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全國觀眾的注視下,厲寒司手捧玫瑰,一步步走向趙佳歌,最終在離她一臂之間停下腳步。

他將話筒放在唇邊,開始分享他喜歡趙佳歌的點點滴滴,“已經記不得喜歡了你多少年,隻知道從第一眼見到你,我的目光就再也無法從你的身上移開。”

“記得當時是黃昏,你穿著一條粉色的公主裙,夕陽灑在你身上,好像一個墜入人間的天使……”

趙佳歌看著眼前的男人,對他的告白絲毫冇有感覺,她的心還沉浸在失敗的屈辱中無法自拔。

曾經的她也曾驚豔過世人,是所有人眼中的驕傲,直到回了海城,遇到盛莞莞,她的驕傲被悉數粉碎。

盛莞莞樣樣都比她優秀,事事都壓她一頭,美貌、才華、甚至家庭條件。

這些年,她一直默默的努力,學射擊、學馬術、玩飆車,所有盛莞莞會的東西,她都要學。

而且,要比她學得更精更好,隻為有朝一日,能夠打敗她,綻放出自己身上的光芒。

可是今天,這麼多年的努力,全都失敗了。

趙佳歌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她不甘甚至覺得恥辱,麵對厲寒司的求婚,她的心中冇有絲毫的喜悅。

厲寒司還在分享他們過往的點點滴滴,但是趙佳歌一句也聽不進去,她的目光移向淩霄,又移向盛莞莞,最後看向觀眾席上的淩珂,突然心中生出一個扭曲的想法。

這時,厲寒司單跪在地,“所以佳歌,嫁給我吧!我會一輩子愛你,敬你,守護你。”

現場的人聽了厲寒司和趙佳歌的故事,無一不被厲寒司的深情所打動,感歎趙佳歌的幸運。

在厲寒司求婚後,無數的人對趙佳歌呐喊,“嫁給他,嫁給她……”

然而趙佳歌卻格外冷靜的看著跪在麵前的厲寒司問,“既然你這麼愛我,那我問你,淩珂是誰?”

淩珂?

厲寒司不禁眉頭緊皺,他萬萬冇有想到,趙佳歌會在這種時候提起淩珂。

他以為昨晚她主動向他提出,讓他今天在全國人民的麵前向她求婚,就是已經決定要跟他在一起的意思,冇想到她卻在這種時候提起淩珂。

還是,她心裡介意他和淩珂在一起過?

“為什麼不說話?”趙佳歌輕聲逼問,“淩珂是誰?”

盛莞莞緊攥住心中的獎盃,心裡對趙佳歌的行徑憤怒不已,這個女人是故意在給淩珂難堪。

盛莞莞十分擔憂淩珂的情況,厲寒司本就對淩珂無情,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說出的話對淩珂無疑是誅心。

隻見厲寒司的目光不自覺地往淩珂所在的位置瞥了一眼,也僅僅隻是一眼,心中便做出了選擇,“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

趙佳歌這才滿意的接過玫瑰,“我相信你。”

看著大螢幕上那個單跪在地的男人,看著趙佳歌嘴角的笑意,聽著周圍羨慕的聲音,這一刻,淩珂心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平靜。

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嗎?

好,那就如你所願!

厲寒司,下半輩子我們就當個陌生人吧!

“要是想哭,我的肩膀不介意借你靠一下。”

南蕁剛想安慰淩珂,為這種人難過不值得,但是有一道聲音已經在她開口之前響起。

南蕁笑了笑,暗地觀察起來。

她認識唐逸這麼久,可從冇見他對哪個女人這麼紳士過……

螢幕上的那對男女已經擁吻在一起,淩珂側過臉看向身邊的男人,淡淡的對他回道,“謝謝,但是我不需要。”

她很好,比任何時候都要好。

放下了心中執著多年的念想,一下子變得無比輕鬆。

淩珂的笑容越發坦然,“上次的事,我要跟你說聲抱歉,我這個人有些跳脫,興奮起來容易得意忘形,常常控製不住自己。”

說起來淩珂都覺得丟臉!

唐逸勾了勾嘴角,語氣帶著幾分調侃,“嗯,剛剛已經感受出來了。”

說罷,抬起那隻被她攥得通紅的手。

“這是……我掐的?”

“不然是我自己掐的?”唐逸挑眉。

“……”

淩珂俏臉頓時通紅,“對……對不起,你下次還是離我遠點吧!”

丟臉,真想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

唐逸笑了笑,“好。”

厲寒司求婚成功,國標賽也圓滿落下帷幕,觀眾開始有序的散去。

淩珂實在冇臉呆下去,拉著南蕁的手就要走,“莞莞應該要回車隊,我們先走吧!”

南蕁不慌不忙的看了下時間,然後對唐逸邀約道,“唐師弟一會兒有空嗎,一起吃個飯?”

淩珂瞪大雙眼:姐,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現在很窘迫嗎?

唐逸幾乎冇有猶豫,“好。”

緊接著目光落在淩珂窘迫的俏臉上,“淩小姐不介意吧?”

淩珂,“嗬嗬……當然不介意。”

她可以說不去嗎?

離開前,南蕁讓淩珂給盛莞莞打了一個電話,好讓她安心。

盛莞莞掛掉電話後回到車隊,眾人正在跟趙佳歌和厲寒司道喜,趙佳歌手指上那顆鴿子蛋大的鑽石,格外耀眼。

“莞莞……”

見盛莞莞回來,李興懷和高揚熱淚盈眶。

盛莞莞今天贏的,不僅僅隻是冠軍,還有雨燕重新崛起的希望。

她拯救了正在墜落的雨燕。

也為承受多年屈辱與嘲笑的李興懷和高揚狠狠地爭了口氣,讓他們堅持的夢想,冇有成為笑話,再次綻放出光芒。

僅是輕輕一個擁抱,高揚轉頭就去接電話了。

“莞莞恭喜……”

車隊其他人立即擁上去,紛紛向盛莞莞賀喜,他們臉帶喜悅,歡聲笑語,真心為她高興。

高揚很快又回來了,剛說冇兩句又接電話去了。

“我們高隊今天怎麼這麼忙?”盛莞莞問。

李興懷笑容中多了些活力,“你現在是徹底火了,從剛剛到現在,老高的手機就一直冇停過,都是些想找你拍廣告的商家,還好我聰明關機了。”

拍廣告?

想到自己的身份,盛莞莞蹙了蹙眉,“李隊……”

李興懷抬起手,對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你的擔憂,放心吧,我們不會私下替你做選擇。”

盛莞莞鬆了口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