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她應該對自己動心的,怎麼又一改態度,又生冷了下來?

翻來覆去,把懷錶放在了桌子上,直接昏昏睡去。

陳由美坐在太妃椅上,拿起石榴放進嘴裡,甜甜的。

腦海裡不由想到那個楚河,狠狠甩了甩頭,她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要移情彆戀了呢?

不過,就算她有個什麼情況,也是他顧南城逼得。

女人都渴望男人寵愛自己,他不疼自己,不珍惜自己,也彆怪她去找彆人。

淩飛拿著中午飯走進來,看到正在工作的哥哥淩霄和葉琛,躡手躡腳就要離開。

被淩霄叫住。

“來都來了,還走?不一起吃飯?”

淩霄說完抬起頭看著他,盛世集團的公司一向經營的好,用不完淩霄費多少心思,他現在無所謂就是為了龍騰國際的出世而做準備罷了。

淩飛無奈聳了聳肩膀:“我還以為,哥你會把我趕走呢。”

他把盒飯拿出來,四分,不過他們三個人吃還多出來一份,葉琛疑惑:“這,怎麼多出來一份?”

淩飛哦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這個啊,我不知道哥辦公室幾個人,多買幾個不費事。”

淩霄喜歡淩飛為人考慮的心性,關上電腦:“正好,我也餓了,那我們先吃飯吧,最後一盒飯,給馮越,正好他還在外麵處理檔案。”

葉琛點頭,三個人食不言寢不語,吃完了飯菜,淩飛就被淩霄安排了無數的工作,不是讓他去樓下影印東西,就是出去聯絡某某家公司,還去調查公司內部運營。

葉琛倒是不解,這些,他在昨天都做完了。

淩霄看到淩飛一臉愉悅把行程放在桌子上侃侃而談的樣子,也認真的聽著,有不對的地方,淩霄就和他一起討論,可又是兩個人各有說辭,誰也不讓,就需要葉琛的中和了。

一來二去,三個人加入口舌之爭,一下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不過不得不說,是充實的一天,看著淩飛笑著離開,葉琛也算明白淩霄的意思了。

回過頭,看到揉著太陽穴看電腦檔案的淩霄。

“淩總對小少爺真好。”葉琛微微一笑。

“不算好,要是真的好,我就不會讓他捲入淩家的紛爭,現如今他拋棄了淩翰來追隨我,我反而害怕會對不起他,他太小,心思太單純。”淩霄放下手。

葉琛看著淩霄,冇繼續說下去,畢竟自家總裁性格縝密,也絕對不會顧淩飛於不顧。

這小顧飛,也著實是在淩家隊伍中選擇了淩霄,這就足以讓淩霄心裡很開心了。

夏知微在海城待了幾天,就直接離開了,這幾天盛莞莞和三位姐妹一直在一起玩耍。

送她坐上飛機,淩珂哭的像個淚人:“知微,你回去了,可一定要好好的啊!他肖奕如果太過分了,你就回來!海城還有我們三個姐妹陪著你!聽到了嗎!”

夏知微點頭,給了她一個熊抱。

“好好好,我明白了,我以後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哭什麼,小傻瓜。”

夏知微像一位知心大姐姐,溫柔的撫摸淩珂的頭,看向南蕁和盛莞莞,前者她不擔心。

南蕁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南蕁了,她現在過得很好。

反倒是盛莞莞,她如今懷孕,而淩霄又被人說成是“軟飯男”。

夏知微怕她在海城受委屈,便拉住了二人的手:“南蕁我不擔心,莞莞,倒是你。”

盛莞莞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我這孩子才兩個月,馬上三個月了,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再者說,安圓一直在我身邊照顧我,每天安胎藥的喝,生下來,叫你們小姨。”

南蕁和淩珂都笑了出來,後者挽著盛莞莞的胳膊:“那我做乾媽!”

南蕁也點頭:“小姨可冇乾媽好,我也要做乾媽。”

夏知微吃吃的笑了,她回過頭看著盛莞莞,吐出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

“孩子有一方麵,那淩霄?”

剩下的話她冇說出來,但是意思不言而喻,不過,這次盛莞莞委婉的大大方方的抱住了她。

“放心吧,淩霄那頭我相信他!他是不是軟飯男,我還算是知道的!如果網上的人在多說一句,我就罵死他們!”盛莞莞舉起小拳頭。

南蕁也點頭應答:“冇錯,帶我一個,姐妹有難,我怎麼可能不幫忙!”

淩珂也舉起小拳頭。

夏知微看到他們這樣子,心裡也開心不少,羨慕又寂寥:“我多希望,能永遠和你們在一起,可惜了,家在國外,那不說了,我要上飛機了。”

盛莞莞抱住她,送她上了飛機。

淩珂整理了一下的儀容儀表,拿出手機,看到自己剛纔哭的妝花了,立馬對南蕁和盛莞莞說:“我先去趟衛生間,我妝花了。”

南蕁點頭:“去吧,早點回來。我們去吃口飯。”

南蕁立馬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兩個人坐在不遠處的凳子上,盛莞莞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披肩:“你和葉琛怎麼樣?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嗎?”

南蕁還真冇想過這個問題,她搖了搖頭:“還冇想好,不過先處著吧,說句實話,我真冇結婚的感覺,可能是充分瞭解過婚姻就是墳墓吧。”

盛莞莞拉住她的手:“不會啊,你看我和淩霄,不是也處的好好的?你要相信,能讓你失望的永遠是人,而不是婚姻,你和葉琛在一起這麼久,就真的冇有察覺他對你用冇用心嗎?”

南蕁看向窗外,那個灑脫的南蕁變得抒情很多,似乎想起來以前的事:“不了,我能接受葉琛已經算是踏出第一步了,如果再讓我結婚,我就真的不知道要怎麼麵對他了,男人都是會變得,得到你之前對你百依百順,等到擁有你,就會越走越遠,我怕了。”

盛莞莞心疼的看著南蕁,她心裡有疙瘩,解不開也走不出來,這個就要靠葉琛和她的努力了,或許歡歡也能幫著她走出陰影。

不過,也是個時間問題。

盛莞莞剛要說話,忽然發覺南蕁身體僵硬了起來,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正送彆人上飛機的顧南城。

他和以前的樣子大打折扣,可以說如果不是旁邊有個顧北城跟著,全然不會察覺他是顧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