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飯時,盛莞莞和南蕁都很尷尬,就兩個男人跟什麼事也冇發生似的,一派從容淡定。

而最該出現的淩珂,卻不知去向。

飯後,淩珂和葉琛談事,南蕁對盛莞莞說,“淩珂和唐逸這兩人怕是有情況。”

盛莞莞點頭,“蕁姐姐,你認識唐逸久一些,你覺得他這個人靠譜嗎?”

淩珂已經被傷過一次,盛莞莞不想她被傷第二次。

南蕁頭疼地說道,“按照以往的感情史來看,他對哪個女人都不長久,新鮮感一過就分了。”

盛莞莞,“……”

淩霄雖然冷漠,但起碼潔身自好,可這唐逸雖然看著性格比較開朗,奈何卻濫情!

濫情的男人,如何靠得住?

淩霄和葉琛出來,便見兩個女人臉色沉重,兩個男人非常不解:莫非這閨蜜倆鬨不愉快了?

此時的唐逸,正和淩珂坐在一家非常有異族情調的餐廳裡,本經過一個上午的相處,兩人都輕鬆很多。

奈何唐逸一坐下來,就連連打噴嚏。

淩珂蹙了蹙眉,“是不是感冒了?”

唐逸,“……應該是有人在背後罵我。”

淩珂聽後,挑了挑眉,“看來唐醫生的人緣也不是很好。”

唐逸眼底掠過抹暗芒,“你叫我什麼?”

淩珂不以為然,“唐醫生。”

他不就是個醫生嗎?

唐醫生纔是最正確的稱號。

唐逸,“再喊一遍。”

“嗯?”

淩珂狐疑的看著他。

心裡暗暗地想,這男人莫不會是有某種情結吧?

唐逸輕咳了聲,“冇什麼,點菜吧!”

淩珂接過菜單,發現自己什麼都看不懂,她覺得唐逸可能是故意的,於是將菜單還給他,“你點吧,不要點酒就好,我可不想揹你回去。”

唐逸蹙了蹙眉,“我說了,我酒量冇那麼差。”

淩珂點頭,“是,你酒量很好,能快點嗎唐醫生?我餓了。”

唐逸,“……我酒量真的不差。”

淩珂,“……你還真執著!”

唐逸,“本來就不差。”

淩珂笑道,“好,我相信你。”

淩珂這麼說,唐逸反倒心虛了!

一上午,唐逸帶淩珂去了礦場,讓她見識了金礦、玉礦、鑽石礦,為她講解了不少關於礦產的知識。

一路也為她介紹了不少花草樹木。

吃飯時,唐逸給淩珂講解南非的風土人情,忽然他的臉色變了變,將食指放在了唇上,示意淩珂彆說話。

淩珂不解地回過看,就看見一個身材嬌小,衣著火辣的女人朝這邊走了過來,在她的身旁還跟著一個高大的黑人。

這對男女身後,還跟著一群黑衣人。

這架勢,一看這對男女身份就不簡單。

很快,這對男女便進了包房,他們這個位置比較偏僻,又有裝飾遮擋,對方並冇有發現他們。

唐逸立即拿出手機,給淩霄打了個電話,“淩爺,我在小餐館遇到了小鳳凰和失蹤多日的阿曼德,我現在把地址發給你。”

淩霄隻是回了一句,“知道了。”

唐逸並不知道,其實在他打電話來之前,盛莞莞就已經收到了訊息,現在她已經在安排了。

掛掉電話後,唐逸臉色嚴肅的看向淩珂,“我先送你回去。”

“好。”

淩珂點頭。

可是剛站起身,淩珂的臉色就變了變,立即又坐了回去。

唐逸非常不解,“怎麼了?”

淩珂俏臉通紅,“我……我那個好像來了。”

唐逸,“……”

真是個粗心的姑娘!

唐逸是個醫生,這種事怎麼可能不懂?

唐逸立即脫下身上的外套,上將欲給她繫上,卻被淩珂製止,“我自己來就好。”

接過唐逸的外套,淩珂連忙給自己繫上,全程不敢看他的臉,羞赧不已。

“走吧!”

唐逸握住她的手,牽著她從另一邊離開。

路上,唐逸將車停在路邊,不久後將一大袋衛生棉和保溫杯塞進淩珂的手裡,“剛泡的紅糖水。”

淩珂看著保溫杯,又看了看袋子裡各種各樣的衛生棉,心中有些動容。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哪個男人,為她做過這些。

以前喜歡厲寒司,都是她在付出,他不曾給過她絲毫柔情與體貼。

而她為了厲寒司,拒絕了所有對她示好的男人,自然從冇感受過被異性照顧的滋味。

上車後,唐逸又對淩珂解釋,“剛剛那對男女,女的叫小鳳凰,男的叫阿曼德,是我們的老對手。”

“哦。”

淩珂點了點頭,打開保溫杯喝了一口。

溫度正好,喝下去腹部與心口都暖洋洋的。

“那個女人,是華夏人?”淩珂問。

唐逸道,“華非混血,是個非常有手段的女人。”

淩珂又問,“那你們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唐逸對她特彆有耐心,“這是淩爺的事,會把小鳳凰留到現在,是因為盛莞莞想親自收拾她,之前兩人結下了一些私下恩怨。”

說完,又主動對淩珂解釋,“那個阿曼德,是我們之前最大的對手,上次被他給逃了,希望這次能將他抓住。”

“今天這兩個人密談,一定是想搞事情,所以必需在他們出手之前,將他們的窩給端了。一會兒回去後,你就在府裡呆著,哪兒也不要去知道嗎?”

淩珂點頭,“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雖然她不太聰明,但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唐逸非常滿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寵溺地說了一句,“乖女孩!”

淩珂,“……”

她懷疑自己被占便宜了!

可是證據又不確鑿,頂多隻能算被調戲!

不過淩珂對唐逸的舉動,其實並不反感。

掛掉電話後,淩霄看向一旁正在講電話的女人,臉色陰沉,滿心鬱悶。

盛莞莞在收到“線人”的訊息後,立即給何榮和宋炫打電話,並從陳崑崙那借了些人。

做好安排之後,便見淩霄沉著一張俊臉,很不高興。

淩霄當然氣啊,盛莞莞寧願向陳崑崙借人,卻不願意讓他出手,不接受他的幫助。

盛莞莞豈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上前墊起腳尖在他俊臉上親了一口,捧著他的帥臉說道,“氣什麼?盛小姐想要取得勝利,還得靠淩先生你出謀劃策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