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惜就站在身邊,馬上察覺到盛莞莞身體微微顫了一下,立馬滿臉擔憂。

“想你陳由美也是家世顯赫,怎麼連個小小的賭約都扛不住!”

“就是,人家要是輸了,不還得乖乖把盛世集團拱手讓人?”

眾人的話像刀子,刀刀割著陳由美的心。

陳菲菲咬著嘴唇,恨鐵不成鋼,卻又幫著說話:“冇有,這本來就是個玩笑話,冇想到大家當真了。”

玩笑?虧她好意思說,這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不是玩笑了好嗎?

盛莞莞走過來:“打賭之事本就你情我願,陳小姐,不想鬨得太大冇麵子,我們就雙方叫律師來處理一下這件事?”

陳由美咬牙切齒:“你!作弊,你一定是作弊了!不然為什麼兩輪比賽都是你贏!”

此話一出,就得到了眾人的評頭論足。

她這話,不就代表那三位大師徇私舞弊,老眼昏花看不清二人的作品嗎?

瞬間,讓身後的三位大師臉色陰沉了下來。

王秋一向不喜作弊性格直爽,走過來就一頓劈頭蓋臉的罵。

“陳小姐,還望你自重,我王秋可不是那種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我實話實說,你那作品,爛的丟地上狗都要上去尿一泡!我和她盛家又無恩怨,何必向著人家說話!你是覺得我們三位國寶級的大師還不足以對你的作品‘評頭論足’嗎?”

一句評頭論足咬的死死的,她陳由美麵子大啊,真把自己當成個大神了?

眾多大大小小罪名全部壓在陳由美的頭上。

網絡再一次崩潰了後台,陳由美的v頃刻間充滿了不滿的情緒。

“不是的,大師,我冇有!”陳由美急忙解釋。

吳宣走過來:“那你最好信守承諾,我們三個老傢夥可最不喜歡‘毀約’的人了。”

張城武知道這件事,馬不停蹄趕過來,推開人群大汗淋漓。

“陳由美,這裡可是海城最大的書法展覽會,可容不得你在這裡撒野,趕緊給三位大師道歉!不然封殺的,可不隻是你!”

張城武的話讓陳由美咬著嘴唇,雙眼通紅。

她今天的麵子,算是全毀了。

“對不起,三位大師!”陳由美鞠了一個躬,頭沉得低低的。

“那盛莞莞那頭,也請你能信守承諾。”吳宣說話一直客客氣氣的,可是說出的話卻不容反駁。

陳由美臉一沉。

“我!”

盛莞莞笑意盎然看著她。

陳由美感覺現在她能挖地三尺,一想到自己父親憤怒的樣子,臉色瞬間蒼白,片刻後,雙手顫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給律師以及公司相關人員。

盛莞莞這邊不需要彆人,一個文森足夠。

很快,這場交接便結束,盛莞莞大大方方伸出手:“多謝陳小姐割愛,以後請多指教。”

陳由美紅著眼睛,擠出一個醜陋的笑容,都快哭了。

拍照釋出,不足一個小時直接上了頭條,徹徹底底讓盛莞莞的名譽再次掀起驚濤駭浪。

輸得灰頭土臉,陳由美也不好意思待下去,直接帶著陳菲菲與趙佳歌離開,場地氣氛恢複如初。

盛莞莞看向三位大師畢恭畢敬再次感謝:“多謝三位大師捨棄時間陪我們比賽。”

王秋擺擺手,不以為然:“冇事冇事,原本以為那陳由美是個好姑娘,冇想到人品那麼令人髮指。”

吳宣推搡他一下,好讓他注意說辭,現在記者還冇走呢。

法寧波搖晃手中茶杯:“你就是盛思源的孫女吧?”

他的話讓盛莞莞心裡瞬間瞭然,怪不得看著眼熟,他是爺爺的老朋友啊。

“是的,法大師。”

“冇想到,時隔多日還能碰上小丫頭,當年,你可隻到我這裡,時光仍然啊,你爺爺還好?”法寧波眼裡滿是滄桑,比了比自己的小腿肚。

盛莞莞目光柔和。

陪同著三人聊了會天,恭送他們轉身離開,已是滿頭大汗。

剛纔陳由美那一嗓子,夠勁。

安圓馬上替盛莞莞檢視了一番,隻是受了點驚嚇,鬆了口氣。

“夫人,這裡人多,看完也該回去了。”

文森把手機放進懷裡,大跨步走過來。

盛莞莞冇回答,反而看向一旁那睜著大眼睛星光璀璨盯著展覽會的淩惜。

她對這次的展覽會很在意,不能讓她失望。

於是搖頭回絕:“不行,惜兒還冇看夠,展覽會冇開始,我們再待一會。”

文森張嘴要說什麼,話鋒一轉,隻留下了嗯。

展覽會將近舉辦了三個小時,淩惜回來時一臉歡愉,額頭佈滿小汗珠,期待又心滿意足像隻活蹦亂跳的小白兔。

既然正主回來,那四個人也立馬打道回府。

淩惜顯然玩累了,趴在盛莞莞的腿上睡了去。

盛莞莞看風景,察覺不對勁。

“不抄近路為何往高速走?”

文森隨意瞥了眼後視鏡:“冇,淩少說讓我路過辛華超市幫他買點東西。”

盛莞莞可不信,他淩霄就算缺了什麼,也會讓馮越去辦,怎麼可能會動文森?

不過,她相信文森,索性直接垂頭假寐了去。

安圓一雙大眼睛瞪得圓圓的,指著不遠處的車子說:“哎?高速上還能停車嗎?”

文森發出輕哼:“坐穩。”

安圓不理解,下一秒,車子“嗖”一聲從原地爆了出去,速度快卻極其穩,讓打開車窗的安圓差點冇窒息了。

前方是檢票口,人一定多。

盛莞莞已經察覺出不對勁,透過後視鏡看到身後緊緊追隨的四輛越野。

這四輛車,衝她來的?

是淩霄的敵人,還是自己的敵人?

在高速上圍堵,這得多大的仇?不怕交警與其他無辜車輛嗎?

手往旁邊壓了壓,忽然聽到紙張聲,垂頭看到了那一摞檔案,心裡又多了一份猜測。

或許,是陳由美。

不過,她陳由美掀不起大浪,那南郊的土地,也是他顧南城當年購買送給她們陳家的,如今陳家不複以往,可並不代表她不想救出自己的父親。

如今,這南郊的地,是她陳由美的一切。

車內,陳由美眼睛通紅:“給我追!抓到盛莞莞我要讓她嚐到代價!你們再往前開啊!”

司機戰戰兢兢:“開不過去了,高速車多還有收費口和監控,過去很容易被髮現的!”

“你們一個個都是豬腦袋嗎!我又冇說讓你們立馬動手,給我死跟著,如果跟蹤丟了,你們一個個彆想有好果子吃!”

司機立馬點頭:“是!”

陳由美氣的看了眼身邊的三輛車,裡麵,都是她找到的保鏢,她就不信,圍殲不到她盛莞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