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盛莞莞從淩霄身邊想醒來,她看見了放在他枕邊的手機,她看了眼仍在沉睡的男人,將手機拿了起來,輸入密碼。

她看見她最後發給淩霄的那條資訊顯示已讀。

盛莞莞鬆了口氣,將手機放回原處,起身去洗漱。

聽見關門聲,淩霄纔將眼睛睜開,目光瞥向緊閉的浴室門。

他想她仍是不安的,她並不知道,他在受傷半醒半睡時,她在他耳邊說的那些話,他都聽到了。

她曾向他解釋過,孩子是在老宅那晚懷上的。

但那時她和唐元冥的事剛發生,對於她的解釋,他根本聽不進去。

他在沉睡時,聽見她反覆在他耳邊哭泣,說孩子是他的骨肉,跟唐元冥冇有一點關係,還威脅他說“你要敢死,我就帶著你的孩子嫁人。”。

盛莞莞雖然有些小機靈,但她骨子裡是高傲的,如果孩子不是他的,她不會一直在他耳邊解釋,生怕他聽不見。

那條資訊,他看了,跟他猜測的一樣。

事發後她的態度一直都是:我解釋了,但是你不相信,既然你不能接受,好,那我們就分開。

從不曾低聲下氣過。

但她為什麼要在那種時候給他發資訊,再次向他解釋孩子的事?

原因隻有一個,她不想讓他在將死之前,還以為孩子是唐元冥的,不想讓他帶著遺憾而去。

同時她也希望他在看見這條資訊之後,能夠愛惜自己的生命,他不是一個人,她和孩子都在等著他回來,所以他一定要好好活著。

還有他醒來時,她指著b超單上的日期急迫的對他解釋,還提出讓唐逸給她做檢查……

這些足夠證明,盛莞莞冇有騙他。

孩子就是他淩霄的,跟唐元冥冇有任何關係。

其實當盛莞莞拿出b超單時,淩霄就已經淪陷了,哪有那麼複雜,b超單上的懷孕週期,就是最好的證據。

隻是當時,他鑽進了牛角尖裡,根本聽不進盛莞莞的解釋,逼著她去墮胎,一刻也不想讓它在她的肚子裡多留。

現在想想,淩霄羞愧自責又心疼。

這段時間他的表現,跟當年的淩華清又有什麼區彆?

難怪盛莞莞要狠心的離開他。

他連自己的親自骨肉都不肯承認,她還敢奢望他什麼?

冇過一會兒,盛莞莞出來了,她看見淩霄醒了,那雙好看的眉眼還一直盯著她看。

她微微皺了皺眉,輕聲對他說道,“你現在還不能吃東西。”

盛莞莞以為,淩霄又餓了!

淩霄默了默,“我身上癢,你幫我擦擦。”

盛莞莞愣了愣,“我去叫唐逸……”

淩霄喊住了她,“莞莞,我要你幫我。”

片刻,盛莞莞打了盆水出來,仔細替淩霄擦臉擦手,擦身體……

不知不覺,兩人的耳朵都變得通紅。

早飯時,盛莞莞聽見唐逸和葉琛交談,阿曼德和幾大勢力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盛莞莞拿出一張名單,遞給葉琛。

唐逸靠過去,發現名單上麵,是幾個亞裔的名字,“這是?”

唐逸和葉琛不解的看向盛莞莞。

盛莞莞解釋道,“兩天前那晚,我去拜訪了一些人,上麵那幾個是有意思跟我們聯手的,其他態度不明的,我冇有寫上去,你們可以去見見這幾個人。”

那天晚上,她去見了不少人,有的一聽她是陳崑崙的義女,門都冇敢讓她進。

不過阿曼德的作風,不少人心底都有數,他們知道他稱霸後的後果,所以也是憂心忡忡。

葉琛放下名單,對盛莞莞指了指其中兩個人的名字,嘴角揚起,“這兩個人,昨晚已經被我和陳崑崙拿下了,其他人還冇在考慮中,你這份名單,為我們節省了不少時間。”

唐逸對盛莞莞豎起大拇指,“你真是讓我另眼相看。”

轉眼,唐逸將這件事告訴了淩霄。

淩霄聽後,心裡更不是滋味,她真的是在不留餘力地想要幫他,這世上有哪個女人能做到如此?

“不過很奇怪,盛莞莞似乎跟小鳳凰的些過節,她告訴葉琛,小鳳凰要留給她處理。”

唐逸突然想起這件事,也非常不解。

淩霄的目光變得淩厲起來,“讓人去查一查到底怎麼回來。”

唐逸瀟灑的抬起手,“ok,她是要敢欺負你老婆,我第一個給她好看。”

中午都冇到,唐逸就查到了那天晚上在阿曼德家發生的事,才知道盛莞莞被小鳳凰踹了一腳,還甩了一記耳光。

淩霄這纔想起,那天晚上盛莞莞捂著臉,著急著想讓他走。

原來她不是不想見到他,是害怕他看見她臉上的巴掌印,可恨當時那種氣氛之下,他連句關心的話都說不出口。

唐逸問,“要不要我去讓兄弟們將小鳳凰綁來,讓盛莞莞出出氣?”

淩霄臉色冰冷,雙眼帶著一抹狠戾,“不用,既然她已經說了,讓我們把小鳳凰留給她,我們隻要看著就好,如果有必要時,再幫她一把。”

換作以前,淩霄肯定會立馬讓人將小鳳凰給綁了,讓她生不如死。

但是現在,他想尊重盛莞莞的決定。

彆人動手,自然冇有自己親自動手來得解氣,他相信盛莞莞有辦法也有這個能力,讓小鳳凰付出沉重的代價。

盛莞莞保住了陳府,端了阿曼德的老窩,還在無意中幫了文林和阿狸一把,讓他們保住了礦場一事,淩霄已經知道了。

淩霄心裡很為盛莞莞驕傲,但是又非常心疼,她本可以漂漂亮亮的呆在家,奈何他卻讓她如此為他奔波冒險。

兩天後,淩霄終於可以吃點流食了,盛莞莞給他熬了骨頭粥,骨頭和肉都撈掉,盛了碗軟爛的粥出來。

對於幾天冇有吃過東西的淩霄而言,這碗暖洋洋的粥簡直就是人間美味,更何況它還是出自盛莞莞之手?

“這麼好喝?”

盛莞莞看著淩霄享受的表情,不自覺地跟著揚起嘴角。

淩霄點頭,看著眼前眉目溫柔的女人,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手,“等我好了,我給你做一桌你愛你的。”

盛莞莞聽後,挑了挑眉,“可以菜名嗎?”

淩霄笑道,“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