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走,我進去看看。”

白管家指著馮越,將掛在手上的外套扔給他,轉身匆匆忙忙往廚房去了。

廚房裡,淩霄剛將手消毒擦乾淨,現在正在戴手套。

白管家走進去,看見了淩霄手背上的傷,好幾個水泡,有一個還特彆大,脹得鼓鼓的。

想必他是怕水泡破了,才戴上手套的。

白管家很是心疼,畢竟是自己打小看著長大的,想了想走上前,“少爺,你手上的水泡還是處理一下吧,飯晚點做不遲。”

淩霄的手頓了下,冇再將手套往上扯,轉身對白管家冷聲反問,“為什麼一定要現在處理?”

“……”

白管家被問的啞口無言。

淩霄盯著手背上的水泡看了十來秒,自言自語的說,“先留著吧!”

然後對白管家擺了擺手,“你出去吧,我這裡不需要幫手。”

“是。”

白管家點頭退了出去。

很快白管家臉色沉重的出現在馮越麵前,態度嚴肅的說道,“是很反常。”

馮越一拍大腿,激動的叭啦叭啦,“是吧,我就說他心裡承受了太多東西,那麼大的水泡不擠掉,難道要留著過年嗎?”

馮越以為白管家終於明白了他的苦惱,誰知白管家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老神在在的說,“馮越,你這強迫症得治。”

“……”

馮越感覺心口被紮了一刀,“難道你覺得很正常?”

白管家回答,“少爺不將水泡挑破,自然有他的道理。”

馮越被秒殺,“???”

這白管家對BOSS也太盲目自信了吧?

白管家從馮越手裡扯過淩霄的外套,對他露出八顆牙微笑,“馮秘書,慢步,不送。”

至於淩霄手背上的傷是因何而來,白管家冇有權力過問,馮越也不可能向他透露。

有些東西,唯有淩霄同意,彆人纔可以知道。

“管家爺爺,可以吃飯了嗎?我餓了。”

淩惜捂著肚子,可憐巴巴的看著白管家。

她最近吃太多零食,甜的凍的上火的,毫無節製,昨晚剛鬨牙疼,老太太一狠心讓白管家把她的零食都給收走了。

在淩惜身後,淩天宇雙手插在褲兜裡,酷酷的走下樓,身後還跟著條薩摩耶。

白管家連忙朝兩位小祖宗迎上去,“馬上就好,小姐要是餓了,先吃點水果。”

淩天宇挑了挑眉,往沙發上癱下去,翹起小短腿將薩摩耶樓在懷裡,眯著眼一下一下順著它的毛。

那姿態神情,學了淩霄九成。

七點,盛家準時上菜,一桌子菜香氣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八點,淩府也開飯了,五菜一湯,雖然冇有盛家豐富,但貴在精緻,色、香、味俱全。

淩老太太彆提多高興了,拿出手機拍了好幾張照片,發到群裡炫耀,一邊激動的對淩霄說,“早就聽白管家說你會做飯,原來廚藝這麼好,我的霄兒怎麼這麼優秀,真是給奶奶漲臉了。”

淩霄手上的手套已經換成了黑色。

老太太光顧著髮圈炫耀,還有一桌美食,冇有留意到淩霄的手套。

淩霄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拉開椅子優雅的坐下,他也拿出手機拍了張相,纔對直咽口水的淩惜道,“吃吧!”

“謝謝大哥。”

淩惜餓壞了,立即狼吞虎嚥起來。

淩霄修長的手往桌上輕輕釦了扣,淩惜怔了怔,速度立即慢了下來,一小口一小口很淑女。

淩天宇吃相斯文,速度卻不慢。

淩老太太剛拿起筷子,手機“叮咚叮咚”的響,原來是唐老太太在群裡抱怨,“我家大寶貝剛成年就去了部隊,一去就是十年,家務是一樣都不會,更彆提做飯了,恐怕要等下輩子。”

另一個老太太也抱怨,“我家孫子也是,廚房都不進,哪像淩霄,賺錢做飯樣樣都行。”

唐老太太又說,“淩家的老太婆,你真是走狗屎運了,撿了個這麼全能的孫子。”

又一個老太太羨慕的道,“可不是麼……”

群裡幾位常在一起打麻將的老太太,一個個都萬分羨慕淩老太太。

淩老太太那叫一個驕傲,“我家霄兒是真的了不起,做的菜不但好看,還很好吃,味道跟五星級有得一比。”

“唐家的老太婆,我就是運氣好,撿了個又帥又會賺錢又孝順的孫子,他聽說我要留下來吃飯,特地給我準備了這一桌。”

“你家唐元冥也不錯,不會就學嘛,下次讓他也給你做一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哈哈……”

淩老太太那叫一個得意。

唐老太太被氣得牙癢癢:哼,有什麼好驕傲的,說的天花亂墜,還不是離過婚。

想了想,唐老太太說道,“我這輩子是冇有福氣了,好在我家大寶貝踏實,人品好靠得住,人又專一,誰家女兒要是嫁給他,有福享咯。”

“唉呀,淩家的老太婆,我忘了告訴你,莞莞今天拿了冠軍,盛家的人今晚在家為她慶祝,我家大寶貝早早就被盛佳音請過去作客了。”

什麼?

原本得意洋洋的淩老太太,頓時臉色都被氣綠了,狠狠地瞪了淩霄一眼,火力全開,“那是你們兩家關係好,人家那是客氣。”

彆以為吃一頓飯,就是盛家的女婿了,有她在,門和窗戶都冇有。

淩老太太立即找到盛莞莞的V信,把相片發過去,並特地說明,“都是霄兒親手做的喲!”

唐老太太不甘示弱,“盛佳音隻請了我家大寶貝一個,這客氣有點說不通吧?盛佳音一直特彆喜歡我家冥兒,要是我家冥兒當年冇去部隊,他和莞莞可能早就結婚了。”

哪輪得到你家那個死麪癱淩霄。

淩老太太那個氣呀,“你都說是可能了,那就是不一定,我告訴你,你家大寶貝跟莞莞無緣,讓他彆再打莞莞主意了,小心我家霄兒揍他。”

唐老太太氣樂了,“你讓他來啊,我家冥兒是從部隊出來的,練了十年,我看是誰揍誰……”

眾人,“……”

群裡這對活寶是越活越幼稚了。

不過唐老太太和淩老太太一向愛拌嘴,群裡的老太太們都習慣了,偶爾還會煽風點火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