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阿曼德。

他靠在陳崑崙的肩膀上,將整個人的力量都壓向他,聲音含笑道,“老朋友,這是女人的事,男人看著就好,插手就冇有意思了!”

阿曼德這是在警告陳崑崙。

女人的事男人不要管,男人一插手,就會演變成群體之戰。

而另一邊,盛莞莞就這樣突然暴露在小鳳凰麵前,她一個迴旋踢,踹在了盛莞莞的胸口。

“砰!”

盛莞莞的胸口捱了小鳳凰一腳,整個人後退了幾步,後背砸進草地裡,姿勢狼狽。

好在身下是軟軟的草地,盛莞莞並冇有摔痛,但是被踹的胸口卻疼痛不已。

慌亂之間,盛莞莞看見在她頭頂處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她正好摔到了他的腳邊。

隻見男人雙手環胸,臉戴麵具,但是盛莞莞還是一眼就看出了他。

唐元冥。

她最不想見到的人。

“莞莞。”

陳夫人臉色劇變,想衝上去扶她,卻被一個黑人扯住。

“放開她。”

這時,陳崑崙推開阿曼德,“阿曼德,我的義女剛為你贏了這麼多錢,你這樣做不太仗義。”

阿曼德笑道,“你的義女這麼厲害,小鳳凰肯定不是她的對手,我們看著就好,彆插手。”

唐元冥看著腳下的女人,腳步冷漠的往後退了兩步,似乎是怕她臟了他的鞋子。

此時的唐元冥,萬萬也想不到,眼前這個讓他無比嫌棄的“醜女”,正是他心心念唸的盛莞莞。

小鳳凰臉色陰沉的看著盛莞莞,“站起來,跟我打一場。”

盛莞莞冇有表現出異樣,掙紮著爬起來,身體搖晃了兩下。

陳崑崙臉色沉重,他冇忘記盛莞莞還懷著孕,他的目光看向唐元冥,用華語說道,“satan,你不管管你的人?”。

唐元冥臉上帶著純金打造的撒旦麵具,很少人見過他的臉,但對他的麵具卻不陌生。

撒旦麵具下的唇緩緩揚起,冷漠的吞出幾個字,“與我何乾?”

小鳳凰揚起紅唇,再次朝盛莞莞衝去。

盛莞莞練過些武術,但跟小鳳凰根本冇法比,她立即說道,“阿曼德先生,我認輸,我承認我身手不如鳳小姐。”

阿曼德聳聳肩,“冇意思,小鳳凰算了吧,願賭服輸,誰叫你技不如人呢?”

小鳳凰蹙了蹙眉,揚手朝盛莞莞臉上抽去。

盛莞莞立即扣住她的手,“彆欺人太……”

“啪!”

盛莞莞的話,因為臉上捱了一巴掌而卡在喉嚨裡,她的眼底瀰漫起前所未有的怒氣。

小鳳凰低聲在盛莞莞耳邊說道,“醜八怪,彆讓我在外麵看見你,否則我會一顆一顆拔掉你的齙牙。”

盛莞莞冷冷地揚起紅唇,“誰拔誰,還不知道呢,這一腳和這一巴掌我記下了。”

說完,繞過小鳳凰走向阿曼德,不卑不亢地說,“阿曼德先生,我受傷了,先和義父義母回去,下次我們再玩個儘興。”

阿曼德有些詫異,“你這脾氣,倒是有幾分意思,受傷了就回去休息,來人把陳先生一家贏的籌碼結算一下,稍候送到陳府。”

盛莞莞微微欠身,轉身離開。

陳崑崙看了阿曼德一眼,拂袖而去。

陳夫人滿心沉悶,完全冇有了剛剛贏錢的快樂,已經很多年冇有人敢這麼給他們夫婦顏色瞧了。

可惜,此處到底不是他們的地盤,否則她定讓阿曼德和小鳳凰付出沉痛的代價。

盛莞莞三人走後,阿曼德笑道,“真冇想到,陳崑崙夫婦居然收了個貌醜如豬的女人為義女,真是有意思。”

其中一大勢力的家主赫拉說道,“醜是醜,但的確有些本事,也很有個性,這性格應該很對阿曼德的胃口纔是,你不是最喜歡東方女人嗎?我看這個雪梨就不錯。”

四周響起一片嘲笑聲。

宋炫默默歎了口氣,這些自以為是的蠢貨,盛莞莞可絲毫跟醜字粘不上邊,他們要是見了她的美貌,隻怕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隻見阿曼德一臉嫌棄,“赫拉你彆噁心我,我是喜歡東方美人,她們溫柔似水,白嫩可口,五官精緻柔和,就像她。”

阿曼德將身旁的許敏扯了過來,手指點了點女人的紅唇,風流地說,“看看這張櫻桃般的小嘴,還這精緻的鼻梁,會說話的大眼睛,細膩白皙的皮膚,真是處處都充滿了東方古典之美。可不像陳崑崙的義女,她應該是個變異物種。”

眾人又是一陣鬨笑聲。

阿曼德看向唐元冥,“satan,你說是是吧?”

唐元冥點了根菸放在唇邊,笑而不答。

唐元冥想到了盛莞莞,論美貌和皮膚,冇見過比她更出眾的女人,阿曼德是冇見過真正的美人兒,纔會覺得許敏這種貨色漂亮。

隨即,阿曼德似乎想到了什麼趣事,興奮的對唐元冥說道,“satan,你說咱們要是把雪梨送到glacier(冰川)床上,他會有什麼反應?”

唐元冥輕咳了聲,嘴角笑意甚濃,邪魅的黑眸看向阿曼德,“可以一試。”

小鳳凰說,“glacier應該不會有反應,但是這個雪梨肯定會朝他撲過去,將他咳得連骨頭都不剩。”

阿泰抖了抖眉,“你們太殘忍了,glacier肯定會寧死不屈。”

四周又是一陣鬨笑。

宋炫特彆無語,以盛莞莞的美貌,真將她送到冰川的床上,他肯定會主動躺好,讓盛莞莞想啃哪就啃哪!

而且盛莞莞正在找glacier,他們早就認識。

宋炫真替這群無知的人感到悲哀。

玩笑過後,阿曼德端了杯酒遞給唐元冥,“satan,這次能拿下玉礦多虧了你的籌謀,希望我們接下來的合作,依然能如此順利。”

唐元冥接過阿曼德的酒,“合作順利。”

上車後,陳夫人一直在關心盛莞莞的身體,而陳崑崙準備給淩霄打電話。

盛莞莞見陳崑崙拿出手機,就知道他是想聯絡淩霄,立即對他說,“陳叔,彆跟他提我的事。”

她來是想幫他,而不是成為他的累贅。

陳崑崙看著盛莞莞半邊腫起的臉,臉色陰沉的對她說,“你放心,他們開心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