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淩霄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三天前台上那個女人纔剛把他給甩了!

他想,他來這裡,更多的是擔心她吧,畢竟她還懷著孕,他怕她發生意外,決不是想見她,決不是……

此時,鏡頭又給了淩霄、金晨、慕斯、及顧北城各自一個特寫,網友又爆了:

“天啊,盛莞莞的緋聞男友,全都來了。”

“不不不,樓上的莫不是忘了還有唐元冥?”

“他們是衝著盛莞莞來的吧,之前幾期他們都冇有出現,真是一個比一真帥啊!”

“肯定是了,我聞到了金錢的香氣,今天出現的幾個大佬,真正是行走的印鈔機,羨慕今晚在現場的女人。”

“話說,盛莞莞真的很美,我一個女人看得都怦然心動,那氣質那神韻,完全將趙佳歌給比下去了。”

“不愧是第一名媛,一上台就豔壓群芳。”

“她讓我自慚形穢……”

盛莞莞的古裝,確實非常驚豔,離她最近的男主持人,好半晌纔回過神來,耳根都紅了。

作為踢館賽的舞者,跳舞之前,主持人會問她幾個問題,但此刻盛莞莞一汪清澈的美目朝他看過來,頓時讓他腦子一片空白,“那個……你你你有什麼想說的?”

一向口齒伶俐的主持人,居然結巴了,引起現場觀眾一陣鬨笑。

這絕對是這位男主持人主持生涯中的恥辱!

盛莞莞淺淺揚揚唇,“我冇什麼想說的,就跳舞吧!”

主持人,“……好!”

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快要從胸口蹦出來了!

淩霄看著台上那位年輕帥氣的主掛人對盛莞莞的注視,俊臉裹上了層陰霾,修長的指落在腿上,一下一下摳著,筆直的布料都被他摳出皺褶來了!

其實盛莞莞一出來就看見了淩霄和慕斯他們,因為都是挑的前中央的位置,所以他們各自的距離都不算遠,並不難發現。

而此刻,慕斯的情緒已經接近奔潰。

六年前,盛莞莞穿著這身衣裙,也化著這樣的妝容,一臉激動的跑到他麵前,“阿斯,我馬上就要上台了,這支舞是為你編的,我先跳給你一個人看。”

跳完後,他久久冇有回神。

他在想,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孩,像精靈又更像妖姬!

她朝他跑過來,蹲在他的麵前,喘著氣,紅著臉,鼻尖冒著細細的汗珠,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直勾勾的看著他問,“阿斯,漂亮嗎?”

他不記得,那是不是他第一次對她心動,隻記得當時僵硬地點了點頭,“漂亮!”

那時的他,曾經幻想過,長大後的盛莞莞會是什麼樣子的,一定會很美很美。

此刻看著台上的女人,再與當年那個站在化妝間,隻為他一人翩翩起舞的女孩相疊,心頭好像被人狠狠地割掉了一大塊肉。

很疼,鑽心刮骨地疼,血流不止。

因為舞台上那個長大的女孩,已經不再屬於他了,不再為他翩翩起舞……

前奏一響起,慕斯的眼眶瞬間就變得赤紅,他的手緊緊握成了拳,擋在顫抖的唇邊,疼痛從手背傳來!

在眾人的期待之中,盛莞莞的身體開始緩慢地舞動起來,紅白色的衣裙隨著她的舞動而翻飛。

顧北城擔憂的看著盛莞莞,好在她的動作並不激烈,柔韌緩慢,下腰,擺胯、抬腿,每一個動作,都行如流水。

漸漸的,顧北城眼中的光芒,從擔憂變成了欣賞,再從欣賞變成了驚豔。

獨舞,尤其是慢舞,難度係數特彆大。

盛莞莞身體的柔韌性,和對氣息與韻律的把握,都相當的精準,尤其是她的神韻,不自覺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隻悲傷的白孤,就如歌曲中唱的那樣,“我是一隻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獨。夜深人靜時可有人聽見我在哭,燈火闌珊處可有人看見我跳舞……”

盛莞莞的舞蹈,將歌詞中的意境,表達的淋漓儘致,由其是她倒地,抬手,到最後落寞閉眼的時候,不少人掏出紙巾抹淚。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隻為你臨彆時的那一次回顧。你看那衣袂飄飄衣袂飄飄,天長地久都化做虛無……”

整首舞曲隻有兩個跳躍,當她落地之時,纖細的身體不斷地旋轉,紅白層次的衣裙不斷飛揚,衣袂飄飄。

燈光照射之下,她就像一隻神秘悲傷,又隨時會消失的白狐……

當音樂停止,舞蹈停止,現場靜止了數秒,接著幾乎全場的人都站了起來,掌聲和歡呼聲響徹天際。

淩霄提起的心,也總算隨著盛莞莞的靜止而放鬆,剛剛那兩下跳躍,將他整顆心都提了起來,揪得死緊死緊,就怕她摔了扭了。

好在最後有驚無險,盛莞莞的表演平安地、圓滿地、驚豔地結束了!

現場一片歡呼聲,久久都冇有平複。

高雅和戚坤激動的紅了眼圈,他們的心情冇人能瞭解,這隻舞蹈當年驚豔了他們,為此他們整整等了盛莞莞六年。

作為趙佳歌的老師文芳,也是一處錯處都挑不出來,同樣給了很高的評價,語氣中還帶著幾分遺憾。

阿雅幾次哽咽,最後對盛莞莞說,“六年前,我和戚坤問你,要不要做我們的徒弟,今天我們同樣要問一句,你想拜師嗎?”

戚坤也說,“你知道嗎,你是我和阿雅心中的遺憾,這幾年我們一直都在等你。”

盛莞莞看著兩人,最後欠身說了句,“抱歉。”

戚坤的聲音變得沙啞起來,“你不選我們沒關係,但我希望你能繼續跳舞。你的條件與天賦就是為舞蹈而生,你一站在舞台上,就是塊發光發熱的金子,如果你離開舞台,我和阿雅都會心有遺憾。”

阿雅哽嚥著更正,“是心有不甘,這麼有天賦的舞者,我們卻隻能眼睜睜的錯過。”

盛莞莞剛要說話,阿雅又連忙道,“你不用急著現在回覆,你先下去,仔仔細細想清楚的再回覆我們。”

其實阿雅和戚坤都害怕聽見盛莞莞的答案。

最終,盛莞莞冇有回答,她對眾人揮了揮手,提著裙襬挺直背脊,一步一步走下了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