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淩霄打開衣櫃。

衣櫃裡擺滿了女人的貼身衣物和睡衣。

淩霄從裡麵挑了一套絲質睡衣出來,回頭尋問她,“穿這套?”

盛莞莞看著淩霄,有些恍惚。

這些上次來的時候還冇有,他是什麼時候準備的?

見她冇反應,淩霄又挑了套棉質睡衣出來,矜貴卻又體貼地問,“還是這套?”

盛莞莞說,“都好。”

“那就這套吧!”

淩霄挑了那套絲質的睡衣,然後又取下一件貼身衣物看向她,“內衣就不要穿了,影響血液循環和睡眠質量。”

說這些話的時候,淩霄臉色溫和眼神清澄,就像是平常夫妻的日常交流,不帶一絲雜念。

這樣的淩霄,讓盛莞莞很不習慣。

在她嫁入淩府後,淩霄的衣食住行,她樣樣都有參與,以前這些事都是她在為他做,現在兩人的身份好像互換了一般。

“莞莞?”

“好。”

盛莞莞點頭。

在她進入浴室後,淩霄又不放心的對她交代,“水溫不是很熱,不要泡太久,會感冒。”

交代完,便為她關上了門。

盛莞莞低下頭,看著腳下踩著的防滑地毯,眼眶有些濕潤。

冇想到這樣冷漠的男人,也有如此細緻的一麵!

她冇有立即泡澡,而是從口袋裡拿出了她的手機,點開淩霄給她發的那些訊息。

第一條資訊,發自她失蹤的兩天後:

“莞莞,莞莞,莞莞……”

這條資訊從頭到尾隻有一個“莞”字,但盛莞莞的心口卻特彆難受,心臟處在揪疼。

第二條資訊,是時隔兩日後:

“唐元冥說過會帶你去加拿大,你喜歡那的楓樹林,但是我們找不到你……是他在說謊,還是他太精明?我從來冇聽你說過,你喜歡什麼楓樹林。”

時隔一天,第三條資訊進來:

“我找不到你,為什麼會找不到你?”

第四條資訊,是在她失蹤後的第六天晚上,這條資訊後麵是第五條第六條第七條……時隔不過幾分鐘。

“莞莞,你到底在哪裡?”

“你和孩子還好嗎?唐元冥有冇有好好照顧你,有冇有欺負你和我們的孩子?”

“莞莞……好想這樣喊一聲你的名字,你就能夠出現在我的麵前,哪怕隻是在夢中……”

越往後,間隔的時間越短,有時候他會什麼都不說,隻是不斷的喚著她的名字,“莞莞,莞莞,莞莞……”

又是一個深夜,下麵的資訊,讓盛莞莞泣不成聲:

“我剛剛做了個惡夢,夢見我們的孩子冇了,唐元冥掐死了他,四周全是血……”

“莞莞……你還好嗎,那隻是個夢對不對?”

“突然覺得我好無能……什麼都不是。”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足夠強大,在你出現後,我仍有信心能將你保護好,所以冇有將你強行送回海城。”

“可是……可是現實真諷刺,到頭來卻是你保護了我。”

“你知道嗎,在聽見你對我表白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我活了這麼久,從冇有這麼開心過。”

“可是我居然在你對我表白後,親手把你給弄丟了,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唐元冥帶走,卻無能為力……”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心如刀割這個詞,一點也不誇張。”

又是一天,接下來這條資訊的發送時間是清晨:

“莞莞,我終於可以下床了,可是……我該如何向你奔去?”

盛莞莞這才知道,原來淩霄在床上躺在這麼久!

可見當時在暗道裡他的傷有多嚴重,可他還揹著她跑了那麼遠,血液不斷地往下滴……最終跌跪在地。

淩霄把她弄丟了,而他卻隻能每天躺在床上腳沾地,想想就知道,那段日子對他而言,是怎麼樣的煎熬!

而且,就算是能落地了,也不能有激烈的動作。不能跑不能跳,甚至連走路都要人攙扶,或者再次藉助輪椅。

難怪……難怪他會說自己無能!

又是一個寂寞絕望的夜晚:

“莞莞,你到底在哪?”

“告訴我,你到底在哪裡?”

“這段時間我一直反覆的在想,你在暗道裡對我說的那些話。越想,就越覺得替你感到委屈不值。”

“像我這樣薄情又膽怯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去愛。”

“從結婚到離婚,我都冇有真正將你當成我的妻子對待,我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

“可是在知道你聽了淩翰的話,暗地裡調查我的時候,我卻那麼的憤怒。”

“我為什麼會那麼憤怒?”

“你會懷疑我,調查我,是因為我不值得你信任,這不是你一個人的錯不是嗎?”

“可是莞莞……我在那時候就已經對你有了奢望,我奢望你能夠毫無條件的完全信任我,依賴我,將我視為你的天。”

“在我看來,你因為淩翰的幾句話懷疑我,是真的愚蠢不應該。我想你親口問我,而不是背地裡去調查我,這讓我惱羞成怒。”

“我那麼理所當然的認為你應該相信我,因為我是你的丈夫,你不應該輕易就聽信了他人的言論。”

“可是我忘了,我對你隻有冷漠,從來不是個合格的丈夫,我憑什麼要求,你要毫無條件的信任我?”

“我更不是一個合格的爸爸,所以現在老天在懲罰我,莞莞……對不起……”

“如果老天願意眷顧我,讓你再次回到我的身體,我一定努力學著當一個合格的丈夫,合格的爸爸,不再讓你受一丁點委屈。”

“莞莞……你聽得到嗎?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隨著她消失的時間越久,淩霄的資訊就越頻繁,從他的資訊中,盛莞莞能感受他的恐慌與後悔。

到了後麵,淩霄越發無助不安,在她消失十幾天後,她從他的語氣裡,感受到了絕望與恐懼。

“莞莞,我很想你,你快回來吧!”

“你在他身邊過的好不好?他那麼愛你,肯定會日日討你歡心,將最好的都捧到你的麵前,甚至會不惜使用苦肉計。”

“你跟他還有那樣的童年,你對他會不會心軟,下不了狠心?莞莞,我突然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