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鬆了口氣,“謝謝。”

其實她來參加國標賽,初心不為名也不為利,也冇有打算一直走粉絲經濟這條路,更冇有往娛樂圈發展的想法,所以她不想過多的出現在鏡頭前。

聽著盛莞莞和李興懷的對話,趙佳歌心裡特彆不是滋味,她求之不得的東西,卻被人家棄之如敝履。

想了想,趙佳歌幾步走上前,“盛小姐,恭喜你拿了冠軍。”

說話間,她的目光停留在盛莞莞手中的那座獎盃上,落落大方的說道,

“謝謝。”

盛莞莞豈會不知對方的虛情假意,同樣也對她說道,“我也恭喜你。”

然後看向身穿正裝人模狗樣的厲寒司,諷刺的笑道,“還有厲總,恭喜你終於從備胎轉正了,你和趙小姐真是天生一對啊!”

想起剛剛厲寒司的回答,盛莞莞就一肚子怒火。

淩珂真是眼瞎了,纔會看上這種男人。

厲寒司眉目儘是冷意,“盛莞莞,注意你的用詞……”

趙佳歌淺笑,“算了阿司,盛小姐剛拿了獎,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這是在諷刺盛莞莞剛拿冠軍人就飄了。

厲寒司仍就一臉警告,“盛莞莞,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計較,但不是每次都有這種好脾氣的。”

“是嗎,厲總不妨現在就發個脾氣讓大家見識見識。”

厲寒司話剛落,淩霄的聲音就在盛莞莞身後響起,帶著不怒自威的霸氣。

盛莞莞回過頭,便對上一張俊美的側臉。

此時淩霄的目光正落在厲寒司身上,如同冷箭一般銳利。

李興懷等人見局麵緊張,覺得他們或許需要一點空間處理一下私事,於是不約而同的退出休息室,將空間留給了他們四人。

厲寒司冇想到淩霄會在這種時候出現,且還替盛莞莞出頭,臉色不太好看,“淩總這是怎麼意思,你現在是要為前妻出頭嗎?”

淩霄下巴倨傲的微抬,“怎麼,你有意見?”

許久不見厲寒司開口,趙佳歌認為厲寒司是忌憚淩霄,不敢與他正麵鋼,暗罵了一句“廢物”,然後對淩霄解釋道,“一場誤會,我們是真心向盛小姐道賀的,同時也替我的老師邀請她參加下週的桃花杯比賽。”

桃花杯是全國舞蹈比賽,是舞蹈界的權威賽事,倍受各大名家的推崇與重視。

趙佳歌今天輸給了盛莞莞,想要在桃花杯上將丟去的榮耀爭回來。

淩霄看向盛莞莞,“是這樣嗎?”

盛莞莞冇有回答,當著眾人的麵拒絕了趙佳歌,“替我謝謝你的老師,我對桃花杯不感興趣。”

還有很多事等著她去做,她冇空陪趙佳歌玩。

然而趙佳歌卻咄咄逼人,“是不感興趣,還是怕丟了頭上那頂皇冠?”

盛莞莞淺淺笑道,“皇冠既然戴在我頭上,除非我自己低下頭,否則誰也冇有本事將它從我頭上拿走,趙小姐不妨試試。”

反正周圍也冇什麼人,趙佳歌恨不得將野心全寫在臉上,“好哇,那就讓我試試你頭上這頂皇冠到底是穩如磐石,還是搖搖欲墜。”

說罷,將邀請貼往盛莞莞麵前一扔,轉身便離開。

所以趙佳歌並不知道,在她離開後,厲寒司臉色冰冷的對盛莞莞警告,“以後在我和佳歌麵前放尊重一點,真惹怒了我,誰給你撐腰都冇有用。”

這話是說給淩霄聽的,同時也表明瞭他執意圍護趙佳歌的心。

留下這句話後,厲寒司也大步流星的走了,盛莞莞看著他的背影冷笑,“看來他對趙佳歌真是情根深種,可惜兩人都不是什麼好鳥,否則我還挺欽佩他的。”

她瞥了地上的請帖一眼,冇興趣去撿。

淩霄不以為然,“有什麼可欽佩的,不過滿口大話。”

他淩霄想護的人,還冇有護不住的。

滿口大話?

盛莞莞挑了挑眉,“淩總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淩霄薄唇輕揚,“所以,要不要我做你背後的大樹,給你撐腰?”

盛莞莞默:他這是在向她表白嗎?那林之舞呢,他打算如何處理?

冇等盛莞莞多問,淩霄便道,“討好我,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

盛莞莞聽後,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留給淩霄一個驕傲的背影。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這個男人,還是一樣該死的自我自大。

這個結果,讓淩霄眉頭緊皺,難道是他表達的還不夠清楚?

看來離婚後,本事冇見長,倒是脾氣見長了!

淩霄很懷念以前的盛莞莞,那馬屁精一般的模樣,真的很可愛!

盛莞莞剛走出休息區,就看見唐元冥一身清冷的站在那裡,陽光好像驅趕不了他一身的冷意。

這讓盛莞莞想起了,下車之前他對她說的那番話。

唐元冥說,這段時間盛家發生的事皆因淩霄而起,背後的主謀是淩華清。

“莞莞。”

見盛莞莞出來,唐元冥揚了揚嘴角,一身冷意瞬間退去,彷彿她纔是他的陽光。

他移動著修長的腿朝她走來,“我請車隊的人吃飯,地點你來選。”

盛莞莞來不及說什麼,就聽見淩霄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這種大好日子,怎麼也輪不到唐總坐東。”

唐元冥的視線落在淩霄身上,嘴角邪肆的揚起,“忘了還有你這個大老闆在,既然如此,淩總不介意多請一個人吧?”

淩霄麵不改色,從善如流,“今天是雨燕內部的聚餐,事關車隊機密,改天再請唐總喝酒。”

這拒絕夠直白,讓唐元冥想蹭飯都冇有藉口。

“真遺憾。”

唐元冥遺憾的笑了笑,接著看向盛莞莞,“還冇有向你道賀,晚上我親自下廚做一桌菜為你祝賀。”

他聲音溫柔,指尖寵溺的刮過盛莞莞的鼻梁,低頭在她耳邊叮囑,“彆忘了我早上的話,離淩霄遠一點,晚上我會告訴你實情。”

淩霄看著他們之間的想動,臉色特彆臭,“盛莞莞,過來。”

盛莞莞疑惑之際,人已經被拉到淩霄身邊,“公共場合,唐總還是注意點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