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頭,你說小鳳凰能把比分拉平嗎?”阿泰問,

唐元冥道,“鳳凰輸定了。”

小鳳凰的性格唐元冥十分瞭解,她太在乎輸贏了!

而且盛莞莞的成績,本身對小鳳凰而言就是極大的挑戰,更何況她得打出滿分才能將比分拉平?

這個水準,就是在小鳳凰狀態最佳的時候也很難做到,更何況如今頂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她不可能發揮好。

“準備好了嗎?”

拋水果的人問對小鳳凰問。

“等等!”

小鳳凰深吸了幾口氣,她感覺自己的掌心已經被汗水浸濕,她閉上了雙眼,數秒後才睜開,握槍的手緊了緊,“行了,開始吧!”

十個大小不一的水果同時往上拋。

“砰砰砰……”

連續六槍命中,但就在這時有顆桔子快掉到了地上,小鳳凰心中一慌,立即將槍口往下移,她必需全部打中,否則她就要輸給那個“醜八怪”。

但是,當子彈射向桔子裡,距離卻偏了一點。

子彈從桔子旁邊擦過,桔子完好的掉落在草地上。

小鳳凰的心態頓時就崩了,剩下三個水果也即將掉落在地,她慌亂的挽救,卻隻射中了其中一個。

最終結果出來,小鳳凰隻命中七個水果,這場比賽“雪梨”勝。

押盛莞莞贏的人,那叫一個激動,不斷呐喊著盛莞莞的名字,“雪梨……雪梨……”

此刻最激動的莫過於陳夫人了,他們夫婦押了幾個億下去,現在翻了十倍,那就是幾十個億啊!

陳夫人不顧形象,興奮的尖叫,“雪梨雪梨,天下無敵……”

媽呀,這小姑娘簡直就是她們夫婦的賭神爺啊!

贏了1.8個億的宋炫,也是格外的激動,跟著陳夫人大喊,“雪梨雪梨,天下無敵……”

反觀另一邊,砸重金押小鳳凰贏的人,臉色那是一個比一個難看。

雖然都是土豪,但眨眼間就冇了幾個億,也是會肉疼的!

本以為被譽為神槍手的小鳳凰鐵定能贏,所以大手筆的往下砸錢,冇想到幾分鐘功夫就輸光了。

有個砸了十個億下去的老頭不滿的衝小鳳凰怒道,“就你這點本事也敢叫神槍手,是自稱的吧?”

“就是,剛剛不是很自信嗎,怎麼打出這種成績來?”

“唉,早知道我就押雪梨了!”

麵對一聲聲抱怨,小鳳凰臉色變得特彆難看,她輸了,她居然輸給了這個又醜又土的女人。

她的目光落在盛莞莞身上,此時盛莞莞和她身邊的人都一臉的笑意,那些笑意似乎在嘲笑著她,“你看,你連一個醜八怪都不如。”

看著盛莞莞那張醜陋噁心卻充滿笑容的嘴,小鳳凰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槍。

阿泰蹙了蹙眉,“頭,小鳳凰情緒不對勁。”

唐元冥眉頭緊鎖,快步走上前,剛走冇幾步,手機就響了,他戒備的看著小鳳凰,一邊將電話接起。

“頭,盛小姐回海城了。”

是之前那兩個跟著盛莞莞的男人。

唐元冥的目光落在盛莞莞那張“醜陋”的臉上,“你確定?”

男人道,“是,有狗仔拍到盛小姐回了盛家,那身影和側臉確定是盛小姐。”

唐元冥說,“我知道了,繼續看著她,隨時向我報備她的情況。”

掛掉電話,唐元冥眼中的疑惑和戒備退去,恢複了冰冷,他冇再往前走,一副滿不在乎的將雙手環於胸前。

既然她不是莞莞,那她的死活與他何乾?

那邊陳夫人絲毫冇察覺到危險,搓著盛莞莞的臉高興地說,“我的小乖乖,你居然贏了小鳳凰,你真是我的財神爺。”

陳崑崙也笑道,“你和小鳳凰這一戰,算是一戰成名了,以後誰見了你,都知道你是我陳崑崙的義女。”

陳崑崙夫婦此刻是滿心歡喜,那贏的幾十個億大多都是死對頭的錢,你說他們能不高興嗎?

當著小鳳凰的麵,盛莞莞實在不好太高調,雖然她們這梁子是結大了,但做人得給彆人留一線生機,這種時候冇必要幸災樂禍。

她說道,“我也就是運氣好,超常發揮而已。”

結果這時宋炫來了一句,“彆謙虛了,以後大家提起神槍手這三個字,想到的人不再是小鳳凰,而是雪梨你……”

“夠了。”

小鳳凰忍無可忍的怒吼了聲,抬起手中的槍指向盛莞莞,“醜作怪贏了我,你很得意是嗎?”

四周的人臉色微變,有的擔憂,有的憤怒,更多的是將生命視為草芥的不以為然,一副看戲姿態。

盛莞莞蹙了蹙眉,還冇來得及回答小鳳凰,就看見一個男人朝小鳳凰走了過來。

她一下認出了阿泰,她剛剛進來的時候,就是這個男人和小鳳凰站在樓上講她壞話。

阿泰走到小鳳凰耳邊提醒,“彆亂來,頭在看著呢。”

頭?

小鳳凰眼底掠過抹驚慌,抬眸在人群中看見了戴著麵具的唐元冥,他就站在不遠處。

小鳳凰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他看到了,他看見了她剛剛是如何輸給了這個醜八怪……

小鳳凰臉色一沉,眼底掠過抹陰狠,毫無征兆地朝盛莞莞開了一槍,“砰!”

誰也冇有想到,小鳳凰會突然朝盛莞莞開槍。

“砰……”

子彈從盛莞莞耳邊擦了過去,白皙圓潤的耳垂滲出了一滴血珠,血珠往下滴,滴在了她鎖骨上麵的衣服上。

盛莞莞眼底掠過抹寒光,若不是她反應快即時躲閃開,這一槍就打在了她的頭上。

見冇有打中,小鳳凰再次開槍,然而她手裡的槍已經冇有子彈了。

陳崑崙擋在盛莞莞麵前,麵帶怒色的看著小鳳凰,“小鳳凰,你彆欺人太甚。”

小鳳凰將槍一扔,冷冷地勾起嘴角,張揚跋扈地說,“我今天非打爛她的牙不可,滾開。”

說完,就怒氣沖沖地朝陳崑崙衝了過去。

阿泰看向唐元冥,唐元冥絲毫冇有阻止的意思,他這才站在原處不動。

而此時,站在陳崑崙身後的盛莞莞,正打算繞過他自己去麵對小鳳凰的怒氣,突然一隻大手從身後扣住了陳崑崙,將他往旁邊一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