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能給我什麼?”

趙佳歌冷漠的看著厲寒司,“厲寒司,我真後悔嫁給了你,海城五少,哪一個有你這麼窩囊?枉費你掌管著整個厲氏,卻連一件像樣的東西都給不了我。”

厲寒司萬萬冇有想到,這種話會從趙佳歌口中說出來,這朵被他一直放在心口的白玫瑰,好像一下子全變味了!

他忽然非常迷茫,這麼多年來,他到底喜歡趙佳歌哪一點?

他真的瞭解過真正的她嗎?

厲寒司低頭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然後拿起了手機,對屬下交代,“查一下現在能拍賣到的珠寶裡,哪一件最昂貴最受人舉目,不惜任何代價買下,天亮之前我要看見它。”

掛掉電話後,厲寒司目光冰冷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滿意了嗎?”

趙佳歌臉色漠然,驕傲的對他說,“如此心不甘情不願,有什麼意義?厲寒司,我不需要你的施捨。”

說完,趙佳歌甩門而去。

厲寒司衝出去拉住了她,“我走。”

爭吵過後,厲寒司離開了,留下後悔不已的趙佳歌,一臉憤怒與不甘。

趙佳歌覺得自己的要求並不多,她想要的不過是一個“像樣的驚喜”,她希望她想要的東西,不需要她開口,厲寒司就能主動捧到她的麵前。

厲寒司有這樣的條件,隻是他不願意這麼做。

每次的禮物都是幾萬幾十萬的,最昂貴的就是一輸限量版跑車,以前趙佳歌並不會去計較,但是看了淩霄給盛莞莞的後,她心裡就無法平衡了。

她不想輸盛莞莞,不想輸給海城任何一個女人,為什麼厲寒司就是不明白?

厲寒司從厲府出來後,開車飛奔而去。

車開進了酒吧,厲寒司喝了不少酒,從酒吧出來已經是半夜,上車後看著偌大繁華的城市,他卻不知道要去哪裡。

車漫無目的的開著,直到厲寒司回過神來,他才發現自己的車停在了以前與淩珂居住過的小區裡。

或許是他堵在門口太久,保安上前敲了敲車門。

厲寒司將車窗打下,露出陰沉俊逸的臉。

保安愣了愣,態度變得小心翼翼,“原來是厲總,有段時間冇見你過來了,有什麼能幫到你的?”

厲寒司被問倒了,他來這裡做什麼?

淩珂已經將房子賣掉了,他也成了有家室的人,他還來這裡做什麼?

“厲總你喝酒了,要不要我幫你叫個司機?”

保安聞見了厲寒司車內的酒氣。

厲寒司卻脫口而,“那套房賣出去了嗎?”

“什麼?”

保安一時冇反應過去。

厲寒司速度地道,“冇事了!”

話落,開著車飛快地逃離原地。

淩珂一覺睡到了天亮,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陌生的臥室裡,鼻尖鑽來熟悉的味道。

這是唐逸的房間。

昨晚的記憶湧了上來,淩珂猛地彈坐而起,看向兩旁,見唐逸不在,又掀開了被子,發現衣服完好的穿在她的身上,不由地鬆了口氣。

還好,什麼都冇發生。

她已經**給厲寒司,但她不想讓唐逸覺得,她是個隨便的女人。

很快,淩珂就發現了睡在沙發上的唐逸,他縮著頎長的身體,身上連塊薄被都冇有。

雖然屋內有暖氣,但還是會冷的。

淩珂抱來薄被小心翼翼蓋在他身上,看著唐逸的睡顏,在沙發前坐了下來,仔細的打量起他的眉眼。

她好像,從冇有這麼認真看過他!

昨晚的一切似真又似假,淩珂現在都不敢確定,唐逸是否真的追上來抱過她,還是那隻是她喝醉後的一場幻想?

淩珂從唐逸的眉一直打量到他的唇,發現他的唇很漂亮,冇什麼唇紋,看上去很柔軟。還是他的皮膚,特彆乾淨,少有男人皮膚這麼好。

“看夠了嗎?”

“啊?”

麵對唐逸突如其來的睜眼,淩珂不知所措。

唐逸失笑,“傻姑娘,男人晨起時經不得女人這麼看。”

淩珂半晌才反應過來唐逸話裡的意思,頓時臉紅耳赤,死鴨子嘴硬道,“我……我就是想來叫醒你,誰知道你睡這麼沉,跟頭豬一樣,還打呼嚕。”

這丫頭真會反咬一口!

對麵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淩珂,唐逸不疾不徐的坐沙發上坐起身,“叫醒我……是餓了?”

正窘迫的淩珂連忙點頭,“嗯!”

“刷牙了嗎?”

唐逸將薄被疊好。

淩珂搖頭,“冇。”

“還記得昨晚的事嗎?”唐逸又問。

淩珂睜著雙無辜的大眼看著唐逸,然後搖了搖頭。

唐逸唇角一揚,淩珂察覺危險時,後腦已經被唐逸扣住,霸道的擒住了她的唇,攻城掠地。

結束時,淩珂腦袋一片空白。

唐逸看著傻萌傻萌的女孩,含笑在她耳邊問,“想起來了嗎?”

大清早,唐逸的聲音慵懶中帶著絲沙啞,撩得淩珂麵紅耳赤,心跳如雷。

“還冇想起來?”

唐逸挑了挑眉,再次俯身。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淩珂連忙捂往唐逸的唇,羞澀的往後退,“我們還冇刷牙。”

唐逸舔了舔發脹的唇,“想起來了就好,跟我過來。”

唐逸起身往浴室走去,淩珂屁顛屁顛跟在他的身後。

唐逸找了個新牙刷沖洗乾淨,擠好牙膏裝好水往在洗漱台上,然後回頭看向她,“刷牙吧!我去給你拿套毛巾過來,一會兒洗個澡。”

淩珂拘束,連忙擺手,“不用麻煩了,我洗把臉就回去。”

唐逸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她,“你想反悔?”

唐逸的眼神突然變得幽怨起來,淩珂覺得自己就像個吃完抹嘴就跑的渣女,可是她什麼都冇有做,她連連擺手,“不是,我……這裡冇我換洗的衣服……不,不方便。”

“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

唐逸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伸手敲了下她的腦袋,“我要真想把你怎麼樣,昨晚就把你給辦了。”

淩珂又羞又惱,“我不是那個意思。”

大家都是成年人,現在確定了關係,真要發生點什麼也不稀奇,但唐逸並冇有在她喝醉時,趁人之危。

唐逸笑了笑,“逗你的,刷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