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莞莞現在也恢複了單身!

可是,為什麼他卻感覺,她還是離他那麼遠?

慕斯心口痛的厲害,他不想放棄,他能讓莞莞愛上他一次,就能讓她愛上他兩次,這一次換他來主動可好?

淩府

淩天宇找回了聲音,最高興的人莫過於淩老太太了,天天哄著小傢夥喊她曾祖母。

可惜小傢夥性子跟淩霄相似,比較少言,十次隻有兩次成功。

倒是對淩惜,淩天宇常常忍不住嫌棄,“笨””“蠢”“傻”,每次都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冒,淩惜被他嫌棄的無地自容。

淩霄給淩惜請了家庭老師,淩老太太讓淩天宇跟著一起學,淩惜理解能力差,淩天宇聽一遍就懂。

每次聽著老師反反覆覆的對淩惜解釋,淩天宇聽的耳朵長繭,所以無比地嫌棄她。

下午,淩霄接到淩華清的電話,“霄兒,晚上我跟你媽回淩府吃飯,你將王韻詩接過來,讓你媽媽和奶奶看看。”

淩霄正想見安蘭,冇有猶豫,“好,晚上見。”

掛掉電話,淩華清進了安蘭房間,安蘭正在陽台擺弄她的花草,她幾天就喜歡到陽台來,靜靜的看著這些花草。

淩華清怕她輕生,在陽台上安裝了防護網。

“晚上帶你出去。”

淩華清上前從身後抱住了安蘭。

安蘭冇有反抗,隻是淡淡的道,“不去。”

淩華清笑道,“帶你去見霄兒和天宇,真不去?”

安蘭沉默了片刻,“不去。”

淩華清冇那麼好心,他肯定有目的。

“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上次淩華清答應過淩霄,等安蘭身體好一些,就帶她回去見淩老太太,他知道淩霄有所懷疑,想要打消淩霄的懷疑,還需要安蘭本人的配合。

安蘭很聰明,“不怕我在霄兒麵前說你壞話?”

淩華清將頭埋進安蘭的頸項,張口在她皮膚上留下一個印跡,“你想跟我賭氣到什麼時候,嗯?”

安蘭對淩華清的親密,隻覺得噁心,渾身毛孔都在顫栗。

她拉掉淩華清的手,轉過身看著他,“想要我原諒你,好哇,你把何雙帶到我麵前,我要看著你親手殺了她。”

何雙,殺死安年的凶手。

她這一生的悲劇,全因她而起。

淩華清不說話。

安蘭冷笑,“捨不得?那就永遠彆跟我提原諒二字。”

看著安蘭眼中濃烈的恨意,淩華清沉默了良久,“好,隻要你高興,我把她帶到你麵前。”

無雙城,老總辦公室。

“哐當”,茶杯砸在光滑的地板上,碎片灑了一地。

何雙萬萬冇有想到,自己跟了淩華清這麼多年,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下場。

如果不是親耳所到,她怎麼也不相信,淩華清會這麼對她。

半山彆墅所有一切都是何雙佈置的,她放了竊聽器,剛剛淩華清和安蘭的對話,她全聽到了。

“二爺,既然你無情,就休怪我無義,你想跟安蘭重修舊好,你想跟淩霄父子情深,下輩子吧!”

何雙一臉決然,“阿成。”

一個黑衣人從門外走了過來,“雙姐。”

如果淩霄在這裡就會認出,這個男人就是上次暗殺盛燦的凶手。

何雙打開保險箱,裡麵放著一大堆現金和幾把槍,她對男人說,“二爺有交代,今晚要盛燦死,如果再失敗,你知道後果?”

男人點頭,“是,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妥。”

何雙頓了頓,接著又道,“如果殺不了盛燦,殺了他的女兒也是一樣的,去吧!”

男人上前,從保險箱裡拿了把槍,還有放在現金上麵的支票,無聲離去。

何雙冷冷地揚起嘴角,“二爺,這頓父慈子孝的飯,你怕是吃不成了。”

淩府

淩華清和安蘭趕到的時候,淩霄已經將王韻詩接過來了,在門外迎接兩人。

安蘭一下車,就看見一個身材纖細,容貌清麗,帶著一身書香氣息的女子。

“伯父、伯母。”

王韻詩和淩霄迎了上去,女孩聲音甜美。

安蘭打量了王韻詩一眼,對她點了點頭。

淩華清對王韻詩招了招手,王韻詩上前,“伯父。”

淩華清故意稍稍壓了點聲音,但大家都能聽得到,“霄兒對你好嗎?”

王韻詩俏臉一紅,回頭嬌羞的看了淩霄一眼,“淩霄對我很好。”

淩華清打趣道,“都在一起了,怎麼還喊得這麼生分?”

這時淩霄開口,“爸,進去吧外麵涼,奶奶在裡麵等著呢。”

淩華清看了淩霄一眼,讓王韻詩挽著他的手進去了,可見他對王韻詩的喜愛。

安蘭和淩霄走在後頭,淩華清也不怕她對淩霄說什麼,要說早就說了。

可安蘭不說,淩霄卻會問。

“你身邊那個傭人去哪了?”淩霄突然問。

安蘭一滯,情緒發生很大的波動,她強忍著強烈的恨意,對淩霄扯了扯嘴角,“年紀大了,我讓她回家養老了。”

淩霄自然不相信,那可是安蘭身邊唯一的親信,冇病冇痛養什麼老,“她告訴我,你被我爸囚禁了。”

安蘭笑了笑,“兒子,你現在是在關心我嗎?”

淩霄道,“我有很多事想問你,當年我爸入獄,是不是你策劃的?”

安蘭冇有否認,“是。”

淩霄又問,“除了你,還有誰參與了?”

安蘭沉默了片刻,也是如實回答淩霄,“除了我,還有盛燦和唐勝文,所以霄兒,如果你喜歡莞莞,請你保護好她和她的家人,她們是無辜的。”

淩霄的臉色冷了下來,“為什麼要這麼做?”

安蘭笑了笑,“我們冇有彆的選擇,如果你爸爸不進去,會死很多很多人。”

“兒子,你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判斷能力,我希望你能跟著自己的心走,不要為了迎合你爸爸,娶自己不愛的女人。”

大概是等了太久,淩華清的聲音傳來。

安蘭最後看著淩霄道,“兒子記住,媽媽愛你,還有,照顧好你的妹妹和天宇。”

安蘭的雙眼有些紅,淩霄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了絕然和釋懷,那是兩種相反的情緒,交雜在一起複雜的讓人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