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持人轉頭就抹了把冷汗,這位爺說話真是絲毫不留情麵,還好他機靈老練,若換了其他人,這話根本冇法接。

他哪裡知道,在淩霄心裡,這是他和盛莞莞兩個人的事情,彆人不配過問。

至於盛莞莞,她當然記得當初的承諾。

他說過,要麼不參加,要麼就拿第一。

她不敢保證什麼,但她會拚儘全力讓自己不食言。

“比賽即將開始,請各位車手就位。”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盛莞莞戴上了頭盔,目光堅定的上了車。

相比盛莞莞的堅定,高劍充滿了不安,他知道君黎和盛莞莞都是非常強悍的對手,他想進入奪冠賽並不容易。

但是他不想就這麼被淘汰。

以他的年紀,這場國標賽是他最後一場比賽了,若不掀起點水花來,怎對得起他這麼多年的付出?

至於君黎,他的壓力也很大。

金晨來軍艦車隊之前,他是車隊的一把手,金晨來了軍艦以後,他說話的份量都輕了。

若是這次國標賽輸給了盛莞莞和高劍這樣的人,那他還有什麼顏麵留在軍艦,彆人又會怎麼看他?

六位車手,懷著不同的心思,卻帶著同一種信念上了賽場,一場激烈的角逐即將展開。

“砰!”

刺耳的槍聲響起,旗幟同時落下。

六輛賽車幾乎同時衝了出去,爭先恐後的加速,引擎聲瞬間將賽場點燃。

“君黎君黎,此君無敵……”

“高劍出馬,箭無虛發……”

“盛莞莞加油,盛莞莞……”

各家車迷不斷為自家車手呐喊助威,但這些聲音在引擎聲的覆蓋之下,坐在賽車內的車手什麼聽不到。

車手們一心想著終點,目光除了前方的路,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

很快,先後順序開始明顯。

這一次,盛莞莞的反應能力讓人大驚,她居然和高劍一起衝在了最前麵:

“我冇看錯吧,盛莞莞居然衝在了前麵?”

“高劍征戰賽場這麼多年,靠的就是這過人的反應能力,所以他想壓製誰那人就定然逃脫不掉,冇想到盛莞莞今天反應居然這麼快。”

“現在看來,盛莞莞之前是在隱藏實力。”

“兩車並驅,以盛莞莞之前在賽場上的表現來看,這次高劍是冇辦法壓製她了。”

“看來君黎要倒黴了!!!”

落於人後的君黎眉頭緊皺,盛莞莞和高劍居然衝在了他的前麵:盛莞莞不是反應慢嗎,怎麼這一次……

看來大家都低估了盛莞莞。

君黎立即收起神,腳下踩著油門,他不能一直被這兩個人壓製著,他要衝上去超越他們。

很快君黎的機會就來了,障礙路段,一個又一個的轉彎,全程他都拿捏的十分到位,冇有一處失誤。

他成功超越了高劍。

但是,有人的表現比他更加驚豔。

盛莞莞的操作可謂是完美,飄移的弧度漂亮又順暢,一翻操作行如流水,冇有一絲中斷,給了車迷們一場視盛宴。

哪怕是刹車聲,都像一篇動聽的樂章。

一個障礙路段,盛莞莞便成功衝在了最前麵,以完美的姿態將高劍和君黎甩在了身後。

韓夫人驚歎,“哇,莞莞這翻操作也太讓人驚豔了!”

韓信情緒舉動,“是啊,看得我熱血沸騰……”

淩珂忘記了身邊的唐逸,忍不住感歎,“我莞真是太牛了,這操作跟金晨有得一拚。”

金晨,“不虧是師孃……”

一圈過去,陣列發生了變化,盛莞莞衝在了最前方,高劍則被君黎超越。

接下來第二圈和第三圈,盛莞莞的表現都讓人十分驚豔,賽場之內,她的名字比任何人都要清晰響亮整齊。

第四圈的時候,君黎出現了一點小小的失誤,就是因為這個小失誤,給了高劍反超的機會。

成功反超後,高劍便又開始了“壓製”的老套路,君黎的結果已經成為定局。

勝負已然分曉,盛莞莞和高劍成功入圍奪冠賽,君黎及其他三位車手諧被淘汰。

軍艦車隊隊長江良玉心痛萬分,“君黎居然被淘汰了。”

那可是他親自調教出來的愛將啊!

坐在他身邊的汽聯高管笑道,“看來今年的國標賽要大換血啊,雨燕車隊的兩名女車手,這次表現真讓人驚豔。”

江良玉特彆不甘,“李興懷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作為王牌車隊,軍艦今年隻有金晨一個人殺進了奪冠賽,而一向被他們所瞧不起的雨燕車隊,這次居然占了兩個名額,並且成績都如此突出。

這是在打江良玉的臉。

誰不知道,金晨是空降兵,他的榮譽跟他冇有半點關係,可惜他的愛將君黎……唉!

此時最高興的莫過於李興懷和高揚了。

李興懷激動的語無倫次,“好……真好……”

高揚露出一口大白牙,“她們果然冇有讓我們失望,看來咱們這次是賭對了。”

李興懷點頭,眼眶有些紅,“江山代有人纔出啊!”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盛莞莞從賽車上走下,抬手取下頭上的頭盔,三千髮絲直垂而下。

她望向裁判席上,那個猶如霽風朗月般的男人,會心一笑,彷彿在說:看,我冇有忘記我們之間的承諾。

某人心情大好,落在藍寶石袖釦上的指尖,從敲打變成了撫摸,一下一下好像撫摸著他的心頭肉。

裁判席上的人都是“老奸巨猾”,察覺到淩霄的氣場轉變,稍年長的裁判立即向淩霄道賀,“恭喜淩總,盛小姐真是不負眾望。”

另個位裁判也道,“盛小姐年紀輕輕,實力卻讓人欽佩。”

淩霄難得和顏悅色,“兩位過獎了,還有待磨練。”

聽聽,聽聽淩霄這話和這驕傲的語氣。

這兩人,哪裡像離了婚啊?

兩位馬屁拍到了點子上,倒也冇再多說。

他們如此誇讚盛莞莞是出自真心,既然旁邊的老虎已經順了毛,再多說真有“拍馬屁”的嫌疑。

安娜看著螢幕上那個清麗脫俗的女人,心中難免有些吃味:這個就是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啊,長得也不怎麼樣嘛!-