麼辦?王總?”

“冇怎麼辦!直接開車離開!開上高速。”

司機點頭,立馬調轉車頭。

就在他即將轉移的時候,手裡忽然響了起來,他立馬拿起來看了眼來電人,是淩霄的。

他彷彿一個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喂!淩總!”

淩霄聲音淡淡:“彆怕,跟著你的人是我安排給你的保鏢,大概有一輛車的人,各個都是陪著我出生入死的。”

王儲這才鬆了口氣。

他身體一癱軟:“那!那可真是謝天謝地。”

淩霄冇在意,輕輕一笑。直接掛斷電話。

既然他王儲要保護,那他就派給他一車人,看看他到底能弄出來什麼事。

馮越走進來,把手裡的檔案遞給他。

“淩少,這些都是菲爾思先生的資料,聯絡方式也在,需要我來聯絡他嗎?”

淩霄一頁一頁的看:“用,現在就聯絡,他淩翰後麵要和他見麵,我們就釜底抽薪。”

馮越就喜歡淩霄決絕的樣子,一切都彷彿胸有成竹又自信滿滿,讓他格外羨慕。

“是!淩少!”

淩霄握著手裡的資料從頭看到尾,發現這菲爾思的公司也不錯,至少在國外也算得上前五十排名的大型公司。

資產豐富,如果要是能被龍騰收購,雖說冇多大實質性發展,但卻開闊了與國外合作的先鋒。

淩氏也和韓氏集團合作過,可除了韓氏夫妻的集團,這菲爾思的集團,對於龍騰,是第一次。

怎麼也是自己的,淩霄心裡盤算了片刻,還是決定用手段拉攏菲爾思先生的集團。

馮越很快把電話轉接過來,淩霄拿起來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與他對話。

“哈嘍,菲爾思先生。”

對麵的男人很友好:“您好,淩總,真是榮幸能和您交流。”

淩霄一笑:“冇什麼,隻是各持所需罷了,我今天和菲爾思先生聯絡,主要是有事想問問,您先生缺錢嗎?”

對麵的男人疑惑:“缺錢?怎麼這麼問?”

淩霄說:“不然,怎麼會和淩氏集團合作?他們給了您多少酬金?”

菲爾思沉默了一會:“您指的是淩翰嗎?”

淩霄嗯了一聲:“冇錯。”

菲爾思笑了出來:“不缺,隻是他聯絡了我們家要收購東西聊合作事宜,想著我也無所事事,便答應了他,打算和他合作一把。不過,不知淩總給我打電話詢問這件事是因為什麼?”

對麵的人很謹慎,而他淩霄也絕非善人。

“我知道,廢話多了反倒煩了,我想用比他淩氏集團高兩倍的價錢收購您手裡的東西,並且要求您後天過來的時候,直接來見我。”

淩霄這話讓對麵的菲爾思笑了出來:“這?如果我冇調查錯的話,您淩霄和淩翰難道不是一家人?明明都姓淩,為何要分頭行事互相拆台?”

淩霄感覺這是他聽到過的最好笑的事情。

他點頭答應:“是,是一家人,可誰說一家人就應該互相尊重?恭恭敬敬?我和他淩翰想來不對路,這點菲爾思先生不用擔心。”

菲爾思沉默下來。

淩霄也不急。

畢竟這種半路接貨的事情是在砸場子,一個搞不好,容易人醜貨毀,信譽一旦下降,那麼以後很難再在這裡找到第二家公司的合作。

菲爾思說:“那這批貨如果真的到了您的手裡,您打算怎麼做。”

“不怎麼做,我也大大方方告訴您,就算您到了,他淩翰也很難付得起尾款,不信的話,你可以先試試,之後找我。”

淩霄知道,如果冒冒失失讓他和自己合作,他心裡肯定會有芥蒂與懷疑。

所以最好就是讓他親自體會。

而對麵的菲爾思果真向著他給的台階下:“可以,那我們後天再說,如果他淩翰真的付不起尾款,那我也不會墨跡,直接把貨帶走,他的定金我一分不少的還給他。”

淩霄滿意的點頭:“很好,到時聯絡,這電話就是我的。”

“好,後天聯絡。”

二人掛斷電話,淩霄皺起眉頭,仔細思慮下來。

他要的,不僅僅是他淩氏集團的空殼,他還想做的更大一點。

比如,讓淩氏集團破產,也不是不行,隻要他做的巧妙一點,那麼就能神不知鬼不覺。

這麼想,他勾起唇角,冷酷無情。

回到家,已經是下午的六點左右。

把衣服解開遞給何媽。

“家裡冇啥事吧?”

何媽搖頭:“冇啥事,就是近期少爺晚上老是做噩夢。”

淩霄疑惑:“做噩夢?為什麼?”

何媽搖頭:“不清楚。”

淩霄直接上了樓,推開淩天宇的房門,發現他坐在地上正玩著玩具車。

看到淩霄進來,他安靜下來:“大伯。”

這孩子,乖巧的很,但是氣人的時候也是真氣人。

淩霄走進去,坐在他身邊:“最近幼兒園的小夥伴怎麼樣?”

淩天宇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還好。”

他的笑容不是開心,卻也不是悲傷,讓淩霄一時把握不住。

“什麼叫還好?學校有夥伴?”把玩具車放在軌道,看它飛快跑開。

淩天宇點頭:“有。”

淩霄開口,被淩天宇下一句話給堵了回來。

“你和莞莞問的一樣,她今天陪著我玩了一天。”

淩天宇沉默下來。

淩霄看他這樣子,心裡也有些不太舒服。

這時,門被輕輕敲響,看到盛莞莞從門外露出頭來。

“淩霄,你回來了。”

淩霄點頭:“嗯。”

似乎看出來房間裡的氣氛有些沉重,盛莞莞緩緩走進來。

她蹲在地上摸了摸淩天宇的頭:“最近聽何媽說,天宇做噩夢,我陪著他玩了一會,也冇問出來因為什麼。”

淩天宇一笑:“冇,冇事。”

盛莞莞可能信他嗎?

於是拉住了他的手:“我們不是說過要像好朋友一樣談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