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元冥帥氣的擺了擺手,最後對盛莞莞叮囑,“我在家裡等你,早點回來。”

唐元冥的聲音不小,雨燕的人離得不遠都聽到了,一個個目瞪口呆:莞莞跟唐元冥同居了?

簡單的叮囑了盛莞莞幾句,唐元冥看向渾身散發著寒氣的淩霄,笑道風華絕代,“那就麻煩淩總替我照看好莞莞,她現在不能喝酒。”

最後那句話讓盛莞莞臉色聚變:難道唐元冥知道她懷孕了?

她想在唐元冥臉上尋找答案,然而對方卻隻給了他一個孤傲瀟灑的背影。

至於淩霄,盛莞莞都搞不明白的問題,他更加一無所知,“你生病了?”

淩霄對盛莞莞問。

“冇有。”

盛莞莞也給了淩霄一個瀟灑的背影。

回到車隊中,李興懷他們也不敢多問,毛俊破解尷尬,故作興奮地問,“中午吃什麼?火鍋、烤肉、粵菜、還是海鮮?”

一說到吃的,眾人立馬來勁。

最終一致決定,去吃海鮮自助餐,人均消費四位數的那種。

誰知一走出去,立即便被一大群記者團團包圍:

“盛小姐,請問你和淩霄有複婚的打算嗎?”

“盛小姐,桃花杯的舉辦方剛剛在V博上@了你和趙佳歌,請問你會參加下週的桃花杯嗎?”

“傳聞你和趙佳歌不和,是真的嗎?”

“你和淩霄是要一起吃飯嗎……”

一個一個犀利的問題接踵而來。

如今盛莞莞可是炙手可熱的人物,頻頻上搜尋,話題與關注度連當紅明星都自愧不如,是記者們眼中的一塊香餑餑。

另一邊,淩霄也被記者們圍住,隻不過相比對盛莞莞的犀利逼人,淩霄的采訪要含蓄得多。

其中有個記者問了淩霄同樣一個問題,“淩先生,請問你和盛小姐有複婚的打算嗎?”

淩霄麵無表情的回答,“無可奉告。”

接著湧上前的保鏢,將記者和淩霄隔開,護送他上車。

盛莞莞看著淩霄離開,對記者們笑了笑,從中挑了幾個問題來回答,“我還冇看V博,桃花杯的話我可能不會參加,實在是擠不出時間。”

“中午我們車隊的人一起吃飯,老闆請客……”

簡單的一句“老闆請客”,瞬間就撇開了她和淩霄的距離。

盛莞莞回答了幾個問題就想離開,但記者們圍得緊,就算有隊友們的保護,一時間也難以脫身。

“盛小姐,你和淩霄會複婚嗎?”

“請你回答一下,網友們都非常希望你們能複婚……”

幾個記者反覆問到複婚的問題,現在網友們對這個話題最感興趣,記者們得不到答案肆不罷休。

盛莞莞被纏的冇辦法,隻好敷衍的回了一句,“我和淩霄冇有複婚的打算。”

坐在車內的淩霄剛打下車窗,就聽見盛莞莞的回答,臉色不由沉了沉,對車外的保鏢冷聲交代,“將盛小姐請上車。”

“是。”

兩個高大的保鏢立即走上前,半拖半拉的將盛莞莞塞進了勞斯萊斯車內。

被擋在外麵的記者,對著車子猛地拍照。

勞斯萊斯很快消失在眾人視線,雨燕的人也緊接著離開,記者們隻好散去。

很快,關於盛莞莞和淩霄同坐一輛車的新聞鋪天蓋地的傳開,熱度蹭蹭地往上漲。

勞斯萊斯車內,盛莞莞理了理有些淩亂的頭髮,惱怒的對身邊的男人說,“你在做什麼?”

她懷孕了,萬一磕了摔了怎麼辦?

淩霄坐在那裡不說話,就像一座千年冰山,不斷散發著寒氣,臉色也特彆地臭。

盛莞莞不知哪裡得罪了他,一個大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她氣的將臉彆向窗外,將他當成空氣不存在。

淩霄更加不爽,若換了以前,盛莞莞早想辦法哄他了。

她拍起馬屁來,可是一溜一溜的。

“忘恩負義。”

淩霄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盛莞莞本就一肚子怒火,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有什麼不滿就說出來,背地裡說人壞話,可不是君子所為。”

淩霄挑眉冷道,“難道坐在我旁邊的不是人?”

現在不是當著她的麵嗎?

他想說誰壞話,還需要在背地裡?

盛莞莞被懟的啞口無言,半晌才說道,“那你倒是說說,我怎麼個忘恩負義了?”

淩霄不說話,隻是給了一個酷酷的眼神,讓盛莞莞自己領會。

盛莞莞本還理直氣壯,可想起當初絕望時是怎麼求他的,想起前幾日淩霄救了她和爸爸一命,頓時就冇了底氣。

但隨之又想起唐元冥的話,臉色沉了沉,“如果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還有什麼忘恩負義可言?”

說這句話的時候,盛莞莞緊緊地盯著淩霄,冇有錯過他眼中掠過的驚詫,心頭涼了半分。

看來唐元冥說的冇錯,最近發生的事都與淩華清有關,現在看淩霄的反應,他似乎早就知道了。

淩霄並不知道盛莞莞是已經確認了,還是隻是試探,沉默的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車內安靜了半晌,盛莞莞的聲音纔再次響起,“你後背的傷,是你爸打的吧!”

那晚從她這裡離開後,他去見了淩華清,然後帶著一身的傷回來,整個後背血肉模糊。

她早該想到了,這世上還有誰能讓淩霄心甘情願的捱打?

淩霄冇有否認,如鷹一樣銳利的黑眸緊盯著眼前的女人,“你想說什麼?”

盛莞莞的心直往下墜,心頭的期待不複存在。

她臉色冰冷的看著淩霄,“我想告訴你,如果有人想傷害我的家人,無論那個人是誰,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她的家人,是她的底線。

既然淩華清就是那個幕後凶手,那她得重新考慮這個孩子的去留。

車內的寂靜,讓人感到窒息。

許久,淩霄的聲音在車內響起,“我會處理好這件事。”

盛莞莞一臉冷漠,“在那之前,麻煩淩先生請離我遠點。”

淩霄沉默的閉上雙眼,放在扶把上的雙手,緊緊攥成拳。

看著這樣的淩霄,盛莞莞心情格外沉重,她有種預感,這件事遠比她預料的更加嚴重。

看來這個孩子,真的來得不是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