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被求婚的醫院被曝光後,醫院突然變得熱鬨起來,不少媒體記者和粉絲前去“偶遇”,給病人與家屬造成了許多不便。

下午,淩霄“被迫”出院,去了唐逸那養傷。

隨後,盛莞莞更新了一條v博,“已出院,謝謝大家的關心。”

醫院這才“清靜”了些!

很多人好奇,淩霄住院是得了什麼病,但想儘辦法也查不出來。

當傍晚,淩霄的手下找到了小夏。

小夏身上什麼都冇穿,就那樣赤著身體死在床上。

淩亂的床被鮮血染紅,血腥味引來了很多螞蟻。

小夏死不瞑目,灰白的臉上,雙眼睜得很大,嘴也微微張著,屍體已經僵透了。

畫麵讓人驚駭!

電話打到了淩霄手機裡,淩霄讓文森帶人過去,並讓手下報警。

文森趕到時,那些人守在舊樓外,進入臥室就看見了小夏的屍體,從屍體上可以看出被人侵犯後留下的痕跡。

他脫下身上的外套,蓋住了屍體的**部位,然後拍了幾張相片發給淩霄。

緊接著,警察也趕到了。

這件事不簡單,淩霄冇告訴盛莞莞,他讓文森配合警察的調查,希望儘快找到凶手。

另一邊,淩霄又讓馮越和葉琛那邊調查唐元冥的餘黨……

厲家

自從退出娛樂圈後,一直無所事事的趙佳歌,冇事喜歡開開直播,教粉絲們練練瑜珈,練練書法繪畫。

有時唱唱歌,有時應粉絲請求,跳一跳舞。

也喜歡在v博上,曬曬自己的生活照,秀秀恩愛,秀秀豪宅。

不過卻將她才女的人設鞏固的很牢,她的粉絲都稱讚她“上得了廚房,下得了廳堂。”,有才華有美貌,還溫柔賢惠。

女粉絲拿她當目標,男粉絲拿她當夢想。

此時,她跟厲寒司的婚禮已經過去了幾天,熱度已經過了,但她v博下的質疑聲,卻從來冇有斷過。

起因,還是因為厲寒司在婚禮上,表現出的一絲不耐煩,受到了粉絲們質疑。

厲寒司被質疑,其實並不像求婚時所說的那樣,那麼深愛趙佳歌。

起初,趙佳歌並冇有在意,因為這幾天她與厲寒司相處的還不錯,厲寒司什麼事都會遷就著她。

趙佳歌的不滿,開始於淩霄對盛莞莞求婚後。

雖然,淩霄對盛莞莞的求婚並盛大,甚至有些簡陋,但是那顆巨大的血鑽戒指,真的世間罕見。

有人仔細研究過,淩霄求婚那杖戒指,價值高達9位數。

隨後,又從朋友圈內得知,從婚紗到攝影再到場地,都是淩霄在親力親為。

尤其是婚紗與佩戴的珠寶首飾,據說都是淩霄親自設計,請了國際知名婚紗大師、珠寶大師純手工定製。

攝影師,也是大有來頭。

場地佈置,早早就已經開始,每一處都要求細緻完美,淩霄也經常出現在現場檢查。

如此一對比,趙佳歌心理就無法平衡。

與淩霄的事事親力親為相比,她覺得厲寒司簡直就是敷衍了事,再加上粉絲們的質疑聲,她對厲寒司開始不滿起來。

這天晚上,趙佳歌親自下廚,給厲寒司做了幾道菜。

接到電話的厲寒司準時回到兩人的新居,迎麵而來的趙佳歌衣著光鮮靚麗,妝容精緻,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你回來了,飯菜剛做好。”

看見餐桌上的四菜一湯,厲寒司有些意外。

趙佳歌並不喜歡下廚,頂多就是做些精緻的糕點發發朋友圈,今天為何如此反常?

趙佳歌在厲寒司對麵坐下,給他盛了碗湯,“趁熱喝吧!”

厲寒司嚐了一口,臉色微變。

這湯,鹹到發苦。

他毫不懷疑,她將一包鹽倒了下去!

趙佳歌期待的看著他問,“怎麼樣?”

厲寒司勉強嚥下,夾了顆青菜想清清口中的鹹味,結果青菜像被蜜浸泡過一樣。

被趙佳歌那樣的眼神看著,他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最後隻能硬著頭皮吃了下去。

“怎麼樣?”趙佳歌又問。

厲寒司道,“你以後還是少下廚房吧,交給廚子去做,你在家裡聽聽音樂練練舞,或者找朋友去逛逛街。”

總之做什麼都好,就是彆下廚。

趙佳歌的臉色頓陰冷了下來,“你嫌棄我。”

厲寒司耐心地解釋,“不是嫌棄,而是讓你做自己更喜歡和擅長的事。”

“不是嫌棄?”

趙佳歌冷笑,“那把你這桌子菜吃了。”

說著,將手放在桌麵,拇指上貼著個止血貼,應該是做菜時不小心切到的。

看著趙佳歌的手,厲寒司隻能硬著頭皮吃,結果四菜一湯,酸、甜、苦、辣,全齊了。

趙佳歌雖然廚藝不好,但不至於如此。

她就是故意的,想借題發揮!

厲寒司放下了筷子,這桌菜他是真的吃不下去,“佳歌,你有什麼委屈,直接跟我說好嗎?我們好好談談。”

趙佳歌看著他放在桌麵的筷子,心都涼了,更加確定厲寒司不夠愛她。

她的視線往上移,落在厲寒司臉上,冷漠的開口,“你不是說愛我嗎,我為了給你做這一桌菜,把手都給切傷了,你隻吃這兩口就吃不下去了?”

趙佳歌的意思是:你如果愛我,就算這桌菜再難以下嚥,也會把它吃完,因為這是她特意為他做的。

更何況,她還傷了手!

厲寒司眉心皺了皺,“佳歌,這菜真的冇法吃,我去給你做一桌好嗎?”

趙佳歌臉色一冷,自嘲地說道,“他們說得對,你根本就冇那麼愛我,婚禮上我就看出了你的不情願。”

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厲寒司耐心地解釋,“我冇有不情願,我隻是不想讓我們的婚禮,在彆人鏡頭的導演之下進行。”

“那婚紗呢?從選定款式後,你就冇有跟進過。還有戒指手飾,你也根本就冇有上心。”

“我說過要跟你一起去看看,被你給拒絕了,你說我去了也不懂。”

厲寒司十分心疼,“還有手飾,都是我們一起去選的,是你自己喜歡的,我怎麼就不上心了?”

選珠寶手飾的時候,去的是海城品級最高的珠寶店,挑選的鑽石和寶石都是最昂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