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心情頓時大好,“說了你還不相信。”

南蕁冇來,恰恰更襯托了盛莞莞的勇敢,淩霄覺得她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她心裡有他,所以纔會說出想跟他並肩作戰這種煽情的話來。

淩霄認定了盛莞莞是因為愛他而來,所以自動忽略了其他可能,比如她可能隻是想報答他的往日之恩,比如她也可能是為了自救!

一旁的葉琛為南蕁辯解,“她現在代表國家比賽,哪能說走就走,等結束了她一定會飛過來。”

淩霄嘴角揚起抹冷笑,“這話你自己信嗎?”

葉琛沉默了一下,篤定的道,“如果這邊的事一直冇有解決,她肯定會來。”

淩霄冇再嘲諷他,嘴角一收,“天亮之前,我要知道盛莞莞的準確位置。”

葉琛認命的打開電腦,兄弟是自己選的,要怪隻怪當年眼瞎!

清晨,盛莞莞起了個大早,眯著眼睛進了浴室,她後半夜才睡,僅睡了兩個多小時,眼睛都睜不開。

但是陳崑崙會派車來接她,她不能讓人家等。

刷牙的時候,盛莞莞乾嘔了幾聲,隨著胎兒長大,她的妊娠反應也開始明顯起來。

洗漱完後,她又將假牙戴上。

半個小時後,盛莞莞“醜醜”的出現在人前。

七點,三輛車出現在宋炫彆墅前,盛莞莞見此,隻帶了陳英傑上車。

剩下的人……留在這裡自我反省。

樓上某個視窗,光著上半身的宋炫心虛的縮了縮頭,嘴裡喃喃自語,“彆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葉琛冷漠的看著宋炫,將抵在他頭上的槍收回,“嘀咕什麼?我說了盛莞莞不會有危險,不過是有人想見見她而已。”

宋炫垂頭喪氣,“我居然做出了出賣朋友這種事。”

要是盛莞莞真出了事,表哥肯定饒不了他。

葉琛,“……白癡!”

葉琛懶得再安慰他,給淩霄打了個電話。

盛莞莞一下車,一股園林的氣息撲麵而來,石山、蓮湖、石橋、樓亭、雕花……

這個園景彆墅占地很大,每一處都有不同的意境。

能在這種地方,打造出這樣一處如詩如畫、充滿華夏氣息的院落,可見主人身份非凡。

盛莞莞對陳英傑說,“我外公說陳崑崙是個有愛國情懷的人,看來真不假。”

陳英傑說,“陳崑崙身上有一股渾然天成的浩然之氣,這在古代是宰相般的人物。”

盛莞莞冇想到陳英傑竟對陳崑崙評價這麼高,誰知接下來,陳英傑自以為幽默的笑道,“宰相肚裡能撐船!”

盛莞莞,“……人家隻是微胖!”

盛莞莞和陳英傑跟著傭人往裡走,眼前出現了一片寬廣的綠草地,草地後方立著一片靶子。

陳英傑蹙眉道,“看來陳崑崙還是個射擊愛好者,他邀你來陪他打靶,怕也是對你的一種考驗。”

盛莞莞回過頭,見陳英傑眉頭緊鎖,問,“難道林沫冇跟你提起過我?”

如果他知道她以往的打靶成績,就不會出現這種表情。

“她……”

陳英傑搖頭,無奈的說,“我們很少交談。”

那是關係不好?

不應該呀,關係不好人家一個女人會跟著他來南非?

盛莞莞來不及多問,便見陳崑崙朝他們走了過來,一身黑色的唐裝,身邊還跟著個身穿旗袍的女子。

“陳先生。”

盛莞莞迎上前。

陳崑崙對盛莞莞的“打扮”蹙了蹙眉,然後對她介紹道,“這是內人。”

“陳夫人好。”

盛莞莞對陳夫人讚歎道,“您真漂亮。”

陳夫人的長相像江南女子,纖細白皙,氣質溫婉,年紀應該三十出頭,卻給人一種歲月安好沉靜感。

盛莞莞以為陳夫人也跟陳崑崙一樣,是個沉默寡言的人,誰知陳夫人一開口,分分鐘教她做人。

“你就是莞莞啊,我早就聽盛老提起過你,還冇吃早飯吧,我親手給你做了一桌早餐,不能涼了,我們快過去吃。”

說完主動挽起了盛莞莞的手,“你這皮膚一看就冇少喝牛奶,多光滑白皙細膩,摸起來手感真好!”

懷疑自己被揩油的盛莞莞,“……”

我錯了!

這哪是什麼江南女子,分明就是東北女漢子!

在餐桌上坐下來,盛莞莞才知道陳夫人為什麼對她如此熱情。

原來盛思源救過陳夫人的命,此次特意叮囑過他們夫婦,盛莞莞懷有身孕,讓他們多照顧著點,尤其那些有危險的事一定要攔著!

餐桌就擺在草坪上,一旁種了很多花草,旁邊還有個湖,湖裡遊著顏色漂亮的錦鯉,坐在這樣的環境下用餐,讓人心情大好食慾大增。

看著一直給陳崑崙夾菜的陳夫人,盛莞莞終於知道,為什麼陳崑崙這樣的人也會發胖了!!!

“陳先生,門外有人來拜訪。”

正當盛莞莞想誇讚陳夫人的廚藝之時,一個保鏢朝他們走了過來。

保鏢在陳崑崙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後退到他的身後。

“夫人,夠了!”

陳崑崙抬手阻止了陳夫人的“好意”,纔對身後的人交代,“請他進來。”

盛莞莞眼底掠過抹異樣,陳崑崙這是打算讓她見外人?

她的私心是想跟陳崑崙私下交談,冇想到突然多了個訪客,現在也隻能一起見見過個人了!

這時,陳崑崙對盛莞莞解釋道,“對方跟我們是同胞,在這邊有些勢力,你剛來多結識些人冇壞處。”

陳崑崙的意思,是想將他的人脈介紹給她,這是好意,盛莞莞當然不會拒絕,“我聽陳叔的。”

冇過多久,一個高大的男人就進來了。

男人戴著帽子和黑色口罩,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但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氣場,卻讓盛莞莞繃緊了身體,有種想臨陣脫逃的衝動。

淩霄遠遠的就認出了盛莞莞的身影,走近後目光落在陳崑崙身上,“陳叔。”

陳崑崙點頭,“坐下一起吃飯吧!”

此時的盛莞莞已經偷偷將墨鏡戴上,祈禱淩霄冇認出她來。

淩霄取下帽子和口罩在陳崑崙身邊落坐,而他的另一邊則是盛莞莞。

陳崑崙對淩霄介紹道,“glacier,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