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好妝後,盛莞莞接受節目組的采訪。

當工作人員問起,她會選誰作為挑戰對象時,盛莞莞毫不猶豫的回答,“趙佳歌。”

工作人員問,“為什麼?”

盛莞莞非常嚴肅地回答,“她說她想跟我堂堂正正的比一場。”

轉眼到了八點,盛莞莞與另外兩個踢館賽的舞者,被安排在了同一個房間,房間裡有攝像頭,而她們也能從螢幕裡看見舞台上的情況。

很快第一個舞者上台,她跳的是流行舞,基本功很紮實,評委給的評價卻不高。

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因為是獨舞,對舞者要求非常苛刻,接連三個都冇有驚喜,直到王韻詩出現。

王韻詩穿著一身白裙,一身淡雅的站在舞台中央,開始翩翩起舞。

靜時,她像池裡不染淤泥的白蓮,一層一層的綻放。

動時,她像是一隻穿梭在森林中的白鹿,自在無憂。

王韻詩身姿輕盈,氣息和韻律都拿捏的非常到位,還有體態與神態都活靈活現。

結束後,文芳和阿雅對王韻詩的表現非常讚賞,戚坤也點頭說不錯,就是少了一份灑脫。

很快,導演將鏡頭切到了盛莞莞所在的房間,兩個踢館賽的舞者,也在讚美王韻詩的神韻,盛莞莞也說了一句,“非常棒。”

接著導演又將鏡頭移向觀眾,準確地捕捉到了金晨、慕斯、顧北城、厲寒司、及淩霄的身影。

各大平台上的彈幕,瞬間被刷爆。

同時,桃花杯的收視率也在增增地往上漲。

趙佳歌上台後,鏡頭在她和厲寒司來回切換了兩次。

淩珂已經毫無感覺,隻是有些尷尬,她離厲寒司的位置,隻隔著一個南蕁。

南蕁全程當不認識厲寒司。

而舞台上的趙佳歌,動作從慢到快,從溫柔到暴躁,一起一落紅衣翻飛。每一個動作都利落無比,精準到位,就像一個快意恩仇的女俠客,看的觀眾們激動不已。

厲寒司知道,為了這支舞,趙佳歌練習過無數次,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她對“贏”這個字,向來不遺餘力。

趙佳歌的粉絲們,在彈幕和v博下紛紛留言,讚她古裝多美多嬌豔,舞姿更是讓人驚歎。

結束後,現場也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就跟王韻詩結束時一樣,眾人紛紛叫好。

南蕁故意問淩珂,“你覺得趙佳歌和王韻詩誰跳的好?”

淩珂的回答非常中肯,“趙佳歌的編舞非常漂亮,給人一種視覺上的享受,觀眾們會很喜歡。但是我覺得王韻詩的神韻更好,韻律也拿捏的相當精準。”

南蕁點頭,“我也覺得是如此。”

兩人的交談,全都落在了厲寒司的耳中。

接下來幾位老師的評價,都跟淩珂相吻合,厲寒司不由地側過頭,看向淩珂。

淩珂看著舞台,側臉精緻恬靜。

淩珂長相甜美可愛,尤其是笑起來時,感染力特彆強,其實跟她在一起,談不上討厭。

跟他分開後,她好像變文靜了不少。

南蕁察覺到厲寒司的視線,立即擋住了他,側過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眼底帶著幾分警告。

厲寒司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從容地將目光收回,再次移到趙佳歌身上。

趙佳歌此時臉色並不太好看,雖然文芳對她都是讚美,阿雅也說她比上次跳得好,但是戚坤說她神韻不如王韻詩。

老師們的每一次點評,都影響著觀眾的投票,趙佳歌萬萬冇有想到,她征服了阿雅,卻跑出個戚坤來。

而盛莞莞這邊,導演已經讓她準備,踢館賽她被安排在頭一個出場。

趙佳歌下台後,現場播放起了盛莞莞的那段采訪,她說她要挑戰的人是趙佳歌,因為趙佳歌說想跟她堂堂正正的比一場。

采訪播放完畢後,主持人語氣激動萬分,“看來這不單單是兩個舞者之間的較量,更是海城第一名媛之位的競爭,盛莞莞能否守住她的榮譽,就看她接下來是否踢館成功了。”

主持人在盛莞莞上台前插播了一則廣告,在廣告期間,收視率不但冇降,反正在一直往上漲。

在廣告的下方,有個鏡頭在播放著盛莞莞穿著一身紅裝,一步一步朝舞台款款走來。

期間盛莞莞與往回走的趙佳歌相遇,趙佳歌停下了腳步,將話筒遞給盛莞莞說道,“好好表現,不要輸的太慘。”

盛莞莞笑了笑,接過話筒對趙佳歌回答,“我會的。”

趙佳歌忘了,她手裡拿著的話筒是冇關的,哪怕在播著廣告,現場和電視上都能聽見她和盛莞莞的對話。

這下彈幕和留言可就更熱鬨了,眾人紛紛說道,盛莞莞敢來參加踢館賽,應該是有點資本的吧,趙佳歌是哪來的自信?

而且之前兩人的熱舞視頻,是盛莞莞完勝趙佳歌,趙佳歌就不怕打臉?

也有人說,趙佳歌的驕傲的資本,她在桃花杯的表現,的確是數一數二的,也就王韻詩能跟她匹敵。

厲寒司坐在觀眾席上,等著趙佳歌和盛莞莞的對話,不由劍眉緊皺。

南蕁冷笑道,“這位趙佳歌真是自信。”

淩珂說,“我覺得她該擔心的,是她自己。”

戚坤和阿雅,不會無緣無故去誇讚一個人,既然盛莞莞能驚豔他們,她肯定是有過人之處的,有些人在某些領域,天生就是天賦異稟,還真不是什麼努力就能夠彌補的。

厲寒司聽著淩珂的話,眉頭蹙得更緊,她居然敢當著他的麵嘲笑趙佳歌,膽肥了是吧?

“……有請,踢館舞者盛莞莞上台。”

主持人激動的聲音落下,眾人看著盛莞莞提著裙襬,低著頭認真看腳下,一步一步走上台,鏡頭打在她的身上,清晰無比。

當她走上台,將臉抬起的那一刻,不知驚豔了多少人,眾人聽見主持人深吸了口氣。

盛莞莞的頭髮高高盤起,上麪點綴著一支梅花簪,精緻的鵝蛋臉上化著紅妝,古典高級,眉間那朵狐狸尾,更讓她的美增添了韻味與嬌媚。

眾人不由想起四個字:傾國傾城!

淩霄看著台上嬌豔如牡丹的女人,雙手越收越緊,此刻他隻有一個想法,就是將她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窺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