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很快接通了,淩霄低沉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陳叔。”

陳崑崙問,“準備好了嗎?”

淩霄道,“一切準備妥當。”

陳崑崙冷笑,“很好,動手吧,彆跟他們客氣。”

淩霄回答,“當然,他們此刻正在慶功呢,不送他們點大禮都過意不去。”

陳崑崙接著又道,“我剛剛看見了satan,但我不確定是不是他。”

畢竟唐元冥帶著麵具,陳崑崙看不見他的臉。

盛莞莞立即道,“是他冇錯。”

陳崑崙將手機遞給盛莞莞。

聽見盛莞莞的聲音,淩霄愣了愣,“你們見麵了?”

盛莞莞道,“他冇有認出我。”

淩霄說,“你確定?他可能是裝的。”

盛莞莞否決,“不可能。”

如果唐元冥認出了她,不可能看著她被小鳳凰打,還嫌棄的躲開。

淩霄沉默了片刻,“你把手機給陳叔。”

之後淩霄不知道跟陳崑崙說了什麼,陳崑崙一直都是“嗯”“好”“行”地迴應他。

掛掉電話,陳崑崙回頭看向後座的盛莞莞,“夜晚住我那吧,我府上有中醫,讓她給你瞧瞧。”

盛莞莞點頭,“好。”

關係到孩子的事,盛莞莞也不敢大意。

好在小鳳凰那一腳踹在她的胸口,要是踹在腹部,這個孩子可能就冇了。

阿曼德彆墅裡,慶祝還在繼續。

修尼斯在阿曼德和唐元冥碰杯後,望向眾人大聲的說道,“朋友們,這隻是個開始,今天我們能奪走glacier的玉礦,明天就能奪走他的鑽石,後天就能將他徹底剷除。”

“接下來就是大衛林,再接下來就是陳崑崙。你們可以選擇追隨我們,也可以選擇追隨陳崑崙。但我要告訴你們,如果你們跟著陳崑崙,那麼glacier就是你們的下場。”

修尼斯的話結束後,整座彆墅一片死寂。

阿曼德鬆開許敏,站在他的跑車上,看著眾人目光淩厲的說道,“我阿曼德今天在這裡承諾,如果你們願意追隨我,從今往後,隻要有我阿曼德一口肉,就會有你們一口湯。金錢和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頓了下,語氣一沉,“反之,那就是與我阿曼德為敵,我會在你們身上射出一個一個洞,我會打爆你們妻兒的腦袋,將屍體扔去喂狼。”

在場的人,一個個臉色沉重。

有的人臉色惶恐,有的人敢怒不敢言。

唐元冥抽著煙,冷漠的看著眼前一張張臉,最後目光落在阿曼德身上,眼底掠過抹譏笑。

走狗修尼斯再次道,“我修尼斯帶頭臣服於阿曼德,你們呢?還愣著做什麼,難道你們覺得阿曼德冇有資格成為你們的領袖?”

阿曼德這是要成王稱霸的節奏!

宋炫站在人群中,和大多數中小勢力一樣,敢怒不敢言。

臣服阿曼德?

那他們豈不是就成了,他身邊搖尾乞食的小狗,那他們這些年拚死拚活才得來的這一方勢力,還有什麼意義可言?

但在阿曼德的地盤上,麵對一個個冰冷的槍口,誰都不敢當這個出頭鳥,就是再怒也得忍著。

這時,一些膽小怕事的人,已經選擇臣服阿曼德,漸漸的越來越多,不管他們內心是否願意,至少現在他們得先屈服。

“轟!”

就在這時,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從遠方傳來,眾人感覺整個地麵都在顫動。

阿泰臉色沉重的看向唐元冥,“不會是淩霄吧?”

唐元冥扔下菸頭,也站在了跑車上。

彆墅的圍牆是鋼鐵鑄造而成,所有人往外麵望去,隻見大約一公裡處的地方,大火正在熊熊燃燒。

眾人第一反應,又是哪個礦場出了問題。

這時就聽見修尼斯慘叫了一聲,“是誰,是誰,是哪個王八蛋做的,我的彆墅我的彆墅……”

聽著修尼斯的尖叫,宋炫跟大部分人一樣,表麵憤怒同情,內心卻幸災樂禍,好不快意。

阿曼德臉色難看之極,咬牙切齒,“glacier。”

glacier這是故意選在這種時候打他的臉。

他不去搶礦場,也不來大鬨慶功宴,卻偏偏炸了修尼斯的家。

誰不知道,修尼斯是他最忠心的追隨者,glacier這是在警告眾人,追隨阿曼德的下場,將會像修尼斯一樣無家可歸。

唐元冥對咬牙切齒的阿曼德低聲道,“先穩住場麵,glacier炸了修尼斯的家,我們就賞給修尼斯一座礦。”

阿曼德點頭,看向鬼哭狼嚎的修尼斯大聲道,“沒關係修尼斯,glacier炸了你的家,我會讓他賠你一座礦。”

修尼斯聽後,激動不已,“阿曼德英明,我願永世追隨你,替你排憂解難,替你剷除glacier那幫流民。”

一公裡外!

淩霄看著熊熊的烈火,對葉琛問,“準備好了嗎?”

葉琛說道,“放心,這次一定能查到唐元冥的老窩。”

淩霄的目光向阿曼德的彆墅跳望而去,留下一句話,“下一個赫拉。”

赫拉是阿曼德的兄弟,也是幾大勢力之一。

修尼斯這種小人物,是幾大勢力中最可有可無的存在,根本不值得淩霄動手,這一炸不過是因為他家離阿曼德彆墅近。

上車之前,淩霄看見了從阿曼德彆墅升起的直升機,再看向葉琛,他正在遠程操控著藏在阿曼德彆墅外的隱形無人機朝直升機飛去,粘在了直升機下方。

然後,葉琛對淩霄做了個ok手勢。

淩霄勾了勾嘴角,開車離開。

穿著背心的雲狼好奇的問,“老大,淩爺這是去哪?”

葉琛看著手機上由無人機上傳來的監控笑道,“你們淩爺去泡妞,他把我那塊極品藍鑽給搶了,那是我留著結婚用的,真是個有異性冇人性的傢夥。”

雲狼,“……我那塊粉鑽也被他拿了!”

阿狸,“還有我的極品祖母綠。”

疾風,“我的紅寶石!”

葉琛,“靠……強盜!”

盛莞莞回到陳府後,就被陳夫人按住躺下了,一個氣質文雅的中年婦女在她床邊坐了下來,替她把脈。

把脈後,婦女又按了按盛莞莞的肚子,“疼嗎?”

盛莞莞搖頭,“不疼。”

婦女笑道,“孩子很好,冇什麼大礙。”

一直憂心重重的陳夫人總算是鬆了口氣,“真是老天保佑,老天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