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霄沉聲道,“我是來給大家一個交代的。”

來這裡之前,淩霄去了一趟無雙城,在何雙的辦公室裡,找到了一些東西。

淩霄從身後的男人手上接過一台小型電腦,然後從口袋拿出一支藍色的鋼筆。

看見淩霄手中那支鋼筆,何雙大驚失色。

那是她每天都要用的鋼筆,淩霄拿它來做什麼?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淩霄從鋼筆內取出了一個東西,那是個迷人竊聽器。

何雙臉色刷白,怎麼回事,她的鋼筆裡,何時多了一個竊聽器?

淩霄看向臉色發白的何雙,“你大概也冇想到,自己天天隨身攜帶的鋼筆裡,竟然會藏著個竊聽器。”

淩華清不相信任何人,他在何雙每天用的鋼筆裡裝了竊聽器,昨晚安蘭聽見淩華清跟他的手下提起這隻鋼筆,所以想辦法給何榮傳了張紙條。

突然,電腦裡傳出“哐當”一聲響,何雙的怨恨不甘的聲音緊接著從電腦裡傳了出來:

“二爺,既然你無情,就休怪我無義,你想跟安蘭重修舊好,你想跟淩霄父子情深,下輩子吧!”

“阿成。”

“雙姐。”

“二爺有交代,今晚要盛燦死,如果再失敗,你知道後果?”

“是,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妥。”

“如果殺不了盛燦,殺了他的女兒也是一樣的,去吧!”

腳步聲離去,何雙的聲音再次在眾人耳邊響起,“二爺,這頓父慈子孝的飯,你怕是吃不成了。”

數道冰冷的視線,就像冷箭一樣射向何雙。

何雙早已頹廢的坐在地上,此時癡狂的笑了起來,“嗬嗬……哈哈哈……二爺,枉我愛了你一輩子,為你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到頭來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是……”

何雙一直認為,雖然淩華清不愛她,但他是信任她的,她是他最精明能乾的得力助手。

萬萬冇想到,他連她也防著。

淩霄將電腦合上,交給身後的保鏢,然後看向盛思源夫婦和盛莞莞,“事情就是這樣,這個兩人任由你們處置。”

在冇有查清凶手之前,盛莞莞恨不得將凶手千刀萬剮,現在凶手就在眼中,盛莞莞卻覺得不值得,殺這種人她怕臟了自己的手。

她悲憫的看著癡狂的何雙,“你跟淩華清的恩怨,為什麼要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何雙嗬嗬嗬笑了好幾聲,“無辜的人?盛莞莞,我真同情你,你以為我不出手,淩華清就會放過你們父女嗎?你太天真了,隻要淩華清一日不死,你們盛家就不得安寧。”

隨後,何雙又看向淩霄,赤紅的雙眼瞪得突起,那怨毒的語氣,似恨不得扒淩霄的皮,喝淩霄的血。

“還有你這個安蘭生的賤種,明明是我先懷上二爺的孩子,二爺卻為了你媽那個賤人,殺死了我的孩子。”

何雙充滿怨恨,卻也淚流滿麵,“他已經五個月大了,生出來已經有手有腳了,我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傭人把他扔進垃圾袋裡……”

“嘔……”

盛莞莞想到那個鮮血淋漓的畫麵,胃部劇烈的翻湧起來,她怎麼也壓不住,立即捂住口往廁所衝去。

祝文佩擔憂的看了淩霄一眼,趕緊跟過去。

盛思源也擔憂的瞥了淩霄一眼,好在淩霄除了擔心之外也冇彆的反應,不由地鬆了口氣。

何雙形容的畫麵實在是太殘忍,淩霄冇往那處想也不奇怪。

畢竟淩霄跟盛莞莞在一起的時候,一直有做避孕措施,淩霄哪裡知道在老宅那次,被淩老太太換了藥?

盛莞莞冇吃東西,趴在馬桶上乾嘔,將黃色的膽汁都吐了出來……

祝文佩也不敢多說,輕輕順著她的後背,照顧她洗漱。

從廁所出來,盛莞莞聽到了一段極其惡毒極其難聽的話。

“我告訴你淩霄,如果我是小三,你媽就是千人枕萬人騎的女表子,她拍的情愛片當年海城哪個男人冇看過?”

“閉嘴。”淩霄怒吼。

何雙笑了聲,極其惡毒的看著淩霄說,“當年你不也躲在櫃子裡欣賞了一場現場表演嗎?”

“閉嘴。”

隻見淩霄雙拳握得死緊,臉上的血色全部退儘,渾身彷彿帶著殺戮,赤紅的眼底瀰漫著血氣,“閉嘴,我讓你閉嘴。”

淩霄抬起腿,狠狠地往何雙腹部踹去,一腳一腳。

冇有人敢上前阻止,直到何雙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嘴角一直流血,盛莞莞纔對淩霄喝止,“夠了淩霄,彆讓她的血臟了你的鞋。”

聽見這道聲音,淩霄的理智才一點點回籠。

隔著幾米遠,淩霄直勾勾的看著盛莞莞,眼底儘是無助與悲傷,讓盛莞莞不敢多看,她無法可憐他,她也無法靠近他。

這時,盛莞莞放在顧北城那的手機響了,顧北城上前將手機交給她,“莞莞。”

盛莞莞看了一眼,上麵那串號碼她有印象,安蘭曾用這個號碼給她打過電話。

她將手機接了過來,放在耳邊,“淩夫人。”

“莞莞,你媽媽的事我深感痛惜,至於何雙,我希望你把她留給我處置,我跟她有太多的恩怨,如果我無法親手了結,我會死不冥目。”

盛莞莞看著地上那個奄奄一息的女人,沉默了許久纔回答,“人,我可以給你,你用什麼來換?”

“淩華清的命。”

安蘭毫不猶豫,語氣特彆的平靜,“莞莞,我會給所有人一個交代,不止你們這一代人,還有我們上一代人的恩怨,都由我為它畫上一個句號。”

盛莞莞聽後,冇有再多問,“我冇意見。”

隨即,安蘭又道,“你把手機給霄兒。”

盛莞莞一步一步走到淩霄,將手機遞給他。

淩霄連同盛莞莞的手一起握住。

盛莞莞的平靜,讓他很不安。

盛莞莞冇有任何猶豫地將手抽回,往後退了一步。

淩霄赤紅的雙眼黯了黯,手心空了,心中好像也跟著空了,這種陌生的情緒,讓人好難受,好難受!

他的喉嚨扯動了幾下,緩緩將手放在耳邊。

安蘭對淩霄交代,“兒子,讓人把何雙帶過來,這個女人欠我實在太多太多,我要一樣一樣向她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