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佳歌立馬臉色變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二人還真是窩裡鬥上了。

也是夠傻了的。

難道此刻,就不懂得一致對敵嗎?!

對了,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你倆可真是夠了,長了他人威風,滅了自己誌氣!與其在這裡窩裡反,不如麵對現實想想怎麼對付她,我看到她那張臉我就來氣。”陳由美捏緊了小拳頭。

這些日子,顧南城的不在意已經讓她心裡很不爽了,南蕁和盛莞莞以前的種種也曆曆在目。

趙佳歌上下瞥了一眼她:“你看不上,你上啊。”

“彆急,好戲在後麵。”陳由美勾起唇角,冷笑一聲。

盛莞莞並不知她的到來帶來了多大的影響,不過,她腰疼。

這孩子,快點出來吧!

安圓看出她的異樣,立馬和淩惜扶著她坐下來。

這屁股還冇坐熱,就被突如其來滿頭大汗的書法展覽會老總張城武給攔住了。

他這一接到淩霄夫人盛莞莞來自己展覽館,是馬不停蹄的趕來啊,畢竟以前自己展覽館冇起步時,還是收到了淩霄的照顧。

就算現如今淩霄與淩家真的脫離關係,那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他心裡的憧憬與尊重是一分不敢落下。

“淩夫人。”

盛莞莞嘴角抽了抽,她好累……

“您好,請問您是?”

“哦……我是展覽館的老總,與淩少有交情,這次冇有及時趕來迎接,真是抱歉!”

盛莞莞立馬輕輕擺了擺手,她向來不在意這個:“沒關係的,我就是陪著惜兒過來看展覽的,是我們多有打擾,還勞煩館主跑一趟,心裡也是過意不去。”

二人輕輕握手,儀容儀表俱顯家教與涵養,讓人挑不出毛病心裡暗暗讚歎。

不愧是第一名媛,妙!

二人交談了一會,館主也是看盛莞莞身體不適,便急忙離開,不過卻命人換了高級感沙發,這待遇,讓人羨慕。

淩惜和安圓哪裡見過這世麵,安圓一雙大眼睛好奇的轉動,偷偷說:“小姐姐,你真厲害!居然讓館主親自下來看你,還給我們每一個人安排了凳子。”

“記著他人好,行著他人善,總有一天會還給你的。”

淩惜深深的看了眼嫂嫂,眸底閃過一縷崇拜。

帥啊!

帶來了盛莞莞這麼一個小高、潮後,後麵不過爾爾。

不過接下來,可就讓大廳的氣氛流動的不太令人開心了。

文森下意思遮擋在盛莞莞的身邊,讓盛莞莞察覺出異樣。

看過去。發現陳由美陳菲菲與趙佳歌正朝著自己走過來。

她們屬於狗皮膏藥的嗎?!

每一次,她隻要出席哪裡,如哪裡玩,都能碰上她們!

還是這海城太小了。

心裡無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認了,反正每一次打的都是她們臉。

場地很有默契的安靜下來,視線圍攏在這處焦點。

不由讓人心裡唏噓。

這盛莞莞第一名媛,丈夫淩霄被淩氏集團驅逐,現如今要靠吃軟飯才能活下去,自然名聲不複以往。

不知道讓業界的人看了多少的笑話,暗中諷刺者有,落井下石有,甚至,踩一腳的也有。

而這陳由美三人,各個都是不讓事的主,也不知冇了以往尊貴的喪家之犬淩夫人盛莞莞更勝一籌,還是她們三位小名媛更勝一籌?

“挺著個大肚子也敢出來,也不怕人多閃了腰?!”陳由美冷笑,手中紅酒被她輕輕搖晃,襯托那紅唇更加妖豔。

淩惜目光有些犀利,一看就知道是淩霄的妹妹,這表情,跟要吃小孩似的。

盛莞莞也不怒,懷著孕呢,她有辦法氣死她們。

“眼睛不要,可以捐了,你以為我是你們嗎?我坐著的地方位置空的能塞下頭大象,你們要是不嫌棄,可以上來,不過抱歉,冇凳子了。”

盛莞莞笑眯眯的迴應,讓陳由美臉色微微一變,這是在嘲諷她們上去也冇她們的地位嗎!

陳菲菲瞥了眼不爭氣的陳由美,開口說:“莞莞彆介意,這位置,我們可坐不起,畢竟我們家財萬貫,公司還在市,也不必要受到‘照顧’坐在這裡。”

看看,這段位,可比陳由美高多了。

場地傳來不屑的噗嗤笑聲。

淩惜臉已經微微紅了,安圓不是圈裡人,單純的很,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隻能睜著大眼睛左右的看。

盛莞莞拉住淩惜的手在手心裡把玩:“說來也是,好歹我還蹭到了座位,你們不也乾站著?!”說著,還炫耀似的前期二郎腿,往後靠了過去,好不舒服。

陳菲菲臉色變了變:“這書法展覽會好像在一會有場比賽吧?幾乎來這裡的都是業界書法大師,不然,混進來一些小貓小狗裝模作樣的好像能看的懂,也是讓人心疼。”

陳由美立馬哼哼一笑,挺起了小胸脯,驕傲帶著自傲:“我祖上太爺爺可是書法家,當年參加國際比賽還拿了一等獎,書法世家的我可是對書法頗有研究。”

“盛莞莞,你敢不敢,跟我賭一場?!”

盛莞莞就知道她話裡有話,這下倒好,說出來也圖個清淨。

既然人家都主動找上門了,她不接受可“啪啪”打的是自家淩霄的臉。

畢竟這一陣,她們家這事已經穿的沸沸揚揚。

“好啊,正好好久開葷了,賭!”

她挑起眉,露出勢在必得。

這一仗,絕不能輸!

並且還要贏得漂漂亮亮!讓她們輸得灰頭土臉。

陳由美看到她這表情,小心翼翼吞了口口水,想起以往比賽,她每一次都贏得格外銳利,眼神都是這樣充滿高貴與淡然。

彷彿她們都是跳梁小醜,倒叫陳由美有一刻的後悔。

“打賭,就要有賭注,你們覺得,這賭注是什麼呢?”趙佳歌突然笑的有些歡脫。

她,盛莞莞已經冇得輸了。

公司冇了,錢也不夠了,就空有一副好皮囊與名頭,想來這一次輸了也蹦躂不了幾天了。

何不,來個狠的?!

三個女人叫換了個眼神,居然都帶著點點幸災樂禍,看來,臭味相……不,想一塊去了。

於是陳由美立馬帶著自傲與不屑開口:“不如玩個大的,我不要你第一名媛的頭銜,如果你輸了,就把盛氏集團的土地劃分給我們怎麼樣?!”

此話一出,瞬間全場嘩然。

這個女人,她在說什麼?!

這不是趁火打劫嗎?誰不知道這盛莞莞隻剩下一家盛氏集團了?如果冇了這公司,她盛莞莞與淩霄,也就算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