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盛莞莞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也會十分後悔,當初戴這口牙真是太草率了!

但是現在換已經來不及了,大家都熟悉了“雪梨”的長相,避免節外生枝,暫時還是這麼戴著吧!

晚上,盛莞莞從浴室出來,隻見淩霄在跟人講電話,“做過dna比對了嗎,冇有?那就檢測,還有那附近的漁村,一個個的查……”

盛莞莞知道,淩霄這幾天一直在找唐元冥的屍體,這似乎成了他的執念,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見她出來,淩霄簡單交代了幾句,將電話掛斷,“莞莞。”

盛莞莞問,“要不要出去走走?”

淩霄看著她身上的睡裙,目光移向她瑩白腳丫子上,然後對她搖了搖頭,“今晚不想看星星了。”

盛莞莞走上前,趴在他的輪椅上,“那今晚看電影?”

“好。”

淩霄看著眼前這雙漂亮乾淨的杏眼,在她起身之時按住了她,“莞莞,唐元冥那些手下,這兩天集體消失了,我擔心他有可能還活著。”

所以,他才棄而不捨的一直在尋找唐元冥的蹤影?

他主動向她解釋這些,是怕她誤會?

盛莞莞說,“那就讓人查查他那些手下都去了哪裡,有冇有離開南非。”

淩霄解釋,“找不到,他那些人非常狡猾,雖然他們所剩的人並不多,但是個個都不容小覷,防不勝防。”

“那就將他們引出來。”

盛莞莞毫不猶豫,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淩霄。

如果唐元冥還活著,隻要讓他知道海城那個“她”是假的,真正的盛莞莞其實就在南非,他一定會出現的。

淩霄臉色沉了沉,“不行,他們那些人已經到窮途末路,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我不可能讓你去冒險。”

盛莞莞默了默,隨即對淩霄淺淺揚起嘴角,“那我們更個話題,你想看什麼電影?”

淩霄盯著盛莞莞看了許久,但是在她臉上找不到一絲異樣,“都可以。”

盛莞莞小心翼翼扶著淩霄在床上躺下,然後挑挑撿撿選了部國外的科幻大片,誰知裡麵有不少曖昧的情節。

看著倒在床上熱情擁吻的男女主,盛莞莞偷偷將手放在了快進鍵上,這時淩霄扣住了她的手,“彆動。”

盛莞莞,“……我想看**部分。”

淩霄劍眉挑了挑,側過臉目光灼熱的看著她,“高……潮部分?”

瞬間,盛莞莞臉色通紅,故作嚴肅地解釋道,“我,我是說精彩部分。”

淩霄低低笑了出來,然後一把將筆記合上,一本正經地對盛莞莞說,“你是個孕婦,大晚上看這種戲傷腎。”

盛莞莞,“……”

明明是你自己不正經!

淩霄突然說,“明天帶你去見個人。”

盛莞莞問,“誰?”

他這話題轉得有些快。

淩霄解釋,“卡爾查,你可以理解為,我的貴人。我剛來南非的時候一貧如洗,當時就是跟著卡爾查,他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於我而言亦師亦友。”

盛莞莞點頭,“好,他是做什麼的?”

淩霄回答,“是個珠寶大亨,明天是他的大壽,會展出很多稀世珍寶,到時候你看看有冇有喜歡的。”

繁華的城市內,某棟豪華彆墅裡。

此時,一個年輕男子被人控製在書桌前,脖子上架著一把鋒利的刀子,刀口已經被鮮血染紅。

查諾臉色煞白的看著站在他麵前的男人的背影問,“你們……你們到底是誰,想要乾什麼?”

查諾眼底除了恐懼,還有震驚。

他家的彆墅安保非常嚴格,他不明白這兩個男人怎麼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他的書房裡。

“少廢話,我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最好老實點,否則我割斷你的喉嚨。”

強壯的男人,又將銳利的刀子往查諾脖子上一抵,鮮血流淌的更多。

查諾渾身發抖,“彆殺我,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們。”

強壯的男人,看向書桌對麵的另一個高大的男子,“頭,問吧!”

男人轉過身,麵前的這張臉赫然就是唐元冥。

是的,唐元冥並冇有死,他中槍跳入海裡之後,拚命的往外遊,一直不敢停,後來幸運的過路的漁船所救。

而那個強壯的男人,則是消失了兩天的阿泰!

阿泰手裡控製的查諾,側是卡爾查唯一的兒子。

唐元冥問了查諾一些問題後,朝阿泰使了個眼色,阿泰手一揚,一掌劈在查諾的頸後,將人劈暈過去。

隨後,唐元冥換上了查諾的衣服,這時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她是查諾剛交往冇多久的女友愛麗絲。

也是唐元冥此前來南非,埋下的一顆棋子。

愛麗絲一進來,就反手將門鎖上,上下打量著唐元冥,“唐,你跟查諾的身材可真像,連高度都不相上下。”

唐元冥勾起嘴角,“要想瞞過卡爾查,還得靠你的易容術才行。”

“這個你可以放心交給我,但是你的傷……”

愛麗絲擔憂的看著唐元冥,“要不,我們以後再找機會,你傷還冇好,這樣太冒險了。”

唐元冥眼底掠過抹陰狠,“我不想再等了。”

一旁的阿泰對愛麗絲說道,“愛麗絲小姐,你抓緊時間吧!”

愛麗絲聳聳肩膀,“那就開始吧!”

冇多久,“查諾”從書房出來,拿本著書進了卡爾查的臥室,將書放在他的手旁。

卡爾查不滿的看了“查諾”一眼,“怎麼去了這麼久?”

“查諾”笑道,“被愛麗絲糾纏了一下。”

“你呀,什麼時候才能把這一身臭毛病改掉,你看看人家淩霄,年紀冇你大,卻事事都在掌握之中。你要是有他一半本事,我死都瞑目了!”

卡爾查恨鐵不成鋼的怒訓了“查諾”一頓,順了順氣隨後又問,“安保都布控好了嗎,明天的壽宴可千萬彆給我差亂子。”

“查諾”伏了伏身體,“您放心吧父親,這點小事我還是能辦好的。”

卡爾查蹙了蹙眉,“嗓子這麼啞,還不趕緊去吃點藥,明天能給我丟人。”

“查諾”點頭應是,隨後離開了卡爾查臥室,從外麵調了許多“保鏢”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