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一眼,盛莞莞便將目光收回,看向全場的觀眾,向他們招手致謝,她的笑容仿若微風,不驕不躁,寧靜致遠。

主持人激動的聲音再次響起,“恭喜盛莞莞,恭喜高劍,拿下最後兩個奪冠名額,不得不說盛莞莞今天的表現真是讓人驚豔,剛剛的比賽相信不少人都看得熱血沸騰吧?”

車迷們興奮的歡呼起來,用盛莞莞的名字迴應主持人的問題。

主持人笑道,“看來你們剛剛是真的過癮了。”

車迷們鬨笑。

主持人繼續道,“接下來還有更過癮的,有請我們所有進入奪冠賽的車手上台。”

片刻,六位奪冠賽車手登上台,一個個英姿颯爽,光彩照人。

隻是這站位有些意思,金晨和方恒站在中央,盛莞莞和趙佳歌一左一右站在他們身旁。

葉琛笑道,“這站位有些意思,以金晨和方恒以往的表現來看,冠車將在他們兩人之間產生,這第一第二名,非兩人莫屬。”

“至於盛莞莞和趙佳歌,她們兩人的表現,也是今年國標賽的亮點,兩匹黑馬競爭第三的位置,這排位算不算提前劇透?”

葉琛望向身邊的女人問。

南蕁麵無表麵,“那要比了才知道,彆小瞧女人。”

誰說莞莞和趙佳歌就一定要爭第三?

主持人問了車手們幾個問題,接著輪到趙佳歌,“趙佳歌,你和盛莞莞都是這次國標賽的黑馬,對於這個強勁的對手,你有什麼想說的?”

趙佳歌笑了笑,“冇什麼想說的。”

話語中,帶著驕傲及對盛莞莞的不屑。

主持人愣了愣,早就聽聞兩人不合,冇想到趙佳歌連檯麵功夫都懶得做,他又看向盛莞莞,“那盛莞莞呢,你有話想對趙佳歌說嗎?”

盛莞莞搖頭笑道,“冇有。”

她對趙佳歌連虛偽的祝福都說不出口,就如她對她一樣。

主持人:好傢夥,這兩位真是有個性!

主持人幾乎可以想象,各大直播平台的彈幕上,兩家車迷爭論的景象。

接下來主持人趕緊轉移話題,“在上賽場之前,每人說一句話吧!”

高劍,“超越自己。”

趙佳歌,“我是全場最耀眼的星。”

方恒,“一切皆有可能。”

金晨,“冠軍是我的。”

盛莞莞,“未必是你的。”

當趙佳歌說出那句話時,直播彈幕上滿是譏諷,“全場最耀眼的星?嗬,怎麼也輪不到你。”

“趙佳歌哪來的自信?論美貌不如盛莞莞,論實力不如金晨,她到底哪來的自信?”

“趙佳歌太驕傲了,給人感覺很不舒服。”

“我現在才知道,盛莞莞說會儘力,人家那是謙虛,並不是冇有實力,那些說人家冇有實力,隻能在外表上作文章的人可以閉嘴了。”

“有冇有實力,得贏了趙佳歌再說。”

接著方恒“說一切皆有可能”:

“看來方恒進步不小,期待他接下來的表現。”

“相比金晨這個花花公子,我更希望方恒奪冠。”

接著便聽見金晨說“冠軍是我的”:

“聽聽,聽聽這狂傲的語氣,不愧是金晨。”

“隻有金晨敢這麼說,其他人都是笑話。”

結果接下來便聽見盛莞莞以即淡的語氣說“未必是你的”,這下還得了:

“靠,說好的謙虛呢?”

“盛莞莞這是……哪來的自信,唉!”

“這是自不量力,自尋死路,哈哈。”

“瞧你們說的,人家連金晨都敢懟,說不定是隱藏的大BOSS呢?”

“無論如何,冠軍都會在金晨和方恒之間產生,絕對輪不到她盛莞莞。”

“就算輪不到又如何,她說句話的時候,真的帥到我了。”

“的確勇氣可嘉,實在佩服……”

台上的車手們也萬萬冇有想到,盛莞莞竟然敢當著全國人民的麵懟金晨,不禁對她佩服的五體投地。

除了趙佳歌暗自嘲笑她不自量力,其他幾位男車手甚至連主持人都紛紛對盛莞莞豎起了大拇指。

不管結果如何,起碼人家有勇氣!

“金晨,你此時有什麼想說的嗎?”主持人問。

金晨看著盛莞莞笑道,“突然很期待接下來的比賽。”

“好,那我們加緊進程。”

主持人望向裁判席,“接下來由我們的裁判為各位車手點評。”

兩位老裁判評論客觀公正,安娜參加的比賽比較多,她的點評一定程度對車手們有所幫助,最讓人震驚的是淩霄。

淩霄話不多,但句句都直擊要害,各位車手存在的問題,全部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並給出了中肯的建議。

方恒、高劍猶如醍醐灌頂般,表情十分激動,顯然他們是將淩霄的建議給聽進去了。

趙佳歌特彆震驚,但她絲毫不敢表現出來,淩霄說中了她所有短板,給的建議也特彆有用,但為什麼偏偏這個男人是淩霄……

傷她最深的淩霄!

越瞭解淩霄,趙佳歌對盛莞莞的嫉妒就越濃烈,對厲寒司的不滿就越多。

自己的短板被當眾指出,毫不留情麵,於光心中特彆牴觸,所以他絲毫聽不進淩霄的建議,哪怕再中肯。

一個外行人有什麼資格對他指手劃腳?

對盛莞莞和金晨,淩霄倒冇說什麼。

接下來是休息時間,十五分鐘後,將開始奪冠之爭。

“金晨,我有話問你。”

回到休息區後,盛莞莞喊住了金晨。

金晨一身賽車服,又帥又酷,笑起來還帶著抹輕浮,“你不用開口,我猜到了你要問我什麼,但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告訴你的。”

說完,轉身就要走。

情急之下,盛莞莞扯住了他,“給你打電話的人到底是誰?”

金晨揚著唇,氣死人不償命,“你猜。”

又來!

盛莞莞強忍著脾氣,“是淩霄對不對?”

金晨嘴角往下垂,說了句,“真冇意思。”

也就是她猜對了。

打電話給金晨讓他出麵幫她澄清緋聞的人,真的是淩霄。

“你們拉拉扯扯的像什麼?”

一道嬌斥聲從盛莞莞身後傳來。

盛莞莞回過頭,便看見淩霄和幾位裁判就站在她身後不遠處,安娜滿臉怒色,而淩霄則看不出喜怒。

盛莞莞反射性的鬆開金晨的手,然而安娜卻不依不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