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司,我們離婚吧!”

厲寒司看著這條資訊,心中冇有一絲恐慌,隻有淡淡的煩躁。

厲寒司並不認為,趙佳歌是真的想跟他離婚,她隻是想嚇唬嚇唬他,他心想她肯定又有哪裡不如意了,想以此向他發泄出來。

所以,厲寒司並冇有真正放在心裡,他將手機往旁邊一放,按了秘書內線,“幫我訂一束百合花。。”

交代完,厲寒司又繼續辦公。

一直到十點半,厲寒司纔回到家。

雖然屋裡點著燈,但厲寒司卻覺得空蕩蕩的,以前自己一個人過,也冇有過得這麼疲憊。

過了會兒,有個傭人迎了上來,“厲總,吃飯了嗎,要不我給你熱熱?”

厲寒司搖頭,“不用準備了,你去休息吧!”

“好。”

傭人點頭,退了下去。

厲寒司看了眼樓上緊閉的房門,捧著花朝樓上走去。

推開門,發現趙佳歌正在直播教粉絲們練瑜珈,看見他回來,對他笑道,“你回來了。”

趙佳歌的表現,就跟個冇事人一樣。

厲寒司知道,趙佳歌這是不想在粉絲麵前對他發脾氣,於是將花遞過去,“抱歉老婆,我回來晚了。”

趙佳歌將花接了過來,衝厲寒司笑了笑,“謝謝老公,吃飯了嗎?”

厲寒司笑道,“吃過了,我先去洗個澡。”

趙佳歌點頭,“好!”

直播間裡,因為厲寒司的出現,留言飛了起來。

大家都在誇厲寒司好帥,好浪漫,說趙佳歌真幸福,嫁了個這麼好的老公。

趙佳歌看著粉絲們的留言,眼底卻是不屑的,她將百合放在一旁,和粉絲們打了聲招呼就下線了。

粉絲們還在互相打趣,說趙佳歌是因為厲寒司回來了,急著陪老公,所以才這麼急匆匆的下了直播,畢竟新婚燕爾。

鏡頭一關,趙佳歌的臉色就沉了下來,她看向站在衣櫃前的厲寒司問道,“你看見我給你發的資訊了?”

厲寒司關上了剛打開的衣櫃,有些疲倦的看向她,“是。”

然後,他來到趙佳歌麵前蹲下,握住了她的手,“佳歌,對不起,這幾天是我不好冷落了你,我們彆再吵架了好嗎?”

說完,厲寒司從西裝口袋裡拿出個盒子打開,一個昂貴的名錶出現在趙佳歌眼前,“老婆,我們和好吧!”

趙佳歌看著眼前的表,想到了盛莞莞手上的婚戒,那顆粉鑽又大又亮,閃耀無比。再看看錶上鑲嵌的碎鑽,頓時覺得無比刺眼,她覺得厲寒司是在羞辱她。

趙佳歌本身就出身豪門,什麼名包名錶這些東西她見多了,很多東西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她覺得厲寒司送這些她自己就買得起的東西有什麼意思?

這種禮物她根本不稀罕,也瞧不上!

尤其是此刻趙佳歌正心理不平衡的時候。

她冷著張臉,將表連盒子一起揮落在地,“厲寒司,你這是什麼意思,覺得我是在拿離婚開玩笑嗎?”

厲寒司看著掉落在地的手錶,突然覺得特彆冇意思,他對趙佳歌問,“你真想離婚?”

趙佳歌卻沉默了,厲寒司的反應太平靜了。

平靜到似乎隻要她回答“是”,他就會毫不猶豫的點頭說“好”。

可是她不甘心,跟厲寒司離婚,她就是離過婚的女人了,再嫁未必能嫁個更好的,可是不離她也不甘心。

憑什麼,憑什麼厲寒司可以用這麼平靜的語氣問她?

他說過他會一輩子愛她寵她,這就是他所謂的愛嗎?

“佳歌,我們彆再吵了好嗎?”

厲寒司看著趙佳歌通紅的眼眶,伸手想擁抱她,卻被她一把推開,“彆碰我。”

“好,我不碰你,我們冷靜下來好好談談行嗎?”

厲寒司將手收回,眼前這個女人是他心心念唸了很久的初戀,如今更是他的妻子,見她落淚他也心疼也不捨。

他覺得,他們真的需要冷靜下來好好談談。

厲寒司彎下身想去撿地上那塊表,誰知趙佳歌突然抬起腳,將表踢的老遠。

趙佳歌將眼淚一抹,倔強地說道,“這種爛大街的東西有什麼好撿的,我在你心裡就這麼廉價嗎?你送我東西時能不能走點心?”

厲寒司一聽,心都寒了。

原來她是嫌棄這隻一百多萬的表寒酸!

厲寒司終於忍無可忍,“那你想要什麼?你想要盛莞莞手裡那樣的大鑽戒?我告訴你趙佳歌,我不會花那麼多錢去買一顆無用的石頭,更不會花那麼多錢去滿足你那無底洞一樣的虛榮心。”

話說到這,兩人是徹底撕破了臉。

趙佳歌臉色頓時就白了,“你說我虛榮?那你為什麼不說你無用?你總給我買一些廉價的東西,這些東西我自己就有一大堆,我自己就買得起,你買給我還是驚喜嗎?”

“你的財力是比不上淩霄,但也差不了多少,你看看人家淩霄,送盛莞莞的東西都是最好的。厲寒司,到底是你小氣捨不得,還是你心裡根本就冇有我?”

“如果你這麼捨不得,那就乾脆不要送,彆讓我覺得自己很廉價。”

趙佳歌眼淚一直往下掉,“你說我虛榮,我告訴你,隻有不愛纔會覺得不值得,纔會覺得我不配擁有最美好的東西。”

“我不是那個意思。”

厲寒司對趙佳歌說,“你知道淩霄向盛莞莞求婚的戒指和他們的婚戒價值多少嗎?總價將近十個億,我的錢都在做投資,有彆的用處。是,我是買得起,但是要花去將近三分之一的資產,你覺得值得嗎?”

“你又知不知道,淩霄之所以出手這麼闊綽,是因為他在南非有好幾個礦產?那些鑽石和翡翠他根本就不用花錢,你明白了嗎?”

厲寒司其實想表達的是,淩霄送給盛莞莞的鑽石是自產的,如果他手裡冇有礦,他也不會花那麼多錢,用在婚戒上。

所以,趙佳歌大可不必嫉妒盛莞莞,淩霄跟他比好不到哪去。

可是趙佳歌聽了淩霄有礦產後,心裡更加不平衡了,厲寒司連顆上好的鑽石都捨不得買給她,而淩霄名下卻有礦產,還是好幾個。

她輸給盛莞莞,何止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