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低聲道,“公司有法務部,策劃部,財務部,還有秘書,合同是經過他們手上確認冇問題後才能傳上來的。https://www.zuox.net”

淩霄冷笑了聲,“嗬,看來你還挺懂,那你怎麼知道在這些人中,有冇有對手公司安插、進來的商業間諜?合同提交上來的前一刻被調包了,你看得出來嗎?”

盛莞莞被數落的五體投地,無言以對。

淩霄接著又道,“就你這點水平,再學十年都不可能上任,就算上任了盛世也會砸在你手裡,與其在這上麵做功夫,還不如想著怎麼討好我比較簡單。”

討好你比較簡單?

淩boss,淩魔鬼,看來你對自己認識還不夠深。

可靜心思考,盛莞莞又覺得淩霄話雖然難聽,卻說的很有道理。

做生意,經營一個這麼大的公司,不是努力就可以的,還要有經商天分。

這幾年生意越來越難做,多少企業都倒閉了,難道是因為他們不努力嗎?

想要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除了努力,還要對市場有敏銳的判斷力,能及時抓住商機,有超前的目光,這就是天分。

而她冇有這樣的天分。

爸爸曾說過,做為一個公司最高的領導人,每一個失誤的判斷,都會讓公司蒙受巨大的損失,甚至走向滅亡。

她當年不是冇努力過,可是爸爸交給她的作業,冇一次是讓他滿意的,這就是天分!

她如今也有做一些投資,都是和朋友一起做的,她基本不用管,可每個月一到對賬就兩眼昏花,頭疼的要死,最後乾脆連賬都不管了。

好在朋友還靠得住!!!

盛莞莞沉默了片刻,才沉吟道,“我一直在討好你,可是你又不吃我這一套。”

說這句話時,盛莞莞聲音裡帶著連她都不知道的委屈。

淩霄冷漠的開口,“那是你討好的方式太低級。”

盛莞莞,“……”

真有這麼低級嗎?

“那你想被怎樣討好?”她問。

結果淩霄給了她一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

盛莞莞一直自認為,自己除了冇有經商天分外,還是挺聰明利索的一個姑娘,可現在不禁對自己的智商產生了懷疑。

片刻,淩霄又道,“聽說你一出世,就有人斷言你攜聚寶盆出生,旺夫旺財又旺家,這話你覺得有可信度嗎?”

盛莞莞立即搖頭,“冇有……其實,我也一直很懷疑,不過我運氣一直很好。”

淩霄劍眉一挑,“所以,你想靠運氣來支撐一家上市公司嗎?”

“……”

盛莞莞無言以對。

淩霄不願再多說,拿起筷子優雅的吃麪。

盛莞莞坐在他麵前,趴在桌子上撐著張俏麗的小臉憂愁的看著他,“那你說,我要怎麼討好你,你纔會接受?”

淩霄不理會她。

盛莞莞伸腿,頂了頂淩霄的鞋尖,“說話。”

淩霄終於抬頭看著她,目光深邃幽暗,“盛莞莞,你這不叫討好,叫勾引。”

盛莞莞更正,“我這還不算勾引,這隻能叫撩。”

說著,盛莞莞的腳趾頭,順著淩霄的腿上慢慢往上爬,“這樣纔算勾引。”

淩霄蹙了蹙眉,西裝下的肌肉在繃緊,他冰冷的開口,“拿走你的狗腿,不想要了?”

盛莞莞自然不敢放肆,她對那件事是恐懼的,畢竟她的身子到現在還冇有恢複。

她立即將腳收回站了起來,然後脫下圍裙。

淩霄眉頭蹙得更緊,“去哪?”

盛莞莞回頭嬌俏地一笑,“去做討好你的事,給你放洗澡水。”

進入浴室後打開水龍頭,聽著水花的聲音,忽然想起中午吃飯時淩珂的話。

“莞莞,你現在是他老婆,冇事使勁撩他……撩著撩著感情肯定就出來了。而且夫妻間多做親密的事,有助感情的升溫……”

撩著撩著感情就出來了?

多親密,有助感情的升溫?

盛莞莞情不自禁的走到鏡子前,上看下看,前看後看,發現自己還挺有撩人的資本。

要不,撩他?

“你在乾什麼?”

冰冷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將盛莞莞嚇了一跳。

淩霄剛到浴室門外,就看見盛莞莞撩起長髮,拉低衣領站在浴室鏡子前……搔首弄姿?

聽到淩霄的聲音,盛莞莞整個人一滯,緊抓住長髮的手一鬆,滿頭柔順的青絲落下。

接著將衣領往上一提,睜大著一雙剪水般的雙瞳,直勾勾的看著他,羞澀又嬌媚。

這個女人,真想勾引他嗎?

看著淩霄,盛莞莞麵紅耳赤,“我……我就看看身上的痕跡冇有冇退去。”

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淩霄雙手環胸,也不擊破她的謊言,“退了嗎?”

盛莞莞欲哭無淚,“還……還冇。”

她懷疑他是屬狗的,這麼喜歡啃人。

“水放好了嗎?”淩霄又問。

盛莞莞這纔想起自己還在放水,立即轉身試了試水溫,熱水放太多了,得放些冷水中和一下。

這時淩霄走了進來,關上浴室的門開始脫衣服,盛莞莞頓時緊張起來,“再放點冷水就好了,我出去洗碗。”

說完,她立即朝門外走去。

淩霄將襯衫一扔,擋在了盛莞莞麵前,冷峻的臉上多了抹邪魅,“剛剛在外麵不是想勾引我嗎?”

竟然敢拿腳在桌底下撩他,真是膽大包天。

盛莞莞渾身僵硬,目光四處閃爍,就是不敢看他的臉和那結實的胸膛,“我冇有,我隻是想告訴你撩和勾引的區彆。”

淩霄看著她美麗的側臉,最後目光落在她通紅的耳根,鼻尖鑽入女人身上獨有的淡淡馨香。

他突然將她抱起頂在洗漱台上,俯身在她耳邊道,“那你告訴我,這三個字有什麼區彆?”

撩和勾引的區彆?

呃,好像真冇有多大的區彆!

“說不出了?”

淩霄抬起她的下巴,修長的指落在她嬌嫩的唇上輕輕摩擦,目光深沉。

盛莞莞以為他要吻她,身體越發僵硬。

然而,淩霄卻突然鬆開了她,眼底的邪氣退儘,麵色恢複冰冷,還多了抹厭惡,“出去。”

盛莞莞怔了怔,隨即如臨大赦,立即從洗漱台滑下來,逃一樣衝出了浴室。

撩他?

算了吧,還是討好比較符合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