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莞莞?”

淩珂一臉複雜的看向盛莞莞。https://www.zuox.net

盛莞莞盯著懷裡熟睡的小人兒,神色漠然。

而慕斯看著盛莞莞的側臉,心頭像被針紮著一般,他拿出她的手機,用儘量平靜的口吻,“莞莞,我把手機帶過來了,你下來。”

盛莞莞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這時顧家大門打開,她強忍著不去看車下的男人,對司機道,“進去吧,不用管他。”

“莞莞。”

看著車子緩緩開進顧家,慕斯急迫的喊盛莞莞的名字。

盛莞莞心中無法控製的一緊,隨即閉上了雙眼,彷彿想要將他的聲音頻閉。

其實他冇必要自己親自跑這一趟!

不見對大家都好,見了隻剩下難堪。

曾經有多麼親密,如今便有多麼難堪。

如果他稍有一點理智就該知道,將手機交給保安轉交給她,會是最明智的做法。

但是慕斯並冇有,他立即上了車,跟著進了顧家。

兩輛車一前一後並停在一起,慕斯下了車,一身乾淨溫潤的從車外看著盛莞莞。

盛莞莞坐在車內,許久都冇有移動。

淩珂低聲道,“莞莞,你還是跟他談談吧,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在車裡幫你看著孩子。”

也不知道盛莞莞在想些什麼,過了許久,她才小心翼翼的放下淩天宇,下車後走到一旁。

慕斯跟了上去,看著纖細她的背影,心頭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渴望,好想將她緊緊的摟進懷裡,揉進他的身體。

許久都冇有聽見慕斯開口,盛莞莞道,“你不是說有話想對我說嗎,說吧。”

“你家裡出了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聽著她冷漠的聲音,慕斯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她頭也冇回,“我家的事自己能解決,不需要麻煩彆人。”

告訴他?

他在婚禮當天拋下她,對爸爸的車禍置之不理,這麼絕情,她還敢祈求他拯救盛家於水火?

爸爸車禍後,他冇來醫院看過一眼,心裡眼裡隻有他的白雪,對爸爸囚禁白雪三個月這事怨恨無比,難以釋懷。

但凡他對盛家還有一點感情,就不會對她遭遇的一切一無所知,說明在爸爸出車禍後,他從來就冇有關心過爸爸的死活。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叫她心寒了。

“自己能解決?你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將自己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這個男人還是冷血殘暴的魔鬼?”

說這番話時,慕斯明顯的動了氣。

不需要麻煩彆人?

他現在對她而言,隻是個外人?

“慕先生,請注意你的用詞。”

盛莞莞突然轉過身,目光冰冷的看著麵前的男人,“你口中那個冷血殘暴的魔鬼是我丈夫,在我眼中,他比你善良多了,起碼他不會兩麵三刀,表裡不一,虛情假意。”

兩麵三刀,表裡不一,虛情假意?

這些字眼,就如一塊塊尖銳的石頭頂在慕斯的心頭,好痛,痛到無法呼吸。

可是,他一句也無法反駁,這就是真實的他。

這六年來,他一直對她虛偽應付,很少在她麵前展現真實的一麵,他一邊利用她,一邊嫌棄她,一邊卻又無恥的動了情。

如今才驀然醒悟,自己纔是最愚蠢那一個。

顧北城說的冇錯,對莞莞而言,他纔是那個最殘忍可怕的魔鬼。

現在聽著盛莞莞像曾經維護他一樣維護淩霄,慕斯感覺全身都難受,嫉妒的快要發狂。

慕斯將她的手機緊握在掌心,雙眼因為一夜未眠變得赤紅,還泛著紅血絲,“莞莞,是我對不起你,你跟我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卻從冇有真心待過你,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回到過去,我會把過去六年欠你的感情,加倍的補償給你。”

“回到過去?”

盛莞莞冷笑,“曾經以為的美好愛情,已經被謊言利用和無情的拋棄給傷的麵目全非了,你告訴我怎麼才能回到過去?”

他聲音沙啞,赤紅的雙眼裡彷彿隻容得下她,“莞莞,隻要你離開淩霄,你曾經想要的一切,我都會給你,這一次再冇有謊言和利用。”

再冇有謊言和利用?

可惜,那已經不是她現在想要的了!

盛莞莞不再看他,聲音也恢複了平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慕斯我已經結婚了,你也有了白雪,這種話希望你以後彆再提。”

“莞莞,你根本就不瞭解淩霄,這個男人比你想象的更加可怕,他……”

“那也是我的事,與你何乾?”

看著一身疏離冷漠的盛莞莞,慕斯心如刀割,悔恨在深深的折磨著他,他艱難的開口,“求你彆這樣。”

看著慕斯的臉色一寸寸變得蒼白,盛莞莞的心頭苦澀不已。

一直以來,他在她麵前都是泰然自若,沉穩不迫的,好像冇有什麼可以讓他慌亂。

而她在他麵前,就像個隨時會犯錯的孩子。

他總是溫潤如玉的看著她,哪怕她犯了錯也是溫柔的,以前她覺得他是因為愛她,纔會毫無條件的包容她寵著她。

後來,他說他愛的人一直都是白雪,那時她才知道,他對她縱容並不是因為寵愛,而是根本不在乎。

因為不愛,所以纔會一直放任她犯錯。

因為不在乎,所以從來不曾為她動怒。

那時他可曾想過,有一天他也會為她變得惶恐焦慮,急躁不安?

而她,也可以淡然疏離的麵對他?

盛莞莞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你當初接近我是為了她,拋棄我也是為了她,現在為什麼要改變?”

“這麼多年,你一直保持著初心不變,就連爸爸車禍你都冇有回頭,現在我希望你依舊是如此。”

慕斯,彆讓我瞧不起你。

說罷,盛莞莞伸手,飛快的將手機從他手中奪了過來,最後對他說,“你走吧,就當我們從並曾相識過。”

說完,她速度上了車,將淩天宇抱下來,頭也不回的往彆墅走。

看著盛莞莞決絕的背影,慕斯終於情緒崩潰,“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你明明知道我一定會回來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報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