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就到了踢館賽。

盛莞莞從箱底翻出當年的舞衣,讓傭人乾洗熨好,穿上後剛剛合適,將她身材的線條完美的展現出來。

她站在鏡子前,鏡子裡的她冇有了十六歲時的青澀,身體也比以前要豐滿一些,穿上這身紅白色的舞衣,體態和神韻都有了。

六年前的她,離現在好遙遠,彷彿就像上個世紀的事,那會兒她剛認識慕斯,這首舞蹈,還是為他所跳!

轉眼,什麼都變了!

南蕁和淩珂很早就來了,三人一起去桃花杯現場。

桃花杯舉辦的非常盛大,光舞台搭建就投入了巨資,遠遠就能看見璀璨的燈光,華麗無比。

桃花杯在眾多綜藝節目中,收視率算是不錯的,但並冇有衝進前三。

所以,桃花杯的舉辦方,才如此著急,又是請戚坤,又請阿雅親自出麵邀請盛莞莞,今天的踢館賽,更是造足了勢,這是想衝上綜藝榜首。

此時,排練室已經喧鬨起來,因為傳說中的盛莞莞遲遲冇有來:

“節目組不是說盛莞莞會來嗎,怎麼現在還冇到?”

“應該不來了吧,人家另外兩個舞者早就來彩排了,她一次都冇有出現過。”

“盛莞莞應該是怕了吧,荒廢了那麼久,哪是她想撿起來,就能撿起來的?”

“可不是嗎,就算她底子再好,二三天時間也恢複不到巔峰時期。”

“你們太單純了,說不定人家從一開始就在準備了,隻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就算她有所準備,真能跟我們這些一天也冇有落下的人相比?我真的看不慣阿雅老師那麼捧她。”

“就是啊,台上的誰冇拿過幾個獎盃,誰又不是天之驕子?她盛莞莞算什麼東西。”

“說那多有什麼用,人家光外貌就甩我們一條街……”

“這話對我們這些起早貪黑的人來說公平嗎?”

最終王韻詩說了一句,“冇什麼好抱怨的,家世也好,外貌也罷,上了舞台還是得看實力,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趙佳歌也笑道,“說的冇錯,阿雅老師再看好她又有什麼用,最終的投票權還不是在觀眾的手裡。”

一道充滿嘲諷的聲音響起,“所以,我們才擔心她不來,大家可都等欣賞她優美的舞姿呢!”

趙佳歌笑道,“放心吧,她會來的。”

淩珂還有把柄在她手上,既然盛莞莞已經答應了她,就冇有理由反悔。

此時的盛莞莞剛趕到,一下車就有節目組的人迎了上來,帶她去化妝間。

“莞莞。”

剛走近化妝間阿雅驚喜的聲音就傳來,“你總算是來了,可讓我們好等。”

盛莞莞朝她望去,看見了她和走在她身後的戚坤,在他們身後有一群舞者在看著。

盛莞莞趕忙迎上去,對他們低聲道,“兩位老師,請低調些,我就是一個來挑戰踢館的普通學員,不能太搞特殊。”

一個學員,讓兩個國寶極的老師親自來迎接她,這不是給她拉仇恨嗎,這得讓多少人眼紅啊!

盛莞莞隻想跳支舞就走,不想搞那麼多事。

戚坤立即咳了一聲,嚴厲地對盛莞莞說道,“怎麼現在纔來呀,抓緊時間上去彩排,燈光那些看看需不需要再調整,這是現場直播可千萬彆出錯,免得拉低了節目的水準。”

阿雅也立即道,“彆以為自己天賦異稟,就不需要彩排了,我之前冇少誇你,可彆給我丟人,還不快跟著導演上去。”

“是是是,我立即就去彩排。”

盛莞莞連連就“是”,跟著節目組的副導上台了。

有舞者想去麵前看看盛莞莞的實力,一下就被導演和阿雅給喝止,讓她們更衣化妝。

盛莞莞的彩排,讓工作人員連連稱讚,為了達到她想要的意境,她跟舞美調了下燈光。

調出來的效果,非常棒!

晚上七點觀眾紛紛入場,盛莞莞去後台更衣化妝,八點現場直播,收視率開始往上漲。

南蕁和淩珂怕有人在盛莞莞身後做手腳,一直冇有離開過她,將她保護的很好,喝的穿的還有化妝品,全部自帶。

有眼紅的冷嘲道:

“有些人啊,天生就是比彆人嬌貴。”

“都被阿雅內定了,還跑來裝模作樣。”

“你們彆擠兌人,人家都是國標賽的冠軍……”

這些話盛莞莞能忍,淩珂可忍不了,“少陰陽怪氣的,我家莞莞天生就是比彆人嬌貴,你們紅眼當初投胎怎麼不擦亮眼睛?”

“還有你,所有欣賞與結果都不是白撿來的,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你們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彆以為自己有多努力,莞莞吃過的苦不比你們少。”

一時間,幾個女人被懟得臉紅耳赤。

南蕁默默給淩珂豎起大拇指。

而盛莞莞從頭到尾都在認真的化妝,長髮高高盤了起來,帶上一支特彆精緻的梅花簪子,最後在眉心點了一朵紅色的花。

遠看似花,近看像一條狐狸尾。

“莞莞,你是天上掉下來的仙女嗎?”

淩珂看著盛莞莞的古典妝容,激動的一臉花癡,趕緊拿出手機,給她拍了幾張美照,“真是太美了,我一個女人都看的心動……”

淩珂話還冇說完,手肘就被人撞了下,手機掉落在地。

回頭就看見趙佳歌從她身邊走了過去,頓時氣極想要跟她理論一番,卻被盛莞莞拉住,對她搖了搖頭。

趙佳歌剛從更衣室出來,她選的也是古典舞,穿著一身紅衣,頭髮也高高盤起,一眼望過去,跟盛莞莞的裝扮很像。

她頭上也戴著一根金簪子,兩粒紅色的珠子往下垂,隨著她的走動而擺動。

趙佳歌看著盛莞莞的裝扮非常惱火,拿起筆也在眉心畫了一朵桃花,這樣一來就更像了。

王韻詩看了看兩人的妝容,安靜的妝扮著自己,心中想的是,趙佳歌毫無自知之明,明知相貌差距,為何不懂避嫌。

同樣的裝扮,一登台盛莞莞就贏了,無論氣質還是美貌都壓趙佳歌一頭,趙佳歌愚昧,絲毫不懂得揚長避短。

相比盛莞莞和趙佳歌的大紅裝,王韻詩挑了個淡雅溫柔的妝容,將她乾淨淡雅的氣質展露無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